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剛剛宣布:「從今天起,中國=對手!」

2017年12月19日     4925     檢舉

美國總統特朗普星期一發布國家安全戰略報告,該報告將中國和俄羅斯視為「戰略競爭對手」,稱中俄挑戰了美國的實力、影響力和利益,是兩個意圖侵蝕美國安全和繁榮的「修正主義國家」。這份安全戰略報告還指責中國尋求「取代」美國在亞洲的地位,稱「中國在擴張自己實力的同時不惜以別國的主權為代價」。

  該報告共約33次提到中國,總的來看措辭嚴厲,不過該報告同時表示需要與中國、俄羅斯開展合作。國際媒體對它的最初解讀都沒有提及華盛頓準備採取什麼更加強硬的對策,而把注意力普遍放在對中俄不客氣的定調上。與特朗普不同的是,歐巴馬曾稱中國是「戰略夥伴」。

  中國與美國毫無疑問有戰略競爭的一面,同時兩國的合作面與合作深度都在擴大。之前的美國政府更加外交一些,願意在對外場合多說合作。其實就歐巴馬政府來說,它的「亞太再平衡」戰略相當咄咄逼人。

  特朗普政府的安全戰略報告直接突出了中美之間的競爭面,這很可能不僅是實力上的改變,而是反映了如今華盛頓審視中美關係的視角與之前政府不同,其制定對華政策的側重面也會有所變化。比如之前美國政府把較多精力放在發展中美合作上,用合作帶動兩國之間問題的解決或緩衝。特朗普政府則可能投入更多資源強化與中國競爭,對中國施壓,試圖迫使北京以美國希望的方式主動同華盛頓合作。

  這份報告是對特朗普政府戰略強硬姿態的一種展示。這種強硬並非以國際規則為基礎,而是依賴美國的實力,表達了華盛頓對美國全球霸權不容爭辯的堅持。這種態度無論北京還是莫斯科都不可能買帳。

  華盛頓反覆指責北京在周邊地區奉行高壓和脅迫政策,但是華盛頓的不安看上去比絕大多數中國周邊國家要大得多。中國與東協國家相處得挺好的,南海國家對分歧的管控得到加強,合作在整個地區越來越活躍,並明顯處於地緣關係的主導地位。即使中日之間,改善關係、擴大合作也已形成明顯新動向。合作的內生動力在西太平洋地區不斷釋放,總的來看超過或者平衡了人們的戰略不安感。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報告的基調與東亞的基調在朝不同方向傾斜。

  說到底,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反映了華盛頓對接受中國崛起這一現實的不情願,但是鑒於中國已經形成的龐大體量和實力規模,其遏制中國又是無法做到的。眼看著中國繼續壯大,影響力不斷自然外溢,這是華盛頓焦慮的根源。

  中國崛起的根本動力是內生的,而並非來自外部。因此華盛頓無論做什麼樣的戰略部署試圖壓制中國崛起,都徒勞無益。十幾億中國人假以時日形成的國家綜合力量一定會不輸給3億美國人,華盛頓如果與這個趨勢過不去,只能是自尋煩惱。

  特朗普政府如果想減少美中貿易,強化軍事競爭,那麼它就嘗試著做好了。相信東亞各國不會仿效它,也極少有誰會願意給它當槍使。如果它到頭來搞壞中美關係,美國各種力量能夠從中找到政治上攻擊它的理由一定會比現在多得多。

  美國輿論中有很多對華強硬的聲音,但那些情緒未必代表美國社會真的願意與中國對抗。中美是世界最大一對貿易夥伴,這才是決定中美關係底層邏輯的最大現實。所以,華盛頓過過嘴癮就算了,美國政府也經常有為應付輿論壓力搞對外強硬形式主義的時候。但是如果硬往地緣政治的深水區走,特朗普政府的水性恐怕並不比之前的美國政府好。

  

THE END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