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男子竊日本軍刀行兇!不為人知的是此刀主人曾對中國犯下大罪

2017年08月19日     檢舉

作者:沙場秋點兵、青光劍

中國和日本原本是東亞一衣帶水的鄰居,但因為戰爭的原因,日本軍國主義給中國人民造成了刻骨銘心的仇恨,至今仍然冥頑不靈祭拜「靖國神灶」,拒不承認自己犯下的滔天罪惡。1931年七七事變後,全面抗戰爆發,日軍披著禽獸的外衣,對中華大地實行慘無人道的三光政策,給中國人民帶來了難以磨滅的傷痛。作為中華兒女必須銘刻這段屈辱歷史,更不應該使用日軍的「殺人刀」進行犯罪活動,用來傷害民族感情。但台灣一名男子恰恰做出了這樣的事情。

贊助商鏈接

據環球網8月18日報道,18日上午10點,台灣一名51歲呂姓無業男子從「軍史館」偷竊了一把日本武士刀,闖入「總統府」西大門,翻越矮圍牆後,攻擊當時正在執勤的周姓「憲兵」,利用此刀劃傷了這名「憲兵」的脖子。台灣警方抓獲呂姓男子後,該男子講話發抖,情緒尚未平復,但對被傷害的「憲兵」表示歉意。對於為何選擇這樣一把「沾有血腥的兇刀」犯案,是否涉及到政治立場,台灣中正一局表示將進一步釐清。

據悉,這把軍刀是在1945年冬天由時任國民黨第16軍22師輜重兵營長余鴻成接收的日軍第一旅團的10把軍刀之一。其中一把刀柄刻有「南京之役殺107人」的字樣,而呂姓男子正是使用刻有這9個字的軍刀行兇作案。根據武士刀被竊「軍史館」資料說明「此陳展日軍軍刀,即為日軍屠殺我同胞之鐵證」,抗戰勝利後該刀由魏炳文將軍所得。曾在「軍史館」服役的士兵聲稱,此刀雖有些老舊,但時常有過保養,割傷人相當靈異。

贊助商鏈接

眾所周知,日軍在侵華戰爭期間以巨大的規模和殘忍的手段,讓世界為之震驚。尤其是1937-1938年的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以殺人比賽取樂的各種令人髮指的手段,簡直罄竹難書。據日本作家森山康平揭露:「在南京,屠殺只是為了取樂,所以很多士兵發明了各種各樣殘酷手段。」這其中以「百人斬」殺人比賽最為殘忍。

1937年11月30日至12月11日,侵華日軍第16師團步兵19旅團第9連隊第3大隊野田毅,向井敏明兩個少尉軍官,在由上海進攻南京的途中,突發奇想提出「砍殺百人大競賽」,以誰殺滿100人為勝利。這兩名嗜殺成性的禽獸當時都很年輕,向井敏明26歲,日本山口縣人,時任炮兵隊長,野田毅25歲,日本鹿兒島人,是富山大隊的一名副官。

贊助商鏈接

殺人比賽過程大致是這樣:在無錫橫林鎮到常州車站之間,向井敏明殺了56人,野田毅殺了25人。12月2日,這兩人隨隊攻擊南京城外68公里的丹陽縣城,一路上二人不問緣由逢人便殺,此次共殺害70名中國人。其中向井敏明殺死30人,野田毅殺死40人。12月10日中午,兩人隨第16師團攻擊南京紫金山,當他們再次碰面時,「殺人記錄」為106:105,向井敏明比野田毅多殺了一個人。因為分不清到底是誰第一個殺滿100人,二人爭執不下以勝負難分為由,於是又重新開始以殺滿150人為競賽目標。

此事經當時的《東京日日新聞》連續報道後,《大阪日日新聞》,《大阪朝日新聞》等許多報紙紛紛刊發百人斬的消息。當時以「百人斬,大接戰,勇壯向井,野田兩少尉」「百人斬超記錄,向井106-野田105,兩少尉延長戰」等標題刊發了這次駭人聽聞的殺人比賽。這些報道不僅時間,地點,殺人過程和數字明確還配發了圖片。一時間,兩人成為家喻戶曉的「日本英雄」。

贊助商鏈接

嗜殺成性的向井敏明曾對《東京日日新聞》記者侃侃而談:「不知不覺中,我和野田就殺滿了100人,好高興啊!我的關孫六(日本軍刀名)」在劈一個傢伙的時候,將他的身體和鋼盔砍成了兩片,導致刀刃打卷,等戰爭結束後,我就把此刀贈送給貴社」。另一個殺人屠夫,野田毅在向自己家鄉鹿兒島小學六年級的學生報告中說到:「實際上,在白刃戰中,我只不過殺了四五個人而已,當我們占領了戰壕後,就對戰敗的中國士兵呼叫,你,來!來!」,他們就一個個走出來,我讓他們排好隊,然後一刀一個砍下去---差不多都是這樣乾的,我們沒有因為『勇武』出名,卻以『刀劈百人』而成名」。

贊助商鏈接

從野田的話中可以看出,他們和盤托出了屠殺已放下武器的戰俘暴行事實,卻不以為恥反以為榮,而屠殺平民的事情卻沒有說出來,會違背他們所謂的「勇武」形象。而百人斬慘劇只是侵華日軍有計劃有預謀的屠殺中國人民暴行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這種殺戮方式和暴虐程度嚴重違反了人道主義。

抗戰勝利後,兩人被引渡到中國接受審判。雖然兩人都是低級軍官,但因兩人犯罪事實,簡直十惡不赦蠻橫殘暴,超出了人類的認知範圍,就此將審判規格提高為最高級。從1947年11月6日起12月18日期間,向井敏明拒不承認犯罪事實,詭辯稱都是新聞報道有意歪曲事實,為傳揚日本軍隊而作的宣傳。審判法庭列舉出大量證據,證人,在公審庭上,二人還一再反駁狡辯企圖拖延時間,都被法庭強烈駁回。最後法庭以構成戰爭罪,違反人道罪,可謂窮凶極惡蠻恨無比,是為人類蟊賊,文明公敵,不殺何以整肅綱紀維護正義,不殺何以平息民憤等判詞。最終判處兩人死刑。

贊助商鏈接

被判刑後,二人在獄中惶惶不可終日煎熬了40天後,於1948年1月28日在南京雨花台被執行槍決。有專家評論道,百人殺人競賽,其實質上不在於一把刀或者幾把刀的問題,殺死100多位中國人,以此來取樂,充分暴露了侵略者的醜惡嘴臉,理所當然的要受到正義的譴責。

另據爆料,此名行兇者現年51歲的田軍億,是一名大陸老兵後裔,現為無業遊民。據他此次行兇前自己所留的遺書中稱:田軍億此次行兇的目的,是想效法中國與美軍機對撞身亡的烈士王偉,並祝「中華民族繁榮昌盛」、「早日完成中國統一」。如此一來,整個事件看起來就更顯得十分詭異!

贊助商鏈接

若按常理,一個50多歲的無業遊民,即便是一時性起、激憤殺人,也大可不必先去偷一把刀刃沾滿中國人鮮血的「百人斬」戰刀作為兇器這般麻煩。隨隨便便拿起一把菜刀,豈不更是攜帶方便?田軍億如此捨近求遠、多此一舉,豈不更令人疑竇叢生、更添詭異?更何況,他還是以自己大陸老兵後裔的身份提前寫下如此「深明大義、浩然正氣」的遺書?由此可見:這位台灣大陸老兵的後人,盼「兩岸統一」,都到了一個如何「迫不及待、志在必得」的急切程度?因此,也不由讓筆者聯想起某扁時期那次頗為詭異的「槍擊事件」。也正是那次突如其來的「詭異槍擊」,反倒成就了某扁的總統寶座。

如果說田軍億神智正常,必然不會以這種「以身試法、借刀殺人」的犯罪方式去以身犯險。任何一位大腦正常的人盼望民族強大、渴望祖國統一,都不可能用這種故意殺人的極端方式去表達出來。可如果說田軍億慣常就神志不清,或許才最有可能用這種故意殺人的極端方式,激情殺人、以泄私憤!因此,此次事件中田軍億的精神是否正常,也是此事件詭異之處!

贊助商鏈接

綜合以上分析,此次田軍億故意殺人事件中所暴露出來的種種詭異,反倒反襯出此次事件的極不正常。田軍億或蓄謀已久、或早有準備,或神志不清、或神智正常。其最終謎團,都有待一一解開。其最終真相,也必會大白於天下也!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