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驚人相似!30年前中印爆發旺敦事件,解決方法今天或可借鑑

2017年08月18日     3004     檢舉

印度入侵中國領土已近兩個月,但依然沒有退兵的跡象,甚至在中方連番警告下置若罔聞我行我素,就在剛剛甚至放出狠話,絕不退讓準備一場「持久戰」的打算。據環球網援引據印度《第一郵報》稱,目前中印兩國對峙仍然沒有緩和的跡象,印度外交專家建議,印度應當保持足夠的耐心,準備好「打持久戰」的打算,同時保持活躍的外交通道。因為1986年到1987年中印「旺敦事件」就持續了很長時間,最終通過了外交對話解決了問題。而印度《金融快報》13日則聲稱,印度前外交部長薩蘭認為,印度這次絕對不能退讓,因為中國一旦完成高速公路這一永久性的建設,將增強中國在洞朗地區的軍事能力,給予印度巨大威脅,如果印度不堅定立場的話,勢必很難扭轉這種不利局面。從以上報道可以看出,儘管對峙事件持續發酵,印度媒體卻偏偏「示強」,絕不退讓準備來一場「持久戰」。以上種種跡象顯示似乎印度很有底氣,認為中印對峙就像一個「傳統習慣」,最終也會通過外交途徑來解決。

值得注意的是,中印「旺敦事件」絕非印度所說的輕描淡寫的通過外交對話來解決的。這次事件又被稱作中印第三次邊界衝突,雖未直接造成軍事衝突,但由此兩國關係陷入緊張局勢。當時印度不甘心1962年的失敗,極力想通過中印邊界線實施一項「防禦計劃」以鞏固印度在藏南地區的軍事控制。為此在1986年夏季,印度派出情報人員在中印邊境東段桑多洛河進行了搜集監視中國軍隊動向的相關諜報,結果回來後報告稱,中國已經在桑多洛河修建了半永久性工事,引得新德里一片譁然。

此後的1986年2月開始,印度突然調兵遣將組織了一場代號為「棋盤行動」的大規模軍事演習,此次演習總共出動了10個師,數個空軍編隊以及新裝備的米-26重型直升機,將一個旅的部隊空運至達旺地區的吉米鎮,這支部隊隨後從塔格拉山口出發占據了哈東山口。另一方面印度還將3個陸軍師派遣到了旺敦附近。印度的頻繁動作引起了中國的警惕,為防止印度死灰復燃吞併我邊防領土,中國軍隊在我方實際控制線布置了多種崗哨,就這樣雙方在旺敦地區附近進行面對面的對峙。當時的西方媒體推測,中印將爆發第二次戰爭。但中國軍隊採取克制態度,沒有同印軍發生擦槍走火的情況。

面對緊張局勢,印軍主帥桑塔吉自認為,印軍不同於1962年,作出絕不退讓的命令,從南到北,從東向西部署重兵防禦,直升機,裝甲部隊以及步兵戰車出現在錫金東北方向。到了1987年4月,印度在桑多洛河設置了7個尖兵哨,直接威脅到中國軍隊的崗哨。7個尖兵哨的分布顯示,印軍不僅侵入了中國領土還向前移動了少許,此舉引起中國軍隊的強烈反對,雙方軍隊就在此地區緊張對峙著,戰爭似乎大有一觸即發的態勢。

1987年4月15日,中國外交部嚴厲指責印度,中國未侵入印度一寸領土,相反印度占據了中國大片領土,這是不容置疑的事實。就在國際輿論紛紛猜測中印第二次戰爭何時爆發時,中印雙方通過緊鑼密鼓的外交來化解這場「戰爭危機」。中方指出,印度如果撤軍,局勢將得到進一步緩和。5月印度外交部長訪華,向中國傳遞了印度的和解意願,即新德里不打算使邊界局勢惡化。1987年7月印度國大黨拉吉夫ㆍ甘地在群眾集會上發表演講稱,有關中印邊界局勢錯誤的報道都是有西方媒體故意傳播的,目的是製造中印之間的誤解和緊張。

經過多方周旋,雙方意識到邊界對峙的危險性,逐步減少了前沿邊界線的兵力部署。隨著1987年拉吉夫ㆍ甘地的訪華,釋放出希望兩國能夠和解,共享和平的信號後,到了1993年,中印兩國簽訂了一項協議,以確保實際控制線兩側的和平。至此這場危機才算徹底化解。

由此可以看出,通過外交途徑解決邊界衝突是雙方最好的辦法。但目前在西方媒體的有意推動下,印度似乎準備「死磕到底」了,以此來顯示自己的「大國身份」。據《印度快報》報道稱,印度打算以兩種方式解決對峙危機。第一種,讓不丹軍隊代替印度部隊,這樣就可以有台階下,使得中不兩國雙雙撤軍,但同時又擔心不丹跟中國建交。第二種,延長對峙時間,直到11月冬天的到來,因為隨著氣候的變化,對峙地區的任何軍事行動都將變的困難。最後該報道做出總結,中國應該不會冒著巨大風險跟印度全面開戰。但巴基斯坦,前軍官費亞茲卻認為,一旦中印開打,毫無疑問輸的是印度,贏得肯定是中國。相比較印度複雜的社會,宗教,政治矛盾,中國有著一致團結對外的決心和意志。

目前邊境對峙對於中國來說,是一場外交和軍事同時較量的巨大考驗,特別是戰爭與和平是一個十分難選的項目。當前我國的基本國策仍然是和平與發展,正是這種正義和平的國策,使得我國擁有反擊侵略者的強大能力。印度要想獲得「大國地位」,就不應該不自量力,聽取國內外的陰謀論和中國搞軍事對抗,誰都清楚今日之中國早就與今日之印度有著天壤之別。對於中國領土問題,印度應該無條件從洞朗地區立即撤軍,撤的越早越對印度好,免得到頭來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