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銅器,千年文化的記憶

2019年05月18日     385     檢舉

青銅器時代,顧名思義,就是指人類從使用陶器與石器,步入以青銅器為主要工具的這段文化發展。

商晚期的祭祀用酒器四羊方尊

說到青銅器,大家或許第一個想到的是商周時期。其實,考古學家在公元前三千年前,位於甘肅的馬家窯文化遺址中,就已經發現了青銅製成的小刀。

而這些器具在鑄成時,其實並不是我們現在博物館裡面看到那樣,青青灰灰的顏色,而是銅元素本身,接近於金黃色的亮麗色澤。

那麼為什麼我們現在看到的這麼暗淡,而且被稱作「青銅」呢?是因為在製作的時候,紅銅與錫,或是紅銅與鉛等元素合成的金屬,在時間的考驗下會被氧化,呈現出青灰色的蝕銹。

下回欣賞青銅器的時候,不妨稍微「腦補」這些器物原本的模樣,那絕對是一派金光燦燦的盛世風光。

二里頭綠松石鑲嵌青銅獸面牌飾

相信大家都有聽過大禹治水的傳說,這位傳說中的人物,開啟中國第一個世襲制的「夏」朝,世襲制度也因此綿延中國歷史四千年之久。《史記》里記錄了夏朝從第一位君主禹,到最後一位君主桀之間,約四百年的歷史;在河南出土的二里頭文化遺址,普遍被認為代表夏朝文明,但由於沒有明確的文字證據證,所以考古學界仍對夏朝的存在抱有疑慮。

從出土文物看來,被認為是夏朝的青銅器,類別稀少,且主要以小件的工具與禮器、兵器為主,造型簡單,總體來說還是比較原始。若要真正談到青銅器的蓬勃發展,還是要看殷商時代。誕生於大約公元前1600年左右的商朝,完全可以說是輝煌的「青銅世代」。

關於商朝的起源,《詩經》裡面有一段奇幻的故事。相傳在遠古時期,一位叫「簡狄」的女孩在水中洗澡,不小心吃了玄鳥的蛋,意外懷孕。之後這個孩子被取名為契,他長大後,因為協助大禹治水有功,被分封於商地,成為商人的祖先。

這雖然只是一個傳說,但還是可以從中提取幾個關鍵信息:

第一,是夏商時期,實行分封功臣的封建制度;

第二,是商朝一開始是夏朝的旁支;

第三,是商人認為自己是玄鳥的後裔,因此信奉玄鳥的圖騰崇拜。

商朝是中國第一個有直接文字記載的時代,也有更多更豐沛的出土發現。商朝在早期的時候,青銅器主要還是模仿陶器,比方器體的足部比較尖,像錐子一樣。在紋飾方面,早期的青銅器線條還沒有辦法表現得太精細,常見的是用寬線和細線勾勒的「饕餮紋」與「龍虎人型紋」。

良渚文化玉琮上的神人獸面紋

談到這裡,您可能想問了,什麼是饕餮紋呢?

饕餮紋從史前時代就有,目前發現最早的饕餮紋,在良渚文化的玉器上,並於商代和西周初期大量使用。視覺上看來,饕餮紋是一種抽象化圖像,突出動物面部,形態猙獰,帶有濃厚的神秘色彩。

其實宋朝以前,並沒有饕餮紋這種說法,過去稱之為「獸面紋」。獸面的形象各異,說法不一,不一定是哪種特定的動物。既然沒有實體,只是想像,那為什麼古人這麼喜歡呢?學界有各種討論,然而在更多的文物和證據出現以前,一切都還未有定論。

商朝早期因為連續的王位之爭,不斷遷都,一直到公元前1300年左右,有一位叫「盤庚」的君主,將都城遷移到「殷」這個地方,也就是現今河南省安陽市,才終於安定下來,奠定日後的繁榮發展,因此商朝文化也被稱為「殷商文化」。

由於國家穩定了,鑄造技術也有了變化與進步。青銅器的器壁,開始變厚,更為堅固,紋飾也開始變得精緻複雜,並且出現多層花紋,甚至大量運用回紋襯底,例如雷紋、雲紋等。

商代青銅獸面紋鐃

除了在造型設計、花紋鏤刻的工藝上有飛躍性的進步,商朝出土的青銅器種類,也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度,青銅器身上也開始有銘文的出現。此外,商人特別注重祭祀,不管做什麼事都要求神問卜一番,所以在祭祀場合必不可少的酒器,數量眾多。

接續而起的周朝,原先是商朝封國,也是最後一個完全實施封建制度的王朝。商朝的青銅器技術已經非常卓越,周朝在食器、酒器、水器和樂器上,也有更多新器型發展出來。

西周時期的青銅器特徵,最為人所知的就是長篇銘文的出現。先前我們提到青銅器上的銘文從商朝開始萌芽,但當時字數很少,甚至只有族徽之類的記號;然而西周以後,器身上出現的銘文有些甚至多達上百字,內容從祭祀祖先、訓誡後人,到諸侯國之間的盟約等等,應有盡有,除了欣賞的價值,也讓後世可以解讀古人的各種重要信息。

現藏於台北故宮的毛公鼎

現藏於台北故宮的毛公鼎,即是西周宣王年間所鑄造,是當今出土銘文最多的青銅器,鼎裡面刻有多達32行、共500個字。

內容記錄了這樣一件事:周宣王即位初期想振興朝政,就讓自己的叔父「毛公」來處理政務,並給予毛公很多賞賜。毛公為了感謝周宣王,就鑄造這個鼎來作為紀念,並成為傳家之寶。

粗獷與細膩的結合 青銅器的千百樣貌

春秋時期,楚莊王大舉發動戰爭,一直打到洛水畔,離周天子所在的洛邑已經不遠了。周天子很緊張,就派王孫姬滿去試探楚王。楚王聽說周天子有九個鼎,代表了正統的權力,於是故意問王孫,一個鼎到底有多重?王孫聽出楚王隱藏在問題裡面的野心,回答說:「一國的興旺,關鍵在於仁德之心,而不在於鼎的重量。」楚王不滿意這個答案,恐嚇說:「你們的九個鼎有什麼了不起,我們楚國把廢棄的戟拿去鍛造,也可以做出九個鼎。」但是王孫不怕楚王的威脅,勇敢回答:「周王室雖然衰微,但是天命仍在,代表王權的鼎,不是你可以過問的。」

王孫的氣度果然令楚王無言以對,於是打消攻打周天子的念頭。這個故事,記載在《左傳》之中,是著名的成語,「問鼎中原」的由來。

鼎,是商周時期最重要的青銅禮器,是統治階級用來「明尊卑,別上下」的權力標誌。不過鼎在最一開始,只是烹煮食物的器具,從陶鼎轉變到青銅鼎,最常見的是圓形鼎和方形鼎。

鼎一般由腹部、足部、耳部三部分組成。在鋒利的鐵器還沒發明之前,古人在吃肉時,只能靠有限的工具,把牲畜肢解成很多大塊,或直接整隻烹煮,所以鼎的腹部體積一般都較大。鼎的足部形成生火的空間,耳部穿進棍子,用來搬運。

鼎從單純的烹煮器具,到日後結合鬼神信仰,成為祭祀典禮上必不可少的祭器。而祭祀典禮通常只有統治階級可以主持,因此鼎就漸漸有了象徵「權力」的含義。加上隨著社會的發展以及烹調技術的進步,鼎逐漸脫離食器的原始功能,成為彰顯社會階級的禮器。

后母戊鼎

傳說,九鼎是由夏朝的開國國君,禹,所主持鑄造的。在我們這一集的開頭,說到楚王問鼎的故事。而說到鼎的重量,我們不得不談商朝時期的「后母戊鼎」。

「后母戊鼎」又稱「司母戊鼎」,現藏於國家博物館,是迄今世界上出土最大、最重的青銅禮器,需要耗費大概1500公斤的青銅原料製成。鼎身雷紋為地,四周浮雕刻出盤龍及饕餮紋樣。

后母戊鼎的銘文

最一開始,郭若沫先生認為鼎腹內壁上,寫的是「司母戊」的三個銘文。「司」是「祭司」的「司」。不過當時古老的中國文字,很多字是可以反著寫的,我們從字形上來看,「司」與「後」是水平鏡射的兩個字,所以在商朝,他們是同一個字。經過當代學者的反覆研究考證,決定將「司母戊」改為「后母戊」。「后母戊」是商王武丁的其中一位妻子婦妌,武丁在位時,商朝進入一個空前昌盛的時代,後世稱為「武丁盛世」。這個巨大隆重的「后母戊鼎」,完全可以體現我國歷史上記載的第一個盛世年華。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