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17分鐘專訪】「2年,夠了 !! 」 努魯罕見開聲,向敦馬逼宮 !!!

2019年03月17日     34,316     檢舉

(檳城16日訊)人民公正黨主席拿督斯里安華的長女努魯依莎相信,首相敦馬哈迪醫生將遵守承諾,在任2年後退位予其父親。

她表示,對她來說現在最重要的是一個穩定的政府,而人民更懷念過去安穩的生活,以及希望看到一個明確的方向,就此,當下一個很重要的關鍵是馬哈迪須得明白,本身所獲得的信任不僅來自於她,更是來自千千萬萬個大馬人,尤其是大選時把票投給希望聯盟的選民。

努魯也是峇東埔國會議員,她日前接受《南洋商報》專訪,受詢及她當年前往倫敦遊說馬哈迪回馬一起改朝換代,如今是否仍相信後者會信守承諾時,如此回應。

「我們可以把一個60年的政權推翻,推翻巫統和國陣,這不是因為我,不是因為他(馬哈迪),而是因為每一個人,選民犧牲了時間,同時更冒險作出了這個決定。

「所以,我覺得他(馬哈迪)會回應他作出的承諾。因為這不僅是個人事務,國家和大馬未來都胥視穩定的政權,以及我們是否兌現承諾。」

更得對非支持者負責

期間,她說,希盟政府不僅得對支持者負責,更得對非希盟的支持者負責,因此是有必要讓全民了解到這個政府是關照他們的。

努魯表示,暫無意重返權力核心。(檔案照)

政治人物應了解己任

「是時候好好做工了」

「政治權術的耍弄已太多了,是時候好好做工了。」

努魯依莎不點名表示,政治人物有時必須得了解自己身負的重任,就算無法兌現所有的承諾,也應適時地展現政治意願。

當記者反問政壇中究竟有多少人明白上述道理,她則正面回應,國人現在已越來越精明,只要繼續提出來,始終有人會看到。

努魯過去一直被認為是當年讓馬哈迪參與改朝換代的關鍵人物之一。據了解,當時還是公正黨副主席的努魯更前往英國與身在倫敦的馬哈迪會面。

較後,努魯在接受網媒「透視大馬」 訪問時也表示會議進行得很順利,更透露彼此討論了大馬前景及改革議程等。

被獻議部長職務?

努魯:無關緊要

希盟執政後,坊間納悶為何努魯最後沒有在內閣里出任一官半職,更有指努魯其實曾受獻議部長職位,只是被她婉拒了。

詢及這點,努魯沒有正面回應,僅表示一切都是無關緊要的,甚至認為若只把視野局限在內閣官職上是很狹隘的做法。

「因為我之前說了,我的雙親已經在政壇裡頭了,母親也在內閣。

把持原則

「我從我父親那裡學到原則,他教我的東西,直到現在,我都把持著;烈火莫熄運動教會我的,我也把持至今,所以,我認為我們有必要在日常生活中打造一個更高的指標。」

她認為,政府須得要有更高的標杆,因為它不是私人企業,而是得服務大眾的單位。

暫無意重返公正黨核心

努魯依莎表示,自己目前還是很喜歡現在的工作重心,因此暫無意重返回人民公正黨的權力核心。

她說,現階段自己還是以國會議員身份推動許多改革性及發展性為導向的工作,也很享受現在的生活與工作狀態。

她強調,自己目前更希望做一些能夠滿足自己願景的工作,然後逐一列出自己在選區所作出的一些改革。

「為何一定要在內閣?」

期間,她更反問記者:「為何一定要局限在內閣?」

「有關內閣職位一事是十分狹隘的……誰會在乎(有沒有官職)?」

她強調,儘管政府內需要有高素質的部長,但這不會影響其他的國會議員發揮本身的角色。

不願談呈辭原因

投身有意義領域

詢及當時呈辭的原因,努魯依莎不願多談,僅表示自己想投身在更有意義的領域上。

分享改革工作

期間,她更與記者分享自己在選區為婦女及小孩所做的努力,同時也分享自己改革監獄工作一事。

努魯是去年12月中突然宣布辭去公正黨副主席以及檳州聯委會主席職務。有指她呈辭以不滿希盟一再無法兌現宣言,以及馬哈迪多次拉攏巫統議員跳槽有關。

不過,當事人被詢及時僅給了上述的答覆。

努魯自該黨1999年成立以來,她便被稱為「烈火莫熄公主」,甚至在黨選競選副主席一職時一直處於領先地位,最後更以最高票當選。

快問快答

問:可否在談談當初呈辭的原因?

答:我是在黨和希盟旗幟下競選的,這事實我必須得認同,但一些政治道德的原則我必須得站穩。一些立場我們必須得站穩,如,我反對國產車、我想保留國油基金予我們未來的下一代……我不想太仔細去談,但是,我想我們始終得尊重政治道德。

問:像你這樣不看重官職與權力的人,你覺得你是少數嗎?

答:正因為這樣我們更要積極提出正確的觀點,積極推廣。我的生活如從地獄走過來,但是我感激我所經歷的,這些遭遇提醒我過去的美好,所以現在是時候提醒所有人站出來做正確的事。

問:你覺得自己的個性適合政治嗎?

答:政治可以讓你實現你的理想,是一個很有力量的角色。但我們可以任何形式來進行。我想任何人都適合。

問:你的名字究竟有沒有被提及在部長名單呢?

答:如果你一直在問過去的東西,我們是無法前進的。這不是誰當官的問題,我更看重的是一個健康活躍的政府,以及更高的政治參與,包括強大的反對黨和有效率的政府。

問:可否再談談「健康活躍的政治參與」?

答:若是反對黨能表現得很好,我會很高興;而若他們被威脅,或玩弄種族我也會不高興。同樣的,我也希望希盟政府能好好表現,這些都是健康民主政治的一部分。

採訪手記:

一次就夠了,真的。

超過10年的採訪生涯中,從沒遇過這樣事,它或許不是新聞,但不寫出來,讀者就不可能更全面地認識努魯依莎的為人。

和努魯的專訪是上月通過一密友安排下來的。然而日期定了,時間和地點卻一直無法敲定下來。到了採訪當天,努魯只能讓我在她有份出席的活動上,於活動未開始前接受不到20分鐘的訪問。

正當在場的記者看到努魯準備前往會場一角接受訪問全涌了過來之際,這時她向工作人員表示,自己上個月就安排好與《南洋》進行訪問,因此謝絕了其他媒體的參與。

「不行,這是我對這個記者的承諾,其他人不能參與」 她說。

其實,她並不曉得我就是那個要與她進行專訪的記者,而她也不知道其實她的這一幕被我看到了。當下覺得她真的很守信用,而我的獨家專訪也不至於變成聯訪。

遵守信用

同事曾分享,檳城一部長曾答應回答本報的獨家提問時,最後卻又通過新聞秘書呼叫其他媒體過來。相比之下,努魯遵守信用的操守是這名年過50的部長所不及的。

明乎此,你知道努魯是言而有信的人,而她對承諾的堅持與看重,也反映在她如何看待馬哈迪退位的承諾上。

短短17分鐘的訪問中,努魯對黨內的是非一概不提,對黨外的揣測一概不談,甚至多次強調自己希望樹立起一個高標杆的政治榜樣予大眾。

期間,她談起自己經歷過的困苦時眼中眨淚,當我心裡自責為何沒有隨身戴著紙巾時,她卻控制著自己的情緒,堅毅地表示自己要打造更健康成熟的政治環境。也因如此,當我發現她的無名指戴著戒指時,我也不想詢問其目前的感情生活。

就這一次的經驗,我告訴自己「夠了!這清流是真的」。以後,若有人說政治人物不可信之際,至少我知道曾有一個政治人物還是值得相信的。

新聞來源:南洋商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