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鑿壁借光的那孩子,老了卻變成了這樣!

2017年12月20日     1608     檢舉

[導讀]有個孩子叫匡衡,很愛讀書,但是家裡很窮。白天要幹活,沒有時間看書,他就想利用晚上的時間看書,可是家裡很窮,買不起點燈的油,也買不起蠟燭。

有個孩子叫匡衡,很愛讀書,但是家裡很窮。

白天要幹活,沒有時間看書,他就想利用晚上的時間看書,可是家裡很窮,買不起點燈的油,也買不起蠟燭。

黑暗中,匡衡發現牆壁上縫隙裡透過來一線隔壁人家的光亮,他把這道縫隙又鑿大了一些,就湊著隔壁穿過來的光線讀書。

這個故事記載在《西京雜記》上,原文「匡衡勤學而無燭,鄰舍有燭而不逮,衡乃穿壁引其光,以書映光而讀之」。

這就是「鑿壁偷光」的故事,和「囊螢映雪」一樣,都是說的窮孩子克服困難認真讀書的故事。

今天我們就來說說「鑿壁偷光」的匡衡。

匡衡「鑿壁偷光」看的是什麼書呢?

穿越小說?小黃文?呵呵,當然不是。

以匡衡後來在《詩經》方面高深的造詣來看,他花了大量的時間閱讀《詩經》。

西漢的時候,廉價的造紙術還沒有發明,更不要說活字印刷術了,所以當時書籍的總量很少,看書是一件奢侈的事情。

除了「鑿壁偷光」之外,匡衡還經常去有藏書的人家幫工,不要報酬,只為了換取借書閱讀的資格。

苦讀之下,在《詩經》研究領域,匡衡成了超級大V。

當時,有這麼一句話,叫做「無說《詩》,匡鼎來。匡說《詩》,解人頤」。

講解《詩經》,能把聽眾說到心花怒放的程度,絕對可以稱得上大師了。

「學而優則仕」,但是西漢時,沒有科舉,沒有高考,官員的選撥主要是靠地方推薦。不過,讀書人也有躋身公務員行列的途徑。

當時,國家會定期組織「六經」考試,所謂的「六經」都是孔子整理出來的,包括《詩經》、《書經》《禮經》、《易經》、《樂經》、《春秋》,再後來《樂經》失傳,就變成了「五經」。

按照規定,參加考試的人,可以任選一經,評分為甲等的可以獲得「郎中」的官位,職責和文秘類似;評分為乙等的,可以獲得「太子舍人」的身份,算是太子的小夥伴;至於評分丙等的,只能在地方上負責做一些基層教育工作。

匡衡有實力,考運卻很糟糕,他前前後後參加了九次考試,才勉強得到丙等的評價,被任命為太原郡的文學卒史。

或許是學習環境有所改善,也或許是可以接觸到更多的書籍,在經學界,尤其是《詩經》界,匡衡的名氣越來越大。

學得文武藝,賣與帝王家。 」

匡衡在學術界的名頭終於得到了中樞人物的關注,太子的老師蕭望之代表皇帝對匡衡進行了面對面的考核,蕭老頭對於匡衡的表現極為滿意,認為是難得的人才,向漢宣帝劉詢大力推薦。

但是,匡衡又一次悲催了,無他,漢宣帝不喜歡成天之乎者也的酸儒,哪兒來的哪兒去吧!

匡衡進軍帝都再次失敗。

唯一讓人欣慰的是,旁觀面試過程的太子對匡衡很有好感。

不久,漢宣帝駕崩,太子劉奭即位,是為漢元帝,匡衡終於迎來了自己的春天。

但事實上,匡衡的春天來得併不那麼順利,有點瞎貓撞著死耗子的意思。

當時,朝廷有兩股勢力,一股是掌握兵權的外戚史高,一股是身為皇帝老師的蕭望之,就是當年面試匡衡的那個老頭。這兩個人都是託孤重臣,但是互相看不順眼。

蕭望之推薦的人才,史高一般都很隨意地往某個犄角旮旯一塞了事。有人向史高進言,您是外戚,本來名聲就不太好,如果成天壓制蕭望之一派的推薦,會離心離德,您要主動選拔推薦人才,才能在學術界贏得好口碑。

於是,史高推薦了本該蕭望之推薦的匡衡,匡衡懵懵懂懂進了核心政治圈。

一開始,匡衡也不過就是個顧問、參謀的角色,他上的奏章無非就是引用《詩經》,說些治國的道理,什麼「近忠正,遠巧佞」,什麼「推廣道德教化,弘揚禮讓仁和」,奏章花團錦簇,看上去很有道理,其實實效性和針對性都很差。

但是,喜好儒術文辭,尤其喜愛《詩經》的漢元帝就好這口。

於是,匡衡在官場進入了快速上升通道:郎中——博士、給事中——光祿大夫、太子少傅——御史大夫。

建昭三年,也就是公元前36年,丞相韋玄成生病死了。漢元帝一紙詔書,匡衡當上了丞相,封樂安侯,總理全國政務。

匡衡是只靠一門經書而位極人臣的典範人物,正所謂——

熟讀《詩經》三百首,丞相帽子戴上頭。

西漢後期,宦官的勢力已經開始膨脹,從前任丞相韋玄成開始,朝政實際掌握在中書令石顯的手裡,韋玄成尚且不敢說個「不」字,更不要說匡衡這個學者型的總理了。

所以,在大部分時候,匡衡在朝政方面,只有唯唯諾諾的份兒,最多就是講講大道理,實際發揮的作用微乎其微。

不過,當漢成帝劉驁繼位、石顯倒台的時候,匡衡倒是沒有忘記再補上一刀。

匡衡和時任御史大夫聯名寫了一個報告,羅列了石顯的種種罪惡,字裡行間表達了極度的憤慨。這也是匡衡所做的唯一一件,同時也是最後一件為漢廷盡忠的事情。

只是,匡衡的這一舉動引來了質疑:你知道石顯乾了這麼多壞事,你早幹嘛去了?你這個丞相怎麼當的?

匡衡十分惶恐,向皇帝提出辭職,好在皇帝沒把這當回事,您就繼續在丞相的位子上混著吧!

一朝天子一朝臣。

很快,匡衡再度遭遇官場危機。

匡衡的兒子匡昌酒後殺人,被抓進大牢,匡昌的下屬和弟弟匡咸膽子長毛,密謀劫獄,結果事機不密,陰謀還沒實施就被粉碎了。

子不教,父之過。匡衡脫了帽子、光著腳去皇帝面前請罪。

皇帝又一次原諒了這個老學究。

不過,緊接著的一件事終於終結了匡衡的政治生涯。

當年,漢元帝封匡衡為安樂侯的時候,分封了三十一萬畝土地給匡衡,但是下面辦事的人把地圖弄錯了,匡衡在知悉內情的情況下,裝傻充愣,指使手下將錯就錯,白白把多出來的四萬多畝土地收入囊中。

事發,匡衡從丞相一擼到底,回歸老百姓的身份。

既然是讀書人,就好好讀書,不要涉足官場這個深水區。

很多人連渣渣都剩不下,匡衡的命算是好的了。

鑿壁偷光的少年老來居然是這副德行。

名利二字,又有多少人可以逃脫?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