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0到3300億,他只用了短短5年,這位80後到底是何方神聖?

2017年12月19日     1404     檢舉

幹掉搖搖,拼掉大黃蜂,靠10億營銷補貼大戰快的,收購優步中國,滴滴出行締造一個又一個傳奇,短短5年就成長為估值超過3300億的龐然大物,而它的創始人卻是一個剛滿34歲的年輕人,他的名字叫程維。

第一次創業,就把蘋果、BAT等國內外IT巨頭一網打盡,更是吸引到中投、中金、中信、軟銀、鼎輝、交通銀行、招商銀行等30多家風投機構,大夥好奇程維到底有什麼魅力?

本是一隻平凡的小小鳥

其實,2011年之前,1983年出生的程維可以用「落魄」兩個字來形容。高考前夕突發高燒,結果考數學時漏掉最後一頁的2道大題,最後只能去了北京一所化工大學的行政管理專業就讀。

大四本想找一個單位實習,卻被櫻花西街一位40歲的大姐拉去聽保險講座,一時衝動就交了800元押金,然後開始賣保險。

小區掃樓,大街擺攤,地鐵搭訕,程維什麼招都想盡了,可一份保險也沒賣出去。最後,程維決定找老師殺熟,卻遭到輔導員一頓奚落,「來晚了,我們家的狗都買了保險。」

等正式找工作時,他又被騙了。當時上海一家醫療集團發來面試通知,職位是總經理助理。等程維到了上海,卻發現所謂的醫療集團就是一家足療店,老闆、燒鍋爐以及他一共3個男的,其餘的20多個都是女孩子。

此後,程維前前後後找了七、八份工作,但不是拖著不發工資,就是剛要發薪水,老闆就找個理由把他開了。

蛻變,蛻變,再蛻變

第一次蛻變發生在杭州。其實一個大學生工作找成那樣,估計很多人也就認命了,然後就是破罐子破摔。

但是,程維不這麼想,「跟著蜜蜂找花朵,跟著蒼蠅找廁所,主要是沒有跟對老大。」2007年,哪個老大霞光萬丈?顯然是已經露出巨星像的馬雲,於是程維決定去杭州碰碰運氣。

在所投簡歷石沉大海後,程維最後決定毛遂自薦,他通過七拐八拐的關係,找到阿里的一位人力資源總監。

恰巧當時阿里高速擴張,地推隊伍極度缺人,那位總監一看程維是正兒八經本科,順水推舟讓他到上海做銷售,底薪1500元。

第二次蛻變發生在上海。當時,阿里主推的是一款叫「出口通」的產品,如何才能開胡呢?程維想到了自己的專業,他把目標鎖定崑山那些做化工的小貿易公司身上。

雖然程維大學沒學什麼東西,但是怎麼著也在化工大學待了4年,糊弄那些小老闆還是綽綽有餘的。三句話談下去,絕大多數老闆覺得程維相當專業,程維和他的「出口通」就在崑山一帶打開了市場。

有一次,馬雲去上海參加公司的半年度會議,需要一位主持人,程維又一次毛遂自薦。

當時,他那蹩腳的江西普通話還派上了用場,雖然把一位網際網路協會的宋女士報成宋先生,大夥總體反響還不錯,程維慢慢就成了上海分公司的固定主持人。

不知道是產品賣得好,還是主持搞得不錯,第二年程維就成了一個小領導,手底下有7個剛畢業的大學生。此後不到一年時間,程維的小團隊就從阿里幾百號團隊中脫穎而出,排進了全國前10強。

第三次蛻變是在北京。2009年,程維被派往北京分區,頂頭上司正是王剛,脾氣、性格相投,兩人就此對上了眼。

此後,程維一路猛打猛衝,王剛就一路使勁提拔。8年時間內,程維先後成為阿里B2B最年輕的部門主管,最年輕的區域經理,直到2010年晉升為支付寶B2C事業部的副總經理。

高人指點,貴人相助,大神加盟

遇到的第一位高人就是王剛。王剛對程維不只是知遇之恩,提拔了程維,更主要的是扮演創業導師以及金主的角色。2012年6月,程維想要成立小桔科技,主做智能打車軟體,王剛既出謀又劃策,最初的70萬啟動資金也是他提供的。

後來,程維帳上的資金用完了,又是王剛挺身而出,「這是我孵化的第一個項目,寧可不投其他公司,也會扛下去。」果斷又給了程維幾十萬資金。

正是王剛的那100多萬早期投資,幫助程維度過寒冬,一直等到了金沙江創投朱嘯虎的A輪融資。當然,王剛的那100萬,現在可就價值連城了,少說也是100個億。

遇到的第一位高人是馬化騰。要說小馬哥有眼光,就在2012年滴滴成立後不到半年,他就發現了滴滴。

當然,小馬哥很有談判技巧,知道程維曾是阿里的員工,拿騰訊的錢有心理障礙。所以,他直接繞開讓騰訊投資部一把手,親自出馬,並在2013年北京兩會期間專門請程維吃飯。

你想啊,馬化騰是什麼人物?什麼身價?當時滴滴一天才一兩千單,撐起量也就10萬元的流水,與騰訊哪裡在一個頻道上。

但是,人家小馬哥就肯放下身段,單獨請程維吃飯。而且,馬化騰還大氣地答應了程維的所有條件,包括不干涉公司業務的獨立發展和不謀求控制權。所以,那頓飯之後的不久,滴滴就獲得了騰訊的1500萬美元投資,程維也多了一位大哥馬化騰。

日後,在馬化騰的主導下,滴滴於2014年完成C輪1億美元的融資。也正是那筆融資,增強了程維與快的打營銷「補貼」大戰的底氣。而且,馬化騰還一手促成了微信與滴滴之間的戰略合作。

在微信巨大流量的帶動下,到2014年3月,滴滴用戶已經超過1個億,日均單超過500萬單,滴滴一躍成為移動網際網路最大日均訂單交易平台。

遇到的第一個大神是柳青。本來柳青是代表高盛想要入股滴滴,沒有想到,程維挺強勢,雙方就滴滴的估值一直談不攏。

到了2014年6月,在上地五街一家湘菜館,兩人又談了一個半小時,估值還是談不攏,柳青很生氣,「我不走了,沒有辦法向老闆交差。」

柳青說的是氣話,程維卻當了真,聽說柳青年薪400萬美元時當即表態,「滴滴的一半工資是你的,剩下的才是我們大家的工資。」沒有想到一個星期後,等程維從西藏回來,就收到柳青的簡訊,「決定了,上路吧。」

你想,柳青是誰?北大才女,柳老闆的女兒,高盛亞太區董事總經理。那人脈,那資源,那視野,怎是草根出身的程維能比?

所以,6個月之後的2014年12月9日,柳青就帶來好消息,「由淡馬錫、騰訊和DST主投,融資超過7億美元,」該數字也創出了國內移動網際網路領域的融資新紀錄。

在滴滴與快的搞了一年的燒錢大戰,有意合併之時,又是柳青出面,三下五除二就搞定股權置換方案。於是,2015年2月14日,我國最大的兩家打車軟體公司採用完全換股的方式合併成滴滴出行,實現了「情人節計劃」。

事實上,除了柳青外,程維身後集結了一支超豪華的管理團隊。張博,首席技術官,前百度資深員工,「上天派來的天使;」李建華,首席發展官,體制內前司局級幹部。朱景士,戰略副總裁,兩個月就搞定了7億美元的融資。

血戰鋼鋸嶺

有了錢,有了人,程維自然跨步格外高遠。從2013年秋季開始,他先後發起4個回合的營銷攻勢,每一次都堪稱經典。

第一個回合是用巧勁幹掉搖搖。當時,程維堅持四不做,「不做黑車、不做加價、不做帳戶、不做硬體,」目的就一個,迅速占領市場。

但是搖搖已經A輪融了320萬美元,而滴滴的天使輪就70萬人民幣,所以,程維決定智取。對方在廣播上花30多萬做了一個廣告,程維就花幾千塊錢,緊接著廣告後面做一個「撥打某某電話可以安裝滴滴打車軟體」的廣告。

司機師傅根本分得清哪個是哪個,尤其是滴滴安裝電話全是8,好記,結果幾個月下來,滴滴打車軟體安裝量直線上升。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