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非穆斯林必須抵制清真認證食品?宗教學者踢爆清真認證背後的卑劣真相!!

2017年10月31日     12,200     檢舉

宗教學者踢爆清真認證背後的卑劣真相!為何非穆斯林必須抵制清真認證食品?

作者:張鶴慈

我們尊重宗教和民族習慣,不強迫他人食用非清真食品,但也需要堅持無神論國家的根本,保證自己非清真飲食的權利。很多穆斯林群眾以豬肉為名歧視其他民族、造成族群隔離、破壞民族團結、還要特殊照顧,已經引起極大的反感,大家採用非暴力不合作態度,拒絕清真泛化、儘量不購買清真認證食品、爭取非清真飲食的應有地位,這樣有問題嗎?

按照官方的最政治正確的解釋,穆斯林不吃豬肉則是出於「風俗習慣」。但如果你仔細分析,又發現遠遠不是那麼簡單。穆斯林不吃豬肉的原因很複雜,可以說是一套完整的戰略。

1、製造優越感,歧視他人

如果僅僅是一個「不吃豬肉」的風俗習慣,原本沒有什麼大不了,吃東西有忌口的人多了,有不吃韮菜的、不吃芹菜的、不吃內臟的,不吃羊肉的也有。這都是個人的事,和別人完全沒有關係。

但穆斯林不吃豬肉,卻不止於此,他們這個禁忌最大的特點,就是可以無限地引申。引申的最關鍵一步,就是由不吃豬肉引申到盛過豬肉的餐具也不能用。餐具不論盛過什麼,只要洗乾淨了,都不會留下什麼味道,雖然不排除個別人有潔癖,不願用別人用過的餐具,但穆斯林的情況不屬於這種,他們是穆斯林之間混著用餐具沒有問題,惟獨不能用非穆斯林用過的餐具,這個性質就完全變了,從單方面的飲食習慣變成了對他人的歧視,很多人沒有認識到這裡邊的關竅。為什麼說是歧視呢?舉個例子來說,日常禮節當中,不能戴手套和別人握手,因為這意味著認為對方的手髒,不願直接接觸,那麼,穆斯林不肯用他人用過的餐具,又和戴手套與人握手有什麼區別呢?

古印度人是一個以種姓劃分的等級社會,整個社會分為四個種姓:婆羅門、剎帝利、吠舍、首陀羅。各個種姓間禁止通婚,如果有跨種姓結婚的,他們的子女都會被歧視。其中,首陀羅男子和婆羅門女子所生的孩子列為賤民,又稱為「不可接觸者」,地位最為低下。賤民到街上,必須一直敲打瓦盆,好提醒別人不要接觸到他們,一旦不慎和他們接觸到了,就被認為沾染了污穢,必須回家按特定方式洗澡。同樣,穆斯林因為不肯用他人用過的餐具,不是和把他人視為賤民是一個意思嗎?

穆斯林極力渲染豬肉的所謂「不潔」,有的人更形容為「和吃屎一樣」,由此產生一種虛幻的優越感,自覺是上等人,從心底就開始瞧不起其他的人。

有人問在中國這樣的國家,穆斯林並不掌握政權,他們怎麼樣才能讓人買這個帳呢?這就主要靠一定限度的暴力手段。穆斯林不論到了哪裡,如果飲食中稍有豬肉的成分,他們必然會大發雷霆,說別人不尊重他們,鬧個不可開交;但是反過來想想,如果非穆斯林到了穆斯林的地方,他們會為非穆提供豬肉嗎?當然是想都不要想,他們要求的永遠是單方面的尊重,要不要尊重他人這是從來不需要考慮的。

在農村如果有人帶著豬或豬肉經過穆斯林聚居的村子,他們就成群結隊地出來打人。為這個豬肉的問題,和人發生糾紛是再常見不過的事。他們就是用這種方式時刻提醒他人注意他們的禁忌,不斷地刷存在感,讓別人來逐漸屈服於他們制定的規則。

2、增強教內凝聚力,製造與教外的隔閡

在於一個宗教對其成員的控制,是為了限制穆斯林和非穆斯林正常來往。人和人之間的往來,難免要一起吃飯,而一起吃飯時,一方禁忌太多,別人自然就不願意和他往來。

有一個去新疆支教的老師,很熱情地請一個當地穆斯林學生到家裡來吃飯,他想得比較簡單,單給對方訂了清真餐,自己家裡仍然是按平時的習慣吃飯,沒想到這個學生過後說,這頓飯讓他覺得很噁心。也就是說,他不但自己必須清真,還見不得別人吃非清真餐。

也真的有穆斯林去非穆家裡吃飯,非穆為了照顧對方的禁忌,不得不另準備一套沒有用過的餐具,這就不是誰都能做到的了。如果這穆斯林更講究一些,你總不可能把鍋、刀、案板全部專門給他置辦一套吧?非穆到穆斯林家時吃飯同樣麻煩。這樣一來,穆斯林就很難和非穆交朋友,他們的人際關係被限制在穆斯林群體之中,維持並時刻加強穆斯林的群體意識。

穆斯林社區通過這種不斷加深的與異教的隔閡,自身是越來越針插不進、水潑不入。政府也難以對穆斯林社區進行有效管理。相反,居住在穆斯林社區的非穆斯林,則不得不接受他們的管理。北京的牛街,穆斯林其實充其量佔一半,但是幾十年來,無論是誰在這裡都不能吃豬肉,最奇葩的是連派出所的民警也為了「民族團結」不能吃豬肉;在天津的一個回民社區,也規定不準吃豬肉,非穆斯林們有時偷著吃,還覺得好像佔了什麼便宜似的,真是又可憐又可悲。而大一些的穆斯林聚居地,儼然國中之國,伊斯蘭教法在很大程度上取代了國法。

這種隔閡基本杜絕了穆斯林和非穆通婚的可能,試想連一般交往都如此麻煩,何況結婚。少數為了愛情一定要結婚的,非穆一方往往必須

忍受種種屈辱,比如在對方監督下用宗教規定的方式洗澡、洗胃等等,連他的父母家人都會跟著受到限制。如果穆斯林一方不顧這些教法而擅自和非穆斯林結婚,他(她)的代價是所有以前的父母親屬都要斷絕關係。

製造隔閡,是伊斯蘭的存在基礎,如果和外界沒有了隔閡,伊斯蘭也就慢慢地消失了。

3、肥水不流外人田

說也奇怪,穆斯林對什麼都要求清真,對錢卻沒有這個要求,他們從來不會因為非穆斯林付給他們的錢的手接觸過豬肉而拒絕。而且,清真餐館從來不拒絕非穆斯林去消費。清真餐館裡的餐具非穆斯林用過了,他們好像也沒有扔掉。這就可以看出,說風俗習慣是假,經濟利益是真。穆斯林不能吃豬肉,所以穆斯林決不能去非穆斯林開的餐館去吃飯,而穆斯林開的餐館不拒絕非穆斯林,這樣只能穆斯林賺非穆斯林的錢,非穆斯林決沒有機會賺穆斯林的錢。

也正因為如此,穆斯林堅決反對非穆斯林經營清真食品。為了保住這個壟斷權,他們對清真的概念作了進一步的引申,光是沒有豬肉還不行,即使是牛羊肉,沒有按伊斯蘭的方式屠宰也不算清真,什麼是伊斯蘭的屠宰方式呢?主要就是屠宰的時候要念經,更嚴格的,是必須有阿訇念經。這樣一來,非穆斯林就不可能提供真正符合清真要求的食品了。

清真餐館,往往掛著阿拉伯文的標誌。有些非穆斯林不瞭解這些內情,自以為食品沒有豬肉就是清真,為了吸引穆斯林客戶,也掛上了清真標誌經營,殊不知,這就犯了穆斯林的大忌,因為這等於在挑戰穆斯林對清真食品市場的壟斷權。穆斯林對此輕則惡語威脅,重則大打出手。更有甚者,有的地方還以清真寺為中心,組織了糾察隊,專門查禁「不合格的」清真食品,一個宗教組織,竟然行使起了政府的職能,你說可笑不可笑?可歎不可歎!

有人說他們這麼胡鬧,難道政府就置之不理嗎?實際上政府對穆斯林也是頭疼之極,但苦於他們有「少數民族」的身份,在「民族政策」這座大山的壓制之下,政府多半也無可奈何。而且穆斯林動不動就聚眾鬧事,官員生怕事鬧大了,自己落個「維穩不力」的罪名,因此一般都不得不向穆斯林妥協。現

在各省都出了《清真食品管理條例》,有的還有些底線,只說要求清真食品的經營者必須是少數民族,沒有提宗教概念,有的乾脆就和伊斯蘭教法差不多了。

4、向政府要求特權

穆斯林這種「清真」的生活方式的直接後果就是提高了生活成本,牛羊肉都比豬肉貴,要吃肉就不得不花更多的錢;規定必須阿訇念經,阿訇當然也不能白幹活,這無形中又增加了成本。但是不用擔心,穆斯林有好主意把提高了的成本轉嫁到他人身上。這裡面最直接的就是要求政府提供清真的公共服務。學校要求有清真食堂。清真食堂的成本,不用說比非清真的要高,但穆斯林決不多出一分錢的學費。

有一個學校,只有一個穆斯林學生,但是在「民族宗教政策」的壓力下,學校不得不專門為他一個人單做飯,即便如此,他仍然不滿意,說看著其他學生吃非清真飯也不舒服,學校不得已,又專門給他弄了個單間。用這種方式,他作為一個學生,獲得了連老師都沒有的特權。

在這裡,清真的概念又引申到了極致。原來我們想,穆斯林有什麼辦法能讓空氣清真起來呢?後來有人看到介紹清華大學的清真食堂的一篇文章,赫然寫著「確保與非清真食堂之間沒有空氣流通」,真是只怕想不到,不怕做不到啊。

清真的概念還引申到了食品之外,在甘肅的某個超市,已經出現了「清真櫃檯」、「清真點鈔機」,甚至於蓋房子時,還出現了清真水泥。

飛機餐是穆斯林還沒有攻克的一個堡壘,但他們時時都在努力。飛機上沒有清真餐的話,他們報怨,後來有的航班上提供了清真餐,當然只是沒有豬肉,他們又說這不是真正的清真餐,上面標著清真二字是在污辱他們。航空公司沒有辦法,只好在上面只寫「非豬肉食品」的字樣,不成想穆斯林大爺們更惱了,說你上面都寫了豬字,還怎麼吃?我感覺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裡,飛機上就只有牛肉、雞肉可選了。好在我最近幾次坐飛機,倒是都吃到了豬肉,但願這是一個好現象吧。

5、關於塔基亞原則

上面說了這麼多,還有一點沒有提到,如果你知道了又會大吃一驚。那就是按照伊斯蘭教法,穆斯林其實並不是絕對不能吃豬肉。他們有一個塔基亞原則,就是在不得已的情況下,比如堅持不吃豬肉就只能餓死,或者被武力強迫的情況下,是可以吃豬肉的,並不認為是違反戒律。由此可見伊斯蘭非常靈活,難怪千年不倒。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