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壓吳小暉 中國神秘富豪或收購俄國家石油

2017年08月19日     檢舉

神秘中國富豪或收購俄羅斯國家石油股權(圖源:新浪微博截圖) 北京時間8月18日,據路透社(Reuters)報道,中國企業華信集團正同俄羅斯國家石油公司(Rosneft)洽談股權交易事宜。自今年7月以來,華信集團董事長葉簡明已兩度同俄石油公司董事長謝欽(Igor Sechin)就股權交易進行討論。據傳,俄石油對此項交易持開放態度。 隨著這項股權交易協議曝光,中國華信集團開始為人所關注。近期,美國《財富》(Fortune)雜誌公布,在2016年,中國華信集團以營收額437億美元在全球企業排行榜中位列222位。對於這位行事低調且年僅40歲的中國富豪如何發跡,各界都感到好奇。 1 靠「遠華案」發跡的神秘富豪 隨著葉簡明開始受到關注後,針對其身世有了不少傳聞。其中,有部分聲音認為,葉簡明的身世與已故中共開國元帥葉劍英有所關聯。然而,從現有的各項證據來看,這項說法存在諸多破綻。 據可考資料顯示,2001年,時年24歲的葉簡明從香港回到福建建甌,開設了新葉化建有限公司。在成立初期,新葉化建公司旗下有三大板塊領域,分別為衛生用品廠、木業製品廠、消防器材經營部,法人代表為葉建明。據了解,在2006年前後,葉建明更名為當前為外界所知的葉簡明。 從葉簡明的商業履歷來看,自成立新葉化建以來,其事業領域主要聚焦在一些低附加值的傳統製造業領域,範圍也以福建省為中心。直到2009年,葉簡明獲得成品油經營資格後,他的隱形商業帝國開始進入起飛時期,而這一切得從其在2006年3月通過拍賣形式獲得廈門華航100%股權開始。 據指出,廈門華航是一家由福建省廈門輪船總公司和香港華閩船務有限公司合資成立的企業,早期為賴昌星所有,是賴昌星旗下企業進出口石油的子公司。廈門華航在福建同安、廈門海滄等地設有大型的柴油、燃料油、保稅油儲罐和其他設施。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靠著收割遠華案意外開啟了葉簡明的發跡路(圖源:新華社) 除了油品供應網絡外,華信更有一項讓包括恆大、寶能、安邦等險資巨頭望塵莫及的「非凡技藝」,它取得了包括銀行、證券、財務、期貨、保險、信託、金融資產交易等一系列金融業務「全牌照」。 對於一位未滿40歲,從低端製造業主搖身轉變為金融、能源大亨,葉簡明越是向外界解釋其發跡路徑卻反倒引出各界對其說法的懷疑。   2 神秘的非典型商人 2016年底,在接受《財富》雜誌專訪時,葉簡明提到:「華信是一家集體制民營公司」,而具體執行辦法則是所謂「一企兩制」。在母公司層面,任何人都無法持股,用葉簡明的話說:「無論多少人加盟進來,包括我在內,都為這個企業打工」,目的在於從根本上避免內部因持股而引發的紛爭。 在訪談中,葉簡明雖刻意強調這家企業不屬於國家,是屬於社會,似乎隱約中也道出了這家企業不歸其所有 ——他只是為企業打工—— 但也不歸任何個人所有,而是為一個背後更大的「集體」所有。 此外,相較於一般企業家,葉簡明的行事風格也多所不同。從近兩年的公開行程來看,葉簡明花了許多精力在同各國政要打交道,拜會對象包括捷克總統、總理、歐盟委員會主席、以色列總統、哈薩克總統、查德總統、安哥拉總統、喬治亞總理、保加利亞總理、塞爾維亞總統、羅馬尼亞議會議長,甚至還包括了美聯儲前主席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以及前國務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等領袖級政要。 一般來說,企業家在商言商,正規做生意無需同各國高層領導人建立這麼頻繁密切的交流;此外,對於日理萬機的高層領導人而言,區區一個商人想求見也不是說想見就能見著的。從種種跡象來看,葉簡明並不是一個普通的商人,其所代表的組織背後必然是一個讓各國政要不敢忽視的巨大力量。 在意外進入了社會各界的視野之後,一項低調的葉簡明開始積極強調其民營企業家的身份。但從諸多線索來看,華信集團民營「含金量」並不是太高。據相關人士指出,華信的組織架構也與一般民企多所不同。除了建有黨委外,甚至包括紀委、工會、團委等機構一應俱全。可以說,華信這家民企在組織結構上與央企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財富》雜誌對葉簡明的專訪反而牽引出更多問號(圖源:VCG) 3 海外影響力堪比「兩桶油」 今年8月2日,華信集團官網上官網上刊登出一篇題為《俄油執行長謝欽率團訪問中國華信 雙方簽署戰略合作框架協議》的新聞稿。長久以來,中國的國家戰略行業多由國有企業所控制,也因此,作為民間企業的華信集團高調同俄羅斯國營石油公司簽訂「戰略合作協議」也意外讓各界關注到華信的影響力。 據新聞稿表示,在簽訂的戰略合作協議中包括:「雙方將在油氣勘探開發與生產、石油煉製與化工、原油及石油產品貿易、零售業務和資產交易、金融服務方面建立長效機制,展開深入合作,共同推動中俄在能源、金融、基礎設施等多領域經貿和雙向投資合作」。 值得注意的是,這項同俄石油的戰略合作只是華信集團戰略布局的一個環節。從公開資料來看,自今年以來,華信集團頻繁通過股權收購在全球各地建立起完整的石油產業鏈。 今年2月,在與阿布達比國家石油公司(ADNOC)簽署的協議中,華信集團獲得阿布達比最大油氣區塊40年的權益;此外,中國華信還與ADNOC達成了每年1,000萬噸的長期原油供應協議,華信集團每年因此能為中國提供超過1,320萬噸的原油。 此外,華信集團還購買了哈薩克國家石油公司簽訂了子公司哈薩克國際石油公司股權轉讓協議。這項轉讓協議使得華信集團獲得了哈薩克國際石油公司51%的股權。 不可諱言的是,在國有企業扮演重要角色的中國,一家以民營為名的能源企業能起到這麼大的政商影響力,各界不免對華信集團的「民企純度」感到懷疑。 4 市場化要玩就玩真的 在接受《財富》訪問時,葉簡明就其發跡的機遇做出如下說明:「此前政府之手過於強大,造成民眾對於商業自身力量的不信任。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但實際上,這種情況正在發生變化,中國政府正在逐步開放包括石油、電力等此前長期封閉行業的經營權,並邀請民營企業參與其中」。 正是看準了十八屆三中全會上,中共中央就「在資源配置中市場要起決定性作用」形成共識,向民企開放包括電力、能源等領域,讓市場在其中起到決定性作用成了中共推動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目標。 獲准進入國家戰略產業被視為是民企大躍進的一個徵兆(圖源:新華社) 然而,在這個過程中,面對以往牢牢抓在中共手中的戰略性資源出現缺口,各個機構無不想方設法能在改革推進過程中「渾水摸魚」,通過「假民企」來占有稀缺資源。在訪談中,葉簡明毫不避諱是借進入石油領域發跡,也不是華信的實際擁有者,並且最終承認其通過中國政府放鬆對獨占行業的控制找到機會。這些都意味著中國政府在推動市場化的過程中不夠徹底,導致這種「非官非民」的企業巨獸因充足的養分而獲得滋養。 歸根結底來看,中國政府推動的戰略行業引進市場力量目的在盤活體制內部的死水,但在空有政策,但配套尚未健全的情況下,引進「民企純度」不高的企業不僅不能為中國的戰略資源管理效率起到提高作用,反倒可能出現更多新的監管盲點。對此,中國政府恐怕需要認真對待。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