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前,只有此日本人看清形勢,當著全國說:日本和中國開戰必敗

全球華人歷史文化聯盟     2017年08月19日     檢舉

日本這個國家,自古就尊中國為老師,因為在日本人眼裡,中國自古以來就是超級大國,不僅文明先進,而且戰鬥力也是槓槓的。

但日本之所以在近代開始看不上中國,是因為在甲午年間,崛起的日本打贏了衰落的中國一仗。自此,日本認為自己已經超越中國,不再把中國當崇拜對象。更甚的是,它還把中國當成了東亞病夫,覺得中國不堪一擊。

所以,在甲午戰爭後,日本開始了對中國的侵略行動,步步緊逼。像後來的戰爭狂人東條英機,甚至還提出了「大東亞共榮」的口號,儼然把日本當成了東亞救世主,實在是自不量力,可笑至極。

而在這時,日本出現了一個人,此人可謂是日本軍界的一朵奇葩。此人在一開始竭盡全力策動侵華行動,但在事成之後卻一反常態,堅決反對日本擴大侵華行動。也因此,他在二戰時期受到排擠,不再行動於日本軍界,最後居然還躲過了盟軍的審判。

這個人就是石原莞爾。

石原莞爾

石原莞爾的一生用「奇葩」來代表確實是不為過的。他年輕的時候,就以終年只洗一次澡在同學中聞名。但軍校的同學對他印象最深的,並不是不洗澡這件事,而是他經常和老師互懟,有時在辯論時甚至把他的講師懟得啞口無言。

當然,石原莞爾所懟老師的話,並不是胡言亂語。此人在讀書的時候遍讀各類軍事書籍,戰術、戰略瞭然於心。同時還通讀歷史,研究哲學,在思維上高人一等。因此,看過他懟自己老師的人,很多都說他是一個軍界的天才。但在虎爺看來,所謂「三分天註定,七分靠打拚」,石原此人之所以能出類拔萃,和他後來讀了不少書也是脫不了干係。

由於涉獵極廣,思維有深度,1911年的石原對整個時代趨勢的把握已經鞭辟入裡。當滿清政權被推翻後,石原的表現簡直不像一個當時的日本人。

當時的日本高層估計不少都在因中國的變化而苦惱,但唯獨石原一人當著眾人的面高呼:「中國萬歲!」因為在石原眼裡,中國和日本都是在西方民族的侵略影響下推翻了封建制度,在近代的進程中屬於同一命運體,而這一進步則是一次東亞國家文明的升華。

但時代畢竟歸於時代,石原不管在日本人中怎麼奇葩,都終歸是一個日本人。只要有了這個身份,那麼石原的心中就必然也有一個信念,那就是侵略中國。

因此,在1931年,石原經過精心策劃,轟炸瀋陽北大營,進軍東北。但令他沒有想到的是:奉系對東北被威脅完全不感冒,甚至直接將軍隊撤進關內。結果,石原的1萬日軍幾乎兵不血刃攻占擁有20萬重兵的東北,使得這件事成為了一個軍事史上的奇蹟。

但在侵占東北之後,石原卻停止了侵略行動。從這一刻開始,他主張「發展東北,逐步蠶食中國」,而不是全面發動侵華戰爭。特別是主張全面侵華的東條英機當上首相之後,石原莞爾對著東條大罵:「你上台,日本絕對離亡國不遠了!」

東條英機(左)

但由於石原一直和主戰派抬槓,他也很快就受到軍部排擠。心灰意冷的他辭職回鄉,往後幾年一直消失在人們的視野。

後來,在日本戰敗後,盟軍列出了一張長長的戰犯名單,但卻沒有石原的名字。不過也可能是他自感在滿洲(東北)事變中罪孽深重,在東京軍事法庭對他展開調查的時候,他對著眾人說:「滿洲國的中心人物就是我,但我這個石原卻不被當戰犯,這簡直不符合邏輯。」

審判日本戰犯

但想想確實可怕,在當時整個大環境下,在日本中也算是只有他一人認清了整個東亞局勢。如果日本當時真的按他的戰略思想走,結果會如何真的很難下定論。

幸運的是,當時站在日本軍界高層的,很多是愚蠢的狂妄之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