稱「中國野心」令人恐懼!鼓動美日遏制中國崛起!他又來搞事情!

2017年12月19日     4527     檢舉

中美不能被狂熱的「班農們」引上邪路。

美國布萊特巴特新聞網執行主席班農17日在日本東京發表演講,向美國及其盟友發出「必須團結起來遏制中國崛起」的警告。班農曾擔任美國總統特朗普的首席戰略顧問,據稱曾對特朗普影響巨大,而班農又是以民粹的右翼形象出現,在對華關係上,主張強硬政策。在美國特朗普政府首份《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即將出爐之際,班農再次發出對華強硬聲音,呼應一些媒體事先爆料的報告中對華強硬的措辭。

布萊特巴特新聞網稱,班農17日在美國保守派聯盟參與組織的一場活動上表示,美國及其東亞盟友應該聯合起來,制衡中國「令人恐懼、厚顏無恥和全球性的」野心,他稱,總統特朗普已著手美國的復興計劃。

班農批評美國前幾任政府在遏制中國崛起方面的「無能」。至於遏制之道,班農還是老調重彈,要求解決美國同中國的貿易逆差等問題。班農認為,應對中國的優勢和不斷增長的霸權需要美國及其盟友進入「決策的關鍵期」。他用20世紀國際社會對納粹德國的綏靖主義為例警告說,對中國這樣一個不斷崛起的競爭者採取綏靖政策是危險的。班農還宣稱中國「支配世界」有五大支柱:控制晶片製造、人工智慧等產業;推動「一帶一路」倡議;鋪開5G網絡;轉換人民幣與美元的地位;發展金融科技。

《日本時報》稱,班農還把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稱作是「特朗普之前的特朗普」,稱讚安倍「為日本注入民族主義精神」,不避諱公開談論重整軍備等「重要議題」,並宣稱在安倍領導下,日本走上「正確道路」,「日本應該把握機會,與美國合作重塑國家尊嚴」。

班農曾經用「經濟民族主義」總結自己的對外政策主張,而特朗普提出「美國優先」,兩人理念有高度契合之處。班農擔任特朗普首席戰略師時,就曾在貿易方面對華發表強硬言辭。離職後,他不僅在美國國內演講,還在世界多地高調亮相,鼓動世界範圍內的民粹主義運動。11月,同樣是在日本東京,班農以一場主題為「打造亞洲民主國家同盟應對中國的影響和威脅」的演講,表達他對中國崛起的警惕。另有美國媒體在11月披露,班農在組建一個「社會福利組織」,並建立「戰爭委員會」推動針對中國的強硬政策。不過,今年9月在中國香港演講時,班農卻說他「從未反華」。

美國Axios網站說,班農堅信,若美國不積極與中國抗爭,中國將崛起成為霸主,並操縱美國。白宮中的批評者認為班農的想法很魯莽,可能引發全球毀滅性貿易戰。

班農的觀點影響了特朗普政府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嗎?英國《金融時報》17日曾爆料,稱特朗普將在報告中指責中國進行「經濟侵略」。不過英國路透社18日援引兩名匿名美國高官的話稱,新戰略基於「美國優先」的政策和意願,明確指出中國是個競爭者,美國家安全戰略不應被視為企圖遏制中國,而是對中國帶來的挑戰提出一個清晰的看法。美國《華爾街日報》18日還稱,報告將把中國和俄羅斯描述為「修正主義國家」,認為中俄想擾亂現行世界秩序,都「擅長在公開戰爭和國際法邊緣行動」。

班農

外交學院國際關係研究所教授李海東對環環(ID:huanqiu-com)表示,班農一直就不是美國政壇主流聲音的代表。他把自己當成「勇士」,與建制精英處於作戰狀態。之前班農在白宮任職時,有很多機會影響特朗普,離開白宮後,他主要通過在媒體上露面、參加各種活動演講對特朗普政府施加影響。作為極右翼勢力的代表,班農的表態對美國實際政策影響不一定很大,但美國的左派、中間派也在經貿等方面積蓄了一些對中國不滿的情緒,現在對華強硬在美國社會有一定基礎。

李海東認為,美國對華強硬政策已在經濟領域鋪展,比如最近美國不承認中國市場經濟地位,但若美國真要和中國打貿易戰顯然不明智。中美貿易額太高了,兩國在經貿層面高度依賴,若發起貿易戰,付出的代價可能是美國難以估量和無法承受的。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18日就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報告》作原則性回應說,鑒於美國的重要性,以及中美同為兩個大國和安理會常任理事國這一事實,我們希望美國國家安全戰略能為促進世界和平與穩定發揮建設性作用,為增進中美戰略互信、共同維護國際和平與安全作出貢獻。至於媒體提到的經貿方面的競爭,大量的事實證明,中美經貿關係的本質是互利共贏的。

社評:中美不能被狂熱的「班農們」引上邪路

史蒂夫·班農上周末在日本表示,美國和東亞盟友必須團結起來,共同遏制中國「令人恐懼、厚顏無恥和全球性的」野心。他宣稱美國是中國事實上的朝貢國,而為應對中國不斷增長的霸權,美國及其盟友進入「決策的關鍵期」。他還類比20世紀國際社會對納粹德國的綏靖主義警告說,對中國採取綏靖政策是危險的。

班農的價值觀是白人種族主義的,他也是一名狂熱的反全球化的極端民粹主義者。更糟糕的是,他對國際關係毫無經驗,帶著自己成長的冷戰時期的一些烙印,以及激進民族主義情緒,憑著散漫荒唐的感覺想當然地看待早已進入21世紀的世界。美國政治變局突然賦予他的影響力對世界上最重要的中美雙邊關係似乎構成了某種威脅。

此人對遏制中國的狂熱鼓吹在毒化美國社會對大國關係的認識,他有可能已成為破壞21世紀建設性國際關係的一個癌細胞。中美關係以及整個國際關係始終在與人類早期文明叢林法則的慣性做著艱苦鬥爭,並且取得越來越顯著的成果。班農是要把歷史往回拉的那股破壞性甚至邪惡力量的代表性人物之一。

人類社會存在競爭,每個國家都想追求自己利益的最大化,但是競爭應當以經濟方式並且在國際規則框架內進行。班農極力宣揚的一個重點是用強化地緣政治聯盟來遏制中國,而這是典型的導致20世紀國際關係災難的戰略思維,它的危害已被歷史反覆驗證。我們今天看到的國際格局是從20世紀遏制與崛起激烈鬥爭中冷卻下來的一些結果,但那些過程的血雨腥風決不能被遺忘。新世紀的世界不能跟著班農這樣鼓動式人物走。

中國崛起的本質是這個文明悠久的人口大國安定了下來,找到了一條適合自己的穩定發展之路。中國經濟規模逐漸縮小與美國的差距,甚至有一天趕上美國,這是只要世界和平就一定會發生的事情。班農們若下決心阻止中國崛起,開始做得可能會柔和些,但最終很難不把中美推向軍事對抗。

大國之間的敵意很容易被煽動起來,中美關係走上與美蘇冷戰不一樣的路,是中美兩國精英和人民用幾十年時間的努力積累創造的。今天包含了大量合作的、尤其是有著世界第一大雙邊貿易的中美關係是整個人類的重要資產,它不能被班農這樣的人重新引上邪路。

班農今年9月曾在香港說了一番鼓勵中美合作的話,當時他的溫和讓不少人感到詫異。但是之後的11月和這一次,他又在日本說出對中國「最狠的話」。這種反覆還讓人想到,他很可能是個唯利是圖的人。他很願意四處賺取演講費,對不同的聽眾增加一些可以給他換來利益的討好內容。

價值觀偏激,同時還有把個人自私帶到公共事務中的傾向,會使一個人更具潛在破壞力。讓人有所欣慰的是,班農任特朗普首席戰略顧問不久,就被逐出白宮,他失去了對美國政策的日常影響,現在四處演講,有一定「拉大旗作虎皮」的味道。

但是班農極端保守派的思想並未被他卷進鋪蓋一起從白宮帶走,而且班農只是美國部分精英中這一思潮露在水面上的冰山一角。中國需要準備長期「與班農們做鬥爭」,我們要很清楚,班農們是說服不了的,中國要用實力告訴他們,他們設想的那一套行不通,如果真那麼干,中國怎麼樣另說,但對美國肯定是「沒想到的」不可承受之重。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