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最傳奇的姊妹情殺案,密室凶宅陰魂不散鬧鬼永久封印

2017年12月21日     13791     檢舉

兇案單位及兇案毗鄰單位(虛線示)外牆,已被石屎密封。

香港的公共屋邨,不少都有幾十年的歷史,居住人口眾多,發生各種靈異事件的個案眾多,不少屋邨都曾經發生過靈界故事,當中更有一些被喻為猛鬼屋邨。

這些所謂鬧鬼的屋邨中,很多都是因為發生兇案,事後傳出鬧鬼,只是不少單位後來都會再讓其他人居住,真正空置的極少。

而其中一個出名是在香港1984年葵湧荔景村發生的2死1傷情殺案,成為了當地居民30多年夢魘。

雖然單位多次出租,但租戶不久即搬離,已空置的單位卻不時傳出女子吵鬧聲,走廊又迴蕩著高跟鞋走路時的咯咯聲。

有網友更帶同聲稱能探測靈體的儀器到上址測試並拍成影片,儀器上的指針不停擺動,鬧鬼傳聞未曾停止。

房署最終不得不將單位封閉改成電錶房,將這個密室凶間永久封印,成為香港最傳奇的凶宅。

當年兇案發生過程。

事件發生在一九八四年,即差不多三十年前,荔景邨某座三樓一個單位,發生了當年來說,一宗極為恐怖的兇殺案。

事發單位當時住有三母女,當年二十二歲的大女兒與男友情海翻波,最後竟然導致男友持刀行兇,於單位內斬殺兩姊妹,其母親則重傷入院,延醫個多月後脫險,行兇者則被重判終身監禁。

案中兇手葉少文與案中其中一名死者梁雪詩原為尖沙咀一間英文書院的同學,畢業後,梁雪詩在布政司署任職文員,葉少文則投考警隊,並當上機動部隊成員。在1981年至1983年,兩人漸漸發展成情侶,經常通電話及外出消遣。

葉少文對女友言聽計從,為女友戒掉菸酒及賭博習慣;葉少文隨後離開警隊,有說正是因女友不喜歡他這份工,另一說指他因紀律問題而被革職。案發時,葉少文在酒店當從業員。

不過,梁女家人一直不喜歡女兒與葉少文交往。1983年10月,梁父因病入院,五天後不治,葉少文召來一群朋友為喪事盡心盡力。他們的關係一度轉好,葉少文亦搬到女友家居住。同住兩個月後,梁女妹妹梁雪雁抱怨葉少文在家太過吵雜,影響她讀書,葉少文聽後揮拳毆打她,導致她牙齒飛脫。梁家事後報警,葉少文亦要搬離梁宅。縱然如此,同年12月葉少文的姊姊結婚時,梁母等人亦有出席婚禮,兩家人的關係仍頗密切。

母親回家瞧見女兒被綑綁赤裸上半身。

1984年5月,案發前四天,梁母接到葉少文電話,指梁雪詩因病送往伊利沙伯醫院醫治,她於是立即帶同幼女雪雁趕往醫院,事後始知受騙。當梁母返家後,看見女兒雪詩赤裸上半身,胸圍散在沙發上,梁母一度指她看見女兒被綑綁,嘴巴被塞上東西,但她事後卻改口說沒有親眼看見此情況,事件令葉少文與梁家關係完全破裂。梁雪詩原本「雯翠」,妹妹梁雪雁原名「雯紹」,事後才正式改名。

死者梁雪雁(左)、死者梁雪詩(右)

悲劇的發生。

1984年5月8日,跟父母同住於沙田的葉少文,神情有異,並取去家中一把八吋長的牛肉刀外出,父母阻止無效。

下午約5時30分,鄰居發現「肥仔葉」在梁家鐵閘外雙膝跪地,賴著不走,淚流臉頰,不時低喚「雯翠」(梁雪詩的原名),說到激動處,更三跪九叩,苦苦哀訴,望求原諒,鄰近街坊紛紛圍攏週遭,交頭接耳。當時單位內只有梁母與妹妹雪雁,她們都不為所動,但想到姐姐雪詩將會下班回家,就在窗戶守候著,果然看見雪詩正要步進大廈,她們大聲喝止並以手勢示意不要回家,聰明的雪詩旋即回身離去並報警。

晚上6時30分左右,兩名員警帶同雪詩回到梁家,先讓她進入家中,並盤問葉少文,經過一番爭辯,警方把案件列為男女糾紛處理備案,並勸喻他立即離開,葉少文在極不情願的情況下離開了。

事情獲得解決,不過,葉少文不久後折返案發現場,梁母唯有致電葉少文的父母尋求協助。至晚上7時40分,葉父母從沙田禾輋邨康和樓家中趕抵現場,葉母斥責兒子不顧尊嚴,其父則勸兒子不要把男女感情看得太重。葉少文只說:「回家沒有問題!但我回去後會立即自殺!」梁雪詩此時隔著門說:「即使你死了,我也不會流下一滴眼淚!」

之後,葉少文表示要上洗手間,轉身走到二樓梯間小解,未幾又再返回現場。梁母此時從單位走出,將葉氏夫婦二人拉到樓梯間傾談,並指葉少文或要看精神科醫生。此時葉少文說自己有點頭暈,定睛凝視三人談話,突然拿出一把約8吋長的利刀,貼在楊女士頸側,並挾持她走到單位門前,對兩姐妹說如不開門,便會馬上殺死梁母。

梁母力勸女兒不要開門,惟女兒因救母心切把鐵閘打開,葉少文即時撲向梁雪詩,向其胸部直刺,再斬向她的頸部。妹妹梁雪雁上前企圖相救,葉少文以刀刺向她的臉龐,又直插她的咽喉。梁母趕忙相救,葉少文亦向其揮刀,梁母在命懸一線中逃入廚房。

居住在313室單位的趙先生,目睹兇手入屋的情景,並聽到梁母呼救聲,立即打電話報警。警方及救護員來到時,急忙把梁家三母女送往瑪嘉烈醫院搶救。梁家兩名女兒已證實死亡,梁母則送往深切治療部。三人最嚴重的傷口均是頸部大動脈。梁母住院一個月後,保住性命。

葉少文父母目睹事後經過後大驚,既不報警也沒有施以援手,返回沙田禾輋邨康和樓的住所;葉少文行兇後亦返家。當晚淩晨警方大舉掩至其住所,將之拘捕,於同年10月20日提堂。他被控兩項殺人罪,加一項嚴重傷人罪。

當案件開審時,兇手並不否認殺人,其律師主要提出兇手是在被挑釁下行兇,以此成為減刑理據。初審時,法官並沒有把此問題留給陪審團商議,10月26日陪審團商議45分鐘後,法官裁定被告謀殺及傷害他人罪名成立,依例判處死刑至被港督特赦為止,但當時香港已停止死刑多時,他實際是被判終身監禁,而傷人罪則判入獄18個月。

事發後警方封鎖現場,單位與一般公屋門口分別不大,仍未封閉。

案發後出現恐怖靈異事件。

記者曾到荔景村瞭解,發現該案發單位及毗連單位已被石屎密封,與樓下原為電錶房打通,本來是凶宅的單位業已消失,單位對面是士多房,無人出入。

據知,單位丟空多年後,房署先後安排兩批租客入住,當中有一家三口均為男性,亦「頂唔順」單位陰森,因常聽到哭泣女聲,遷入不久即搬走。

傳聞鄰居經常每日淩晨三時,都會聽到走廊有高踭鞋聲,由樓梯一直步行到事發單位附近便消失,夜半時分仍時常傳出電視聲、開關水喉聲,甚至有街坊聲稱聽到單位內傳出兩位女士交談的聲音。。

後來最後,房屋署把這個單位密封,不再出租。其後房署惟有「封屋」,將單位改建為電錶房。一名在該村長大的居民李小姐指出,據其父母憶述,兇徒在殺人後手持滴血兇器到樓下士多致電回家,形成長長的血路,情景至今仍歷歷在目。

兇案單位(右)與毗連單位(虛線示),均被改作電錶房。

玄學家:慘死姊妹花『憑寄靈』

「這對姊妹死於非命,屬枉死,陰魂不散,會停留陽間,甚至不願意離開肇事單位,即使有牛頭馬面來捉都會四處藏!」

有玄學家表示,枉死鬼魂,心結未解,若沒有舉行超度會,或有高僧唸經超度,鬼魂逗留一百年都不離開去輪迴轉世。若鬼魂得知兇手放監,怨氣會增加,「陰靈可感應到陽界的事,這些叫『憑寄靈』,要等到兇手死去,陰靈才會輪迴轉世。」

觀看Youtube視頻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