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身平民到九五之尊 宋理宗的傳奇人生

2017年08月19日     檢舉

宋理宗本不是皇子,而只是宋寧宗的遠房堂侄。故理宗出身平民家庭中,卻在權臣史彌遠一手策划下登上皇位。成為皇帝的理宗仍舊活在史彌遠的陰影下,但親政之後,理宗又表現出與之前碌碌無為狀態下截然相反的謀略素養。晚年的理宗陷入聲色犬馬之中,甚至在死後,頭顱還被元朝廷做了飲器。 宋理宗趙昀在位四十年,是南宋晚期最重要的歷史階段。關於如何評價理宗,兩極分化較為嚴重。宋人評價較高,如馬廷鸞說:「遠幾仁祖,視民若保……時和屢格,敵難坐消。」元明清對理宗的評價較為客觀,認為其前期有一定成就,但是到了晚年耽於酒色。比如李贄就認為他是「得失相半之王」。至近代,有人認為南宋自孝宗之後多半昏庸,這其中理宗尤為最甚。 縱觀理宗的一生,大致可以劃分為三個階段。 

贊助商鏈接

南宋理宗畫像(圖源: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親政之前,受制於人 宋理宗原名趙烏孫,是宋太祖趙匡胤之子趙德昭九世孫,出身平民家庭,身份低微。父親去世之後,趙烏孫與母親回到舅父家居住。史彌遠不滿當朝太子,欲另立皇嗣。其門客余天賜恰好路過趙烏孫舅父家,並結識了趙烏孫,便將趙烏孫推薦給史彌遠。趙烏孫被接到臨安之後改名為趙與莒,後又被立為沂王嗣,賜名貴誠。公元1224年,趙貴誠被立為皇子,賜名昀。宋寧宗逝世後,趙昀因史彌遠矯以遺詔而登基稱帝。由於權臣史彌遠一手將自己推上龍椅,所以朝政大事都交由史彌遠負責。而宋理宗自己則「委舊輔史彌遠,淵默十年無為」。 事實上,我們不能通過史彌遠獨攬大權而認定宋理宗軟弱無能。畢竟宋理宗沒有任何個人勢力,難以對抗羽翼遍布朝野的史彌遠。但宋理宗在這「淵默」的十年中韜光養晦。由於來自民間,宋理宗閱歷豐富,聰穎含蓄,再加上臨安兩年的皇室教育,也讓宋理宗對宮廷鬥爭有所了解。起碼,在廢立太子這個問題上,宋理宗並沒有糊裡糊塗被動接受「黃袍加身」,而是與史彌遠等人一起出謀劃策。 所以面對史彌遠,宋理宗的內心是複雜的,一方面,宋理宗感激史彌遠,正是史彌遠的「定策」自己才能從浪跡民間到九五之尊。但是,當史彌遠專擅朝政時,宋理宗也會產生恐懼,甚至是排斥,但居於弱勢的宋理宗所能做的只有「淵默」。在他的一首詩中,宋理宗這樣表達:「宣王修政日,光武中興時。繼述慚非稱,規懨動概思。肯堂心翼翼,景行日孜孜。」可見,宋理宗也希望自己能夠效法漢光武帝劉秀做出一番成就。但是面對現實,宋理宗只有聽命於史彌遠,將自己一腔抱負暫時卸下。 由此可見,宋理宗的「無為」一方面是迫不得已,一方面則是保證皇位穩定的策略。宋理宗並非無能,只是沒有施展之處。 手握大權,一展身手 宋寧宗在位期間,韓侂胄打壓右相趙汝愚,由於趙汝愚崇尚理學,朱熹等人偏向趙汝愚引起韓侂胄不滿。經宋寧宗詔令,慶元三年建立黨籍,禁錮趙汝愚及朱熹等著名理學人物共五十九人,理學也被稱為「偽學」,理學人物被稱為「逆黨」,這就是歷時近五年的「慶元黨禁」。 史彌遠謀殺韓侂胄後,為鞏固自身位置,從各方面對韓侂胄的政策進行扭轉,理學也被用來拉攏人心。 史彌遠的這一方法也讓宋理宗受教。宋理宗的登基與理學所主張的「天理人倫」相牴觸,不少儒士都為前太子濟王鳴冤,一時間政局動盪。宋理宗明白要想收攏人心,必須先從這些理學名士下手。於是宋理宗召見了真德秀和魏了翁。寶慶三年,宋理宗又特贈朱熹為太師,追封信國公。 史彌遠死後,宋理宗繼續藉助理學維護皇位。端平二年,宋理宗將理學列為「正學之宗」,後又正式確認程頤建構的理學「道統」,這也是程朱理學成為官方哲學的重要表征。理學由此上升為官學,宋理宗也因此穩固了自己的統治地位。但是要指出的是,宋理宗本人並沒有按照理學內容來要求自己,端平元年,宋理宗在選德殿親書「思無邪,毋不敬」,但對臣下,宋理宗又稱「言惟理合,策必濟時」,這種「言」與「策」、「理」與「時」的風格,也反映出宋理宗把儒學看作是一種工具。 宋理宗親政後勵精圖治,著手進行改革和整頓,史稱「端平更化」。宋理宗親政時,南宋的形勢更加危急。一方面朝政腐敗,官吏貪污嚴重,另一方面,蒙古勢力南漸,威脅越來越大。在這種內憂外患的局面下,宋理宗決定整頓吏治、財政,拔賢黜佞、出師汴洛、部署抗蒙等。其中在選拔文臣武將方面,宋理宗頗有建樹。親政後,宋理宗很快就罷黜了史彌遠的黨羽梁成大、薛極、李知孝等,召回此前被史彌遠排斥的一些較有才幹的臣僚。在這些臣子中,多數都發揮自己所長,朝政氣象因而改觀。 在對外方面,南宋與蒙古聯軍抗金,金朝滅亡。南宋則與蒙古正面對峙。宋理宗決定部署抗蒙防禦。其布防基本上以長江為線,上起漢水,下迄淮河,把千里江面分為上、中、下三流。宋理宗利用蒙古內亂的形勢加強整頓並充實防禦體系,有效地抗擊了蒙古軍隊的攻擊。 「端平更化」充分表明宋理宗是有抱負之人,在治理朝政方面也並非無能之輩。應該說,「淵默」是宋理宗的策略,「崇尚理學」是宋理宗的謀略,而「端平更化」則是宋理宗的才略。 南宋度宗畫像(圖源: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晚年昏庸,貪圖享樂 不過,宋理宗在「端平更化」的末期漸漸失去了銳氣,等到五十歲的時候,宋理宗已經完全對時局失去了信心:「朕儀圖治功,宵旰在念,適時多艱,未稱朕意。威令玩而不肅,紀綱翕而不張。財計匱而生財之道蔑聞,民力窮而剝民之吏自若。敵非果強,特自未有以振國勢;兵非不多,特莫知所以計軍實。舍法用例已非矣。」 晚年的宋理宗驕奢淫逸,後宮閻妃恃寵而驕,宦官董宋臣專權用事,丞相丁大全弄權擅政,朝廷大壞,有人還在朝堂門上書寫「閻馬丁當,國勢將亡」。 不僅如此,宋理宗還對賈似道聽信不疑,對其在鄂州之戰的功過失察,後來甚至讓賈似道為相。在接班人問題上,宋理宗的兩位皇子先後夭亡,便選擇侄子趙禥作為接班人,也就是後來的宋度宗趙禥。但是趙禥先天發育不良,手腳軟弱,大腦發育遲緩,群臣反對,理宗卻執意要立其為皇嗣。宋度宗即位後,繼續任用賈似道,南宋王朝更加腐敗昏庸,對於蒙古已經無力反抗。 更為悲劇的是,宋理宗死後不過十五年,就有一個叫楊璉真迦的元朝僧人將其屍體從陵墓中拖出,由於宋理宗的屍體被水銀浸泡,所以還未腐爛,楊璉真迦便將其頭顱割下,交給元朝廷作為飲器,也就是骷髏碗,不僅用來盛酒,還成了施咒或毒害他人的法器。直到朱元璋滅元之後,才從元朝宮廷中找到宋理宗的頭顱,並將其修復後重新安葬。

贊助商鏈接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