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奇不惜血本 向雄安拋出「北京優勢資源」

2017年08月19日     檢舉

2017年8月17日,北京市委書記蔡奇(前左)現身雄安新區,據北京媒體報道稱,北京高層幾乎全員出動赴雄安新區,包括「四套班子一把手」、16個區委書記、19個委辦局負責人以及市屬國企負責人(圖源:@河北發布) 「北京人稀罕的資源,雄安要有。」這個口號在當下的中國,無疑具有極強的誘惑力。 被認為是直接由中國大陸現任最高領導人參與制定的,一項能夠影響中國千年進程(「千年大計」)的城市試驗區——雄安新區,正在集中出台「不容拒絕」的優厚條件,以吸納現在居住北京的相關人口搬遷到雄安。 北京時間8月18日出版的中共黨媒《人民日報》報道稱,「北京集中優勢資源支持雄安新區」。8月17日,北京市委書記蔡奇代表北京市人民政府與河北省人民政府簽署了《關於共同推進河北雄安新區規劃建設戰略合作協議》。 「優勢資源」是指教育、醫療和創新資源,這些被是北京最核心的優勢資源。在北京,幼兒園和小學,以及高中都被分出「優勢資源」,想要讓適齡孩子享受到這些教育資源——比如到北海幼兒園、史家小學、北京四中等就讀,除了必須持有北京本地更加細分的「學區戶口」之外,還需要複雜的、外界難以想像的條件作為要求。官方稱,各類教育資源短缺造成了只能用嚴苛的「門檻」來限制人數。 在北京當地政府的解釋中,「優勢資源」極為短缺的原因是,北京人口太多,而各種資源均被認為是「有限的」。輿論稱,蔡奇此次為配合中國現任最高領導人的決策,而不惜向雄安新區拋出北京的「血本」。 未來雄安新區的「魅力」 相關閱讀 中國政府的新暗示 雄安戶籍或成特權 拉動雄安概念股全面上漲 雄安建投底氣何在 北大真的要遷往雄安?深圳經驗能否複製 「北京現在有的優勢資源,不久的將來雄安也都會有」——這樣的承諾顯然會吸引更多的人口到雄安去生活,這也正是中國現任領導人期待的理想中的結果。 政治觀察人士認為,中共正在用政策性的手段為雄安新區增添吸引力。 在沒有雄安新區概念出現之前,雄安新區所覆蓋的區域不過是河北省保定市邊緣地帶一塊較為平緩的近似平原的地帶。 而在中國領導層的概念里,既然曾經的小漁村深圳能夠成為繼北京、上海、廣州之後的第四大城市,雄安新區沒有理由不成為下一個能夠平地而起的北方新城。 在中共設想、規劃的雄安新區里,新區的居民們和河北省的其他城市的居民「一定有本質的不同」——在戶籍(戶口)的含金量上或許會和北京一樣,甚至要超過北京。 2017年6月,陸媒《中國經濟周刊》刊文稱,未來雄安戶籍含金量將超北京。  多維新聞撰文《中國政府的新暗示 雄安戶籍或成特權》分析指,雄安新區的構想是超前的、並且有延續性的「千年大計」,而中國政府正在擬定的政策仍被舊思維所左右,無法掙脫「戶籍」對民眾的遷移限制,「新」字將大大折扣,很可能會形成另一個不公平的「特權區域」。 中國戶籍制度或稱「戶口」,20世紀50年代末期設立,當時,毛澤東領導的中國政府為了不讓飢餓的農民湧入城市,而設立戶籍制度。 最初的設想只是阻止飢餓的農民不會湧入城市或者形成蔓延全國的乞討者,但隨後發現公民教育、福利和住房機會都能夠以「有限資源」的形式通過戶口進行分配或者調控,這會讓政府「便利而有效地」管理民眾。 評論人士指,不管怎樣,和北京戶口含金量等同(甚至超過北京)的雄安戶籍,加上擁有和北京一模一樣的包含生老病死各種層面的「優勢資源」,那些被視為「北京非首都功能」相關從業人口已經沒有理由拒絕搬遷到雄安新區了——政策性的傾斜附加給雄安新區「不可阻擋」的魅力。 有計劃的、有時間表的遷出北京計劃將會被嚴格執行,這恰恰是中國「這個集權國家在過往時間裡,能夠集中力量辦大事」的重要緣由。 可以被移植的經驗? 無論如何,北京有目的地分散人口,紓解城市壓力的目標已定,且北京政府已經啟動了相應的政策性的支持行動,中共黨宣部門亦開動宣傳機器鼓勵北京的目標人口遷移到雄安……一切都在按部就班地進行著。 不過,海外輿論認為,雄安新區能否擔當起預想中的作用,還有待進一步觀察。 從中國政府試圖將雄安新區亦作為奇貨可居的「資源」看,用戶口和城市福利吸引北京人口「放棄北京戶口」落戶雄安,這只是新瓶裝舊酒——「以戶留人」的思維方式,戶口含金量的另一面是不公平和不公正,這並不符合現代社會的人性化的管理理念。  分析指,中國政府對雄安新區採取的各種政策性的傾斜,實際上是中國地區間人為形成的資源分配不平衡的另一個層面的表述。

贊助商鏈接

 2017年4月1日,中共宣布成立雄安新區,稱其是深圳經濟特區、上海浦東新區後又一個具有全國意義的新區,是千年大計、國家大事。圖為航拍雄安新區(圖源:VCG) 觀察人士則給出了更有建設性的觀點——中國政府是否可以藉助北京將非首都功能向雄安疏解的經驗移植並放大,儘可能地解決中國國內區域間的資源不平衡。 既然政府可以將北京的「優勢資源」移挪到雄安新區,為何不嘗試著先向河北省開放,進而漸次打破全國性的、城鄉間的資源壟斷格局。 海外輿論認為,中國政府試圖在雄安新區建立一個「中國北方新的經濟增長極」,不妨可以嘗試用更加開放的心態來處理人口的流動和遷徙。 事實上,在未來的中共十九大之後的中國,現有的「城鄉二元結構」將很快會重新成為中國的社會性議題,原因很簡單,民生相關領域「被社會資源化」,將影響人口的自然流動和經濟復甦,現在,雄安新區不可避免地將成為實驗樣本。屆時,新一屆的中國政府是否有足夠的智慧解決相關問題,亦考驗執政黨的執政能力。

贊助商鏈接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