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籃高手》只是他聲名大噪,真正讓作者封神的「神作」卻很少有人知道!

超級動漫俱樂部     2017年08月17日     檢舉

井上雄彥作品,(source:via via

哈囉大家,我是咩咩蟲OwO

說到漫畫家井上雄彥,最為人所知的作品就是《灌籃高手》,至今依然是5、60年代的回憶,也是大部分漫迷心目中的運動番神作,甚至任何關於籃球的作品,都會被拿來跟SD做比較。不過根據頭條號「阿政說動漫」的分享,SD是讓井上為人所知的成名作,真正讓他封神的卻是傳奇漫畫《浪客行》(《浪人劍客》)

作者 | 阿政

這回阿政要說的,是日本漫畫界中的一個傳奇。

不知你還記得《灌籃高手》嗎?

很多人都是在它的陪伴下度過了難忘的童年時光,

尤其是全國大賽的最後一幕,櫻木花道和流川楓那一次無言的擊掌,讓多少人一聲長嘆——

source:阿政說動漫 下同

殘念的是,就在這部作品如日中天的時候,作者井上雄彥卻強行將它完結,故事在全國大賽結束後軋然而止。

當年的編輯都很不解,為什麼要把這樣大火的一部作品強行完結?

井上雄彥的說法是,他想開一個新的連載,去完成自己夢想中的作品。

於是,就有了它——

《浪客行》

就像它的名字一樣,這是一個關於浪客的故事。

前半部分改編自日本著名的歷史小說《宮本武藏》,講述了日本劍聖宮本武藏的人生。

但後面有許多內容是作者井上雄彥根據自己的理解重新創作的,所以與小說並不完全相同。

井上雄彥在1996年完結《灌籃高手》之後,對這個故事反復打磨了兩年之久,

然後從1998年開始,正式連載至今,快二十年了,依然沒完結。

由於我們國內漫畫作品相比動畫而言,受眾不是很廣,所以人氣不高,但在日本那邊簡直就是傳奇一般的存在。

它連載數年後接連斬獲了多項著名大獎——

尤其是最後一個,它以漫畫之神手塚治蟲冠名,號稱是日本漫畫界最難獲得的獎項,

就連人氣爆炸的《火影忍者》也僅僅是在第19屆獲得了提名而已。(沒拿獎)

這回阿政來和各位好好聊聊它。

故事開始於一個戰場——

這是日本歷史上著名的關原之戰,敵對雙方各投入的兵力超過了十萬之眾,卻在短短一天之內就拼殺到所剩無幾。

戰況之慘,宛如地獄現世。

武藏就是這場戰役的親歷者,他在戰場上生死拼殺,

從地獄邊緣遊走了一大圈,居然毫發無傷地回來了——

他出生於一個名為宮本村的小村莊,原名為新免武藏,只是個身體稍微壯實點的普通人。

為了出人頭地,他於一年前和自己的同鄉好友一齊出征,

打算藉由戰場殺敵獲取戰功,進而飛黃騰達。

結果......他們那一方敗了——

飛黃騰達的夢想隨著戰敗煙消雲散,他們只能先從戰場上逃走,然後再另做打算——

沒想到,卻遇到了追殺殘兵的敵軍——

經過一番惡鬥,雖然幹掉了對手,但他們也因精疲力盡而倒地。

恍惚間,看到一個人影靠近——

醒來後,他們發現自己原來被一對母女所救——

他們打算先在母女家休息一下,但沒過多久,就遇到了前來搜查逃兵的武士——

為保小命,他們只能奮力反抗——

戰鬥中,武藏的好友帶著女人偷偷逃走了,只留下了武藏一個人死扛(好一個不厚道的基友)。

命大的武藏把敵人全做掉之後,才發現了自己被扔下了——

既然已經攤上這樣一個不厚道的基友也木有辦法,

武藏打算先回家鄉,把好友還活著的消息告知其家中老母——

可因他之前殺了太多追擊自己的人,結果被對方盯上,一直跟到了家鄉——

武藏被抓後,吊在樹上接連承受數日的折磨——

在受折磨的那段時間裡,武藏看到自己過去的人生如走馬燈般在眼前一一上映。

他之前過著像惡鬼一樣的人生,為了出人頭地、為了保全自己,

而肆意殺戮、不斷奪走別人的性命,這樣的他被人厭惡、遭人追殺。

但死到臨頭時,他發現自己這麼拚命卻一無所有,甚至連自己為什麼而活都不知道,

他感覺自己只是白白蹉跎了一輩子——

幸運的是,命不該絕的他被一個和尚給救了——

經歷了這次生死關頭,他終於大徹大悟——

他找到了自己活著的意義,那就是要成為天下無雙。

在那一天,普通人新免武藏就此死去,而一心追求劍道的宮本武藏誕生了——

他正式踏上了劍道的修行之路,打算雲游四方,挑戰高手,磨練自己的劍技。

作者井上雄彥為什麼想畫這個故事?

要知道,從籃球到劍客的跨度可不是一星半點。

按阿政個人的理解,或許在井上雄彥眼中,

故事本身並不重要, 重要的是故事所傳達出的精神。

無論是《灌籃高手》還是《浪客行》,裡面都包含著同一種精神內核,那就是奮發向上。

《灌籃高手》講述了一個完全不懂籃球的外行如何不斷精進,成為一流球員。

而《浪客行》講的則是一個普通浪人如何不斷變強,成為聞名天下的無雙劍豪。

不過,井上雄彥在故事中表達出的這種奮發向上,重點並不在於擊敗對手,而在於自我的突破。

只要自己的內心能得到成長和上進的話,那就夠了,外界的評價或榮譽僅僅是附帶的東東。

像《灌籃高手》的結局,

雖然湘北籃球隊在全國大賽中擊敗了稱霸多年冠軍的山王工業,

但最後卻因體力透支而被實力不如自己的對手擊敗,與冠軍無緣——

但那又怎樣?

擊敗山王工業後,湘北隊完成了自己內心的成長,冠軍的頭銜對於他們而言並不重要。

《浪客行》的故事也是一樣的。

主角宮本武藏不斷追求劍術上的「天下無雙」,不斷挑戰高手,也不斷變強。

可是呢,

在戰鬥中他感慨得最多的不是自己已經擊敗了多少高手、擁有了多強勁的實力、獲得了多少榮譽,

而是自己有多渺小——

追求天下無雙的道路就像爬山一樣,

每當他好不容易擊敗了一名高手、好不容易讓自己的劍術上升到了新的高度——

可是再放眼望去,卻發現——

啊,原來還有更高的地方啊,那就往新的目標出發吧。

榮譽、財富、名譽,這些身外之物對宮本武藏而言都不重要,他唯一想要的只是到達更高的地方。

他心中向上的追求永不停歇。

故事很多地方都著重描寫了宮本武藏不斷追求更高境界的精神,

比如宮本武藏在面對當時公認的第一高手柳生石舟齋時——

柳生石舟齋在當時已經是個垂垂老矣的老伯,可在宮本武藏與老人對視的那一瞬間,

卻感覺,他面對的仿佛不是老者,

而是空闊到足以讓落葉連綿不絕的無盡樹林——

是寬廣到足以讓鳥兒肆意翱翔的無邊天空——

是廣博到足以包容無數世界的無限宇宙——

一瞬間,武藏反應過來,這些都只是幻覺——

這是真正的高手散發出的威壓,在這種無形的威壓面前,

他深深地領悟了自己的實力有多低微,對老者的敬畏之情不禁油然而生。

不過,雖然他知曉了自己與老者之間的差距,卻沒有被這巨大的差距嚇倒,他只是說「我還會再來的」——

他還要繼續挑戰!

離開前,宮本武藏對這位已經擁有天下無雙名號的老者有一個疑問——

柳生石舟齋只是淡淡地道——

是啊,天下無雙,何足掛齒。

這僅僅是一個外在的虛名而已,有或沒有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自己內心是否有突破、是否有變化、是否有成長。

這是作者井上雄彥通過故事想傳達給我們的,同時,也是他自己在努力踐行的。

他自己就是在漫畫領域中不斷努力向上、不斷突破自我的人。

如果他畫漫畫只是為了賺錢、為了名譽、為了養家的話,《灌籃高手》大賣後,他大可以學著富堅老賊拋下漫畫去打麻將——

但井上雄彥卻沒有,之前日本還專門拍了一部關於他的記錄片。

在那裡面,我們能看到他日常的工作狀態。

用兩個字形容,就是自虐。

他每天工作將近16小時,連吃飯睡覺的時間都努力擠出來工作,

在高度的壓力下,他已經得了很嚴重的胃病——

但那又如何?

這樣的生活自《浪客行》開始連載之後就沒停過,他就這樣日復一日地過了將近二十年。

而且在創作中,他還不斷主動給自己找虐,

比如為了追求細膩寫實的畫風,他都是用毛筆來畫《浪客行》。

要知道,用鉛筆還能修改,

用毛筆的話,一旦畫錯整張紙就報廢了,所以只能一氣呵成——

這種自虐的工作方式源自於他內心對漫畫的執著,他內心最想要的只是在漫畫領域中不斷向上而已。

井上雄彥在接受采訪時,掛在嘴邊最多的一句話就是——

也許,只有井上雄彥才能創作出櫻木花道、宮本武藏這樣對「向上」有著非凡執念的人物,

因為作者自己就擁有這樣的靈魂,他和筆下人物的心境都是共通的,他理解這些人。

通過井上雄彥和他的《浪客行》,我們看到了一個不斷向上的人、一個突破自我的人、一個卓爾不凡的人。

一個人,只有不斷地向上,才能成就更好的自己。

阿政希望各位共同領略這份精神,成就出更好的自己。

─END─

看完真的覺得井上老師的畫工太強的,每一格都像是精美的畫作,故事傳遞出來的精神也使人振奮,說這是神作一點也不過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