此人功勞遠勝岳飛,堪稱南宋最強戰神,若無他宋朝早亡半世紀

2017年10月31日     1,889     檢舉

(圖)岳飛、韓世忠、張俊、劉光世,並稱「中興四將」

南宋因為對外戰爭頻繁,湧現出了許多不世出的名將,這其中大家最為耳熟能詳的,莫過於大名鼎鼎的「中興四將」——岳飛、韓世忠、張俊、劉光世。此外,吳玠、吳璘、虞允文、李顯忠、畢再遇等也都是在中國古代戰爭史上留下過濃厚一筆的傑出人物。但有一個人,其所立下的戰功比上述之中的任何一個人都要大,他就是被譽為「大宋王朝最後戰神」的孟珙(gǒng)。可是,今天看到孟珙這個名字時,很多的人的第一反應恐怕是在想孟後面的那個字應該怎麼讀。然而,正是這個人們不熟悉,甚至連歷史教科書都略去不提的將軍,幾乎憑一己之力保住了南宋的半壁江山,讓宋朝的國祚多延續了近半個世紀!

少年英雄

孟珙字璞玉,絳州(今山西新絳)人。他的曾祖孟安、祖父孟林均系岳飛部將,隨岳飛東征西討,屢立戰功。所以,孟珙不僅是將門之後,還是響噹噹的岳家軍後代。少年之時,父親孟宗政便將他和他的三個哥哥帶在軍中,讓他們接受歷練。軍旅生涯的捶打,不僅使孟珙練就了一身好武藝,而且培養出了他對戰場形勢的敏銳觀察力,這為他日後成為一代名將打下了重要基礎。

嘉定十年(1217年),金國由於遭到蒙古的連番打擊,北方大片領土失陷。在這種情況下,金宣宗為彌補對蒙戰爭損失,遂接受了權臣術虎高琪的攛掇,下令金軍大舉伐宋。其中,一路金軍進犯岳家軍曾經的大本營襄陽(今湖北襄陽)。當時,孟宗政接到了救援襄陽的命令,遂帶領孟珙兄弟一同隨軍出發。

孟珙經分析,認為金軍必犯樊城(今襄陽市樊城區),向父親建議從羅家渡渡襄水北進。待宋軍渡完河後,金軍果然到來,宋軍趁其半渡之時出迅猛突擊,打得金軍落花流水。襄陽局勢穩定後,孟宗政又馬不停蹄率軍救援棗陽(今湖北棗陽)。激戰中,宋軍突然發現,孟宗政不見了。主將沒有了,仗還怎麼打?孟珙臨危不亂,他定睛一看,原來父親率一支精兵直入敵陣中,被敵人包圍了。見此情景,孟珙大喝一聲,挺槍躍馬直入敵陣,將父親救出。萬軍之中勇救父,孟珙的大名頓時響徹全軍。此時,他才只有22歲,可謂少年英雄。

大破金軍

不久後,孟宗政去世,孟珙子承父業,接過了父親麾下「忠順軍」的指揮權,出任荊湖制置使司(南宋大戰區之一,負責統領兩湖及河南南部野戰兵團,守御長江中游防線,在與金國和蒙元的戰爭中發揮了重要作用)都統制。孟珙上任後沒多久,一個嚴峻的考驗就來臨了——金國的恆山公武仙率大軍十萬進攻荊湖。

當時,金國在蒙古的打擊下日薄西山,首都中都(今北京)被蒙軍攻佔,臨時換的一個首都汴京(今河南開封)也屢遭蒙軍威脅。金國君臣鑒於形勢嚴峻,便想遷都到南宋統治下的四川,以便藉助這個物阜民豐的「天府之國」重整旗鼓。而武仙的部隊正是為此打頭陣,擊敗了孟珙,金國君臣便可以從河南順利進入蜀地。

孟珙很清楚武仙的想法,於是他選擇有利地形層層設伏阻擊金軍,打得武仙寸步難行,每次都是教科書般的大勝,殺得金軍屍橫遍野、血流成河。最後兩人較量的結果是:武仙狼狽地換上士兵的衣服逃走,僅以身免,其麾下十萬大軍不是投降,就是被宋軍殲滅。經此一戰,金軍最後可以倚靠的野戰兵團遭到重創,金國的滅亡只是時間的問題了。

雪恥靖康

紹定六年(1233年),宋蒙結盟,共同出兵攻金。孟珙受宋廷指派,率領兩萬精銳的野戰部隊,連同三十萬石軍糧北上,與蒙軍統帥塔察兒一起,合力圍攻金國最後的據點蔡州(今河南汝南)。當時,儘管誰都看得出來,金國已經一隻腳踏進了棺材。但金軍仍抱有最後一絲希望,故而堅守城池死戰不降,給聯軍造成了巨大傷亡。孟珙親臨一線,指揮官兵築牢工事,並在重要地段修堡壘、設弓弩,嚴防金軍狗急跳牆衝出成來拚死突圍。一天,金軍忽開東門殺出,遭到宋軍迎頭痛擊,折損數百。孟珙斷定蔡州城內已經斷糧,遂命令全軍死守陣地,嚴防金軍突圍。他還與塔察兒劃分防區,以防交戰時宋蒙兩軍誤傷。

戰至十二月初六,宋軍經過殊死戰鬥,進逼蔡州城南外圍。初七,孟珙率軍攻破城外製高點柴潭樓,俘敵五百餘人,隨即進抵城下。蔡州城樓上架設有大量強弩,還有重型弩炮,之前蒙古漢軍統帥張柔就險些被射成篩子,宋軍畏懼金軍火力,不敢近前。孟珙身先士卒,帶領官兵填平壕溝,向城頭展開攻擊。與此同時,塔察兒也率軍逼近城下,開始攻城。金軍殊死抵抗,他們甚至驅趕城中老弱,將其用大鍋熬成熱油,以此為「武器」,往城下燙澆聯軍官兵。雙方就這樣在你爭我奪的慘烈搏殺中,迎來了端平元年(1234年)的春節。

初九,休整多日的宋蒙聯軍重新發起進攻。至十日清晨,蔡州城防終於宣告崩潰,聯軍開始源源不斷湧入城內。一片混亂之中,金國末代皇帝金哀宗自縊而死,金國滅亡。城中戰火熄滅後,金國降臣帶著孟珙找到了金哀宗的屍體,屍體已經焦黑無法辨認。孟珙將其一分為二,一半歸宋,一半歸蒙古。蔡州之役,孟珙率宋軍攻滅世仇金國,不僅為大宋王朝一雪靖康恥、臣子恨,完成了岳飛等前輩的夙願,更使南宋舉國歡騰。鑒於此,宋廷擢升孟珙為武功郎、權侍衛馬軍行司職事、建康府都統制。

力挫蒙古

金國沒了,然而南宋的盟友蒙古卻很快變了臉。端平二年(1235年),蒙古不再隱藏對這個富庶大國財富的渴望,攜橫掃歐亞之餘威大舉南下。很快,蒙軍顯示出了它強大的戰鬥力,連破漢中、成都、襄陽、隨州、郢州、荊門軍、棗陽軍和德安府,南宋的巴蜀、荊湖防線被打得千瘡百孔。端平三年(1236年)十月,蒙軍又猛攻江陵(今湖北荊州)。江陵乃長江中游重鎮,蒙軍如果攻佔這裡,既可以西攻巴蜀,又可以沿江東進,還可以南下三湘,後果不堪設想。被鋪天蓋地的求援軍報整得焦頭爛額的宋理宗沒有辦法,只能祭出最後的一張王牌,急命孟珙救援江陵。

(圖)孫立新作品

孟珙得令之後,立即整軍出發。此時,蒙軍正在枝江、監利等地編造木筏,準備渡江,形勢逼人。孟珙深知蒙軍驍勇,更兼連番取勝士氣正旺,所以沒有貿然出擊,而是先集中力量封鎖江面。接著,他施展疑兵之計,以少示眾,白天不斷變換部隊旗幟和軍服顏色,循環往複;夜晚則大張火把,沿江排開數十里,裝成一副大軍來援的樣子。蒙軍不知虛實,以為宋軍援軍眾多,驚懼不已,只得暫緩渡江。孟珙見敵人不動,知道自己的計策成功了,遂趁機傳令出擊,一下子打了蒙軍一個措手不及,連破二十四座營寨,搶回被俘百姓兩萬多人,取得了一場酣暢淋漓的勝利,使長江中游的局勢轉危為安。

隨後的黃州(今湖北黃岡)保衛戰,孟珙更是讓傾力進攻的蒙軍死傷「十之七八」。當時,蒙軍久攻黃州不下,便抽調敢死隊去挖城牆,想直接在城牆上挖洞殺進城來。孟珙針鋒相對,在蒙軍挖牆處的內側再築一道城牆,並在兩道城牆之間布置陷坑。蒙軍挖開城牆衝進來時,發現前面還有一道城牆,瞬間淚奔,而且前軍在後軍的推擠下紛紛掉進陷坑,非死即傷。這場戰役前後歷時近半年,孟珙在城內彈盡糧絕的情況下仍苦苦支撐,最終使城外蒙軍率先喪失了取勝的信心,撤圍而走。兩場大戰下來,孟珙威名遠揚,他也由此被後世譽為「十三世紀最傑出的機動防禦大師」。

頂梁支柱

嘉熙二年(1238年),孟珙升任湖北路安撫制置使,成為獨擋一面的宋軍大帥。隨即,他開始著手收復之前被蒙軍奪占的領土。他先是奪回襄陽、樊城,進而收復了整個荊襄地區。緊接著,他以荊襄為依託,一方面編練新軍,一方面聯絡抗蒙義軍,在義軍和當地百姓的策應下不斷派遣小股部隊深入敵後,襲擾、破壞蒙軍的戰備工作,燒毀蒙軍糧草物資,狙殺蒙軍將帥,多次把蒙軍的攻勢扼殺於萌芽中。

除了荊湖戰區,孟珙還在另一個重要戰場——巴蜀戰場上一顯身手。嘉熙三年(1239年),蒙軍突破宋軍的長江上游防線,並順勢沿江東進,直抵川東重鎮夔州(今重慶奉節)。夔州乃三峽要地,過了夔州就過了三峽,這樣蒙軍在長江之上將再無天險阻擋,可順江直趨兩淮、威逼南宋首都臨安。形勢危急,孟珙馬上做出應對,他準確判斷出蒙軍主力必取道施、黔(今四川彭水)兩州渡江,於是派兵2000人駐屯峽州(今湖北宜昌),2000人屯歸州(今湖北秭歸),另撥部分兵力增援歸州重要的隘口萬戶谷(今湖北秭歸西)。得益於孟珙的出色指揮,蒙軍渡江後屢遭打擊,孟珙部將劉義在清平(今湖北巴東)大敗蒙軍,殲敵三千;孟珙之兄孟璟則在歸州之西的大埡寨重挫蒙軍前鋒,蒙軍損兵折將,被迫撤軍。孟珙再次憑藉自己的大智大勇力挽狂瀾,堪稱「蒙軍剋星」。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