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人可以讓你永遠依賴

默認分類     2019年05月25日

村上春樹說:「所謂人生,無非是一個不斷喪失的過程。很寶貴的東西,會一個接一個,像梳子豁了齒一樣,從你手中滑落。」

季節多變,長路漫漫,我們一直都在前行。

轉過無數的路口,賞過無數的風景,經不完的離別,越不完的坎坷。時間,最是多情,也最無情。

走著走著,你會幡然醒悟:這世界上,沒有人可以讓你永遠依賴。

人生,就是一邊擁有,一邊失去,一邊成長。

明媚的春光下,走在那條河邊小巷,老屋依舊,青石牆面下,各種野花頻頻出現,而那個喜歡為你編制花環的人,早已不在,只剩下時過境遷,物是人非。

年少時,望著母親的眼睛,命令病中的她不許死,可是,她還是走的那麼匆忙。寵愛的目光、炎炎夏日裡蒲扇下的故事、柔柔喚你乳名的聲音.......一切的一切,恍如夢境。

曾經以為的安全感,在某一天驟然而去,來不及準備,你就跌進了谷底。畢竟,沒有誰生下來就所向披靡。

當生離死別的劇痛,第一次刻鑿在身上,它便時常提醒你,不管你哭的多麼兇狠,也無法阻止命運的改變。

孤獨前行,歷盡波折,不全是成年人的背負,很多時候,年少的我們,也在過早的一一承受。

過早的承受磨難,也會讓你過早領悟到生命的珍貴,只要活著,總會遇到好事。因為,在成長的時間縫隙里,也不乏有驚喜和溫暖。

時光像極了一個遼闊深幽的湖泊,它不會像江河那樣,猛烈掀起巨浪,襲擊到讓你不復重生,它通常都是暗流涌動。我想,我們就是在這樣不平靜的平靜中,邂逅著逐漸成熟的自己。

往後餘生,願你始終記得,每一個未來的你,都會感謝現在積極向上的你。

人生本無常,聚散無定數。

最青春時,偶爾的機會,我認識了一個外省的女孩,她陪著父親來我們家鄉做乾果生意。

她喜歡騎著單車旅遊,喜歡無厘頭的搞怪,喜歡扯著嗓子唱我想有個家。動情時,她總會偷偷轉身,擦著眼角的淚花。堅強又脆弱,傻傻又敏感,我仿佛邂逅了另外一個自己。

之後,我們成了朋友,幾乎形影不離。

我們像情侶那樣互相傾訴著心事,談到了黑夜裡仰望星空的感覺,懂得了享受米線就著荷包蛋的味道,知道桃花開了,我們必會赴約,等待著一個痴情的人......

就像汪國真所說:一種友情,當你需要的時候,會默默來到你身邊,他的眼睛和心,能讀懂你,更會用手挽起你單薄的臂彎。

但一年後,她和父親一夜間就突然消失,沒有告別,沒有留言。

那段時間,我像失了魂,每天都在期待著與她重逢的場景。可是,她一直沒來,連一封信也沒回。

或許,是我高估了我們的關係,或許,我只是她恰好時間的一個最好陪伴。或許,她也有自己無法言說的苦衷。

時間終會告訴你,你的人生不該被失去的感情填滿,一個人不願意聯繫你,就別再糾結遺憾了。阻止不了的離散,就釋懷放下。

友情是這樣,愛情也是這樣。

往後餘生,願你一個人時,不怕孤獨。願你兩個人時,不會辜負。

過分依賴別人,失敗的是自己。

幾年前的一個清晨,去醫院看望生病的表舅。剛到醫院門口,就看到表妹哭的站不起來,大家都手忙腳亂地安慰著她。

後來,她總算平息了狀態,一邊抹著眼淚,一邊傾訴著:我媽才走半年,我爸又得了重病。結婚前說好的,他要養我,還要照顧我父母,可現在我連自己都養不起......

亦舒說過:生活上依賴別人,又希望得到別人的尊重,那是沒有可能的事。

一句「我養你」,溫暖了多少人,又毀了多少人。

也就在那一年,她盤下了一個小童裝店,然後離了婚。她白天一個人看店,晚上一個人帶孩子,雖過得辛苦,但身心比沒離婚之前舒暢太多了。

因為,她不再卑微於婆婆嫌她生了女孩,不再害怕哪個女人會找上門來,不再聽到那個人把她比作寄生蟲........

時間真是太強大,它能化腐朽為神奇。

如今的她,活得非常通透,由於性情溫和,回頭客越來越多,生意也越做越紅火,並按揭買了房,還為表舅請了保姆。

對待一份不平等的感情,及時止損是一種勇氣。笑著熬過,不再依附,不動聲色地堅強,是她最美的蛻變。

當經濟自由了,你即便改變不了世界,至少能改變心情。只有靠自己,才能無所畏懼。

往後餘生,無論你有沒有依賴,願我們都要學會獨立自強。

周國平說:「也許在童年的短暫時間裡,我們相信在父母的懷抱中找到了萬無一失的安全。然而,終有一天,我們會明白,凡降於我們身上的苦難,不論是疾病、精神的悲傷還是社會性的挫折,我們都必須自己承受,再愛我們的父母也是無能為力的。」

人生就像坐上了一列火車,到了一定終點,總有人要在中途下站,很多孤獨的時光,你必須一個人堅強度過。變得堅強,過程很殘酷,卻是必經之路。

你若努力,天自安排。

如果生命是一部電影,願哭過笑過以後,結局都是你想要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