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對「一帶一路」態度為何發生重大轉變

2017年12月21日     1976     檢舉

近日,多名日本政府相關人士透露,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基本決定,將其本人提出的對外政策「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戰略」與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聯繫起來並加以推進,改變該戰略牽制中國的目的,而使其變為中日兩國新的合作基石。

安倍此前也已多次表示中日兩國可以就「一帶一路」展開合作。12月4日晚,安倍在出席「中日前高官和企業家CEO對話會」致辭時,就「一帶一路」倡議表態稱,日中兩國「可以大力合作」。11月14日,安倍表示,期待「一帶一路」倡議能為世界的和平與繁榮做出貢獻,日本希望從這一觀點出發同中方進行合作。更早之前,安倍在6月的一次國際會議上也曾稱讚「一帶一路」是「連接東西方和區間不同地區的有潛力的構想」,「日本也願意進行合作」。

2013年中國提出「一帶一路」倡議和發起籌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以後,日本政界、學術界和輿論界對此普遍持質疑態度。而近一個時期,日本各界對「一帶一路」又掀起一輪熱議。不同的是,此次日本各界表現出積極姿態。從政界到商界,都頻頻提及「一帶一路」框架內的中日合作可能前景。上月,日中經濟協會、經團聯、日本商工會議所組成的聯合訪華團訪華,企業相關人員超過250人,為迄今最大規模。日本經團聯會長榊原定征說,「包括『一帶一路』在內的全球產業合作不僅對兩國,而且能對世界帶來繁榮。」

這巨大轉變背後的原因何在?日本是真心誠意的轉變,還是形勢所迫下的權宜之計?日本經歷了怎樣的心路歷程?中國如何接招?中日開展「一帶一路」合作前景如何?

日本誤判:以為亞投行和「一帶一路」都搞不起來

「一帶一路」最初提出兩年,日本各界總體關注度並不高,相對而言更關注亞投行,因為後者對日本主導下的亞洲開發銀行造成直接衝擊。自中國公開提出籌建亞投行倡議後,日本各界都強烈的予以關注。加入還是不加入,一直是日本社會糾結的難題。

起初,日本各界充斥著對亞投行冷嘲熱諷,認為根本不會搞起來。據筆者了解,日本外務省、財務省以及執政的自民黨當時內部在評估亞投行時都抱著這種觀點,認為不僅美國公開反對,歐洲國家也不會參與。但2015年3月14日創始成員報名最後截至日期前,英國等一批西方國家宣布加入,日本領導層感到十分震驚。這一事件對日本各界衝擊十分巨大。

同年,日本在同中國競標印尼雅加達至萬隆高鐵項目(簡稱「雅萬高鐵」)被擊敗。日本最初對獲得項目信心滿滿,志在必得,因為早在2011年就做了可行性研究,搶占先機。日本是印尼最大投資者,在印尼經營多年。印尼內閣會議討論中日競標時,只有佐科總統和國企部長莉妮支持中國,其餘均一致支持日本。但結果出來,中國擊敗日本最終勝出。

中日兩國在海外爭奪基礎設施大項目已有多年歷史,但這一次意義非凡。雅萬鐵路是「一帶一路」標誌性項目,也是中日企業首次直接爭奪高端項目。中方藉此一炮打響,日方自信心受到極大衝擊,也促使日本不得不正視中國實力,認真思考如何在亞洲處理好同中國的「競合關係」。

春江水暖鴨先知:日企更早放下糾結

出於長期的對華對抗性思維慣性,日方擔憂中國通過「一帶一路」構建中國主導的地緣政治經濟圈,衝擊日本在亞洲的既得利益。同時,日方看到亞投行搞起來了,「一帶一路」建設也風生水起,又怕錯失從中獲益的良機。正如一家日本媒體評論,日本政府對「一帶一路」前倨後恭態度,凸顯日本心態糾結。

「一帶一路」不僅蘊含著巨大的商機和利益,有助於日本經濟復甦和可持續發展,也可作為安倍政府改善對華關係的一座橋樑。而日本的鐵桿盟友美國,在特朗普上台後,奉行「美國優先」,推行單邊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在經貿問題上對日施壓,令日本深感不安。更觸動日本的是,今年5月,美國先是派官方代表出席「一帶一路」高峰論壇,到6月特朗普本人首次表達了願意就「一帶一路」的基礎設施項目與中國合作的態度。

內因外因交織之下,最終促使日本轉變了態度,主動改善對華關係,尋求同與中國就「一帶一路」開展合作

春江水暖鴨先知。中國改革開放以來,日本一直都是最主要的外資來源國之一。日本在華有二萬多家企業,都是「一帶一路」的直接受益者,他們早就採取了行動。

日本通運(簡稱「日通」)是日本最大物流公司,對「一帶一路」帶來的商機感受最深刻。日通早就同中國鐵路總公司合作,協助在華日企藉助中歐班列開展通往中亞和歐洲的定期運輸業務。今年9月,日通宣布將與哈薩克國家鐵路公司合作,提供連接中日港口、中亞和歐洲的陸海聯運服務。

日通的事例不禁讓筆者回想起兩年前同日本外務省中亞課課長交流中歐班列時的場景。彼時,日方正在同歐盟商談自貿協定,預計當年內簽署。筆者於是建議日本可利用包括中歐班列的便利,通過陸海聯運聯通歐洲市場。日方課長驚訝之餘,欲言又止,最後坦誠地說,「即使存在經濟上的可行性,但日本能相信中國嗎?日方企業依賴中歐班列,萬一中國政府決定切斷,日本怎麼辦?」筆者當即回答,為什麼不能放在更大視角內看問題呢?全球化的時代,中日兩國已是休戚以共的經濟共同體,只要放棄對抗性思維,開展合作,雙方就能實現互利共贏。顯然,政府官員的視野沒有企業家們看的深、看的遠。

事實上,在「一帶一路」倡議不斷推進的過程中,日通只是眾多日企的縮影。今年6月在華日企協會「中國日本商會」設立「一帶一路聯絡協議會」,作為同中國政府和企業界對接的平台,協調在華日企參與「一帶一路」。

給「一帶一路」合作設前提:日本仍留後手

實際上,如何應對崛起的中國,始終是冷戰後日本國家戰略的最主要議題。

如果把日本對「一帶一路」的態度放在中日關係大背景下來看,日本糾結心態完全可以理解。一方面,中國經濟總量於2010年超過日本,日本享受了近百年的亞洲「領頭羊」地位要拱手還給中國,實在難以適應。同時,中國尚未強大到對日本具有壓倒性優勢。在此膠著狀態下,日本認為尚有同中國一爭高下本錢。另一方面,中國的發展給日本帶來巨大利益,日本發展離不開中國。

在此背景下,日本對華政策表現出明顯「兩面性」,即一方面在戰略和安全上對華制衡,另一方面,在經濟和社會等領域加強對華合作。這種兩面性將長期存在。從這個意義上說,現在斷定日本對「一帶一路」態度趨向積極是真心誠意的轉變,顯然還為時過早。

事實上,日本為參與「一帶一路」合作設置了前提。在12月4日晚的演講中,安倍聲稱日本「必須使太平洋到印度洋成為自由開放的地區」,確保公平性和透明度不可或缺。日本在此基礎之上,願意同提出「一帶一路」倡議的中國開展合作。近日,據日媒報道,安倍已基本決定將其推動的「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戰略」同「一帶一路」對接,謀求以平等姿態同中國合作,而不是「加入」中國的倡議。

日本早就留了一手,為此做了充足準備。今年5月,日本和印度聯合拋出一份「亞非增長走廊」遠景文件,其總體目標是,通過重新探索古老的海路,創造新的海洋走廊,將非洲大陸與印度以及南亞和東南亞國家連接起來,建立一個「自由和開放的印度-太平洋地區」。

日本不僅聯合印度,還拉上了美國和澳大利亞一起推動該「戰略」。今年11月,四國外交部門召開了司局長級別磋商。四國強調支持「以規則為基礎的秩序」,建設「符合國際標準的聯通」,這些都是老生常談,比較明顯地指向了「一帶一路」倡議。

中國接招:盤活日本因素,調動日方積極性

目前看,日本對「一帶一路」態度的轉變,更多是基於現實利益需要而做出的策略性調整。在此背景下,面對日本態度轉向,中國如何接招?

筆者以為,思路應該是以包容心態拉日本「入伙」,主動盤活日本因素,調動日方積極性,將日本從「一帶一路」的消極因素轉變為積極的合作對象,讓「一帶一路」合作成為中日關係進一步改善和發展的助推器。

「一帶一路」本身就是開放、包容的合作倡議,秉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則,任何國家都可以參與其中。正如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回應日本對「一帶一路」倡議態度轉變時所言,「一帶一路」倡議是重要的國際合作平台和重要的國際公共產品,由中國提出,但屬於世界。

日本曾是古代絲綢之路的重要組成部分,奈良、京都等古都曾是絲綢之路影響發散的最東端。如果按照「一帶一路」的「五通」標準來衡量,中日之間的互聯互通可謂最密切,雙方互為重要貿易和投資夥伴;中日間已實現人民幣和日元直接結算;相互持有對方國債規模也在擴大;雙方人員每年往來超過1000萬人次;友好城市達到345對。類似的數字舉不勝舉。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