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小茹素,115歲的許哲被新加坡政府譽為『國寶』,傳奇的她用愛溫暖了無數人

2017年10月02日     20532     檢舉

一個活過百歲還笑得像孩子一樣天真的人......

一個一百多歲,還親手照顧幾十個七八十歲老人的人......

一個二十多歲才開始讀書卻終身沒有停止學習的人......

一個能穿垃圾筒裡的衣服卻被總統視為最上貴賓的人......

一個衣食簡單卻為了留更多時間學習幫人的人......

許哲(1897.7.7-2011.12.7)

許哲居士,1897年出生於中國汕頭,27歲上小學,47歲學護理,67歲獨力創辦養老病院,69歲學瑜珈,90歲學佛,100歲用功學中文,101歲皈依佛門,被新加坡政府譽為「國寶」。許哲的生命經歷是很特別的,她的各種學習都比別人晚了一步,但她卻付出比別人更多對生命的熱愛和真誠,可以說她是全世界終生學習的最佳代言人。

許哲居士一生生活在凈土,李木源居士問她:你對於一切人好人、壞人怎麼看法?她那個方法很值得我們學習:她看到好的,記在心裡面向他學習;看到壞的,她說:我就像看到馬路上走來走去的人一樣,沒有放在心上。

你們在馬路上看看來來去去的人,有沒有把他記在心上?沒有放在心上,過眼雲煙,不落印象。她看到壞人壞事心裡頭不落印象,只落善的,只落好的,所以她一生生活在幸福美滿之中,完全是善好的,決定沒有醜惡。

許哲心清凈則世界清凈,我們看這個世界不清凈,她看世界清凈;我們生活在穢土,她生活在凈土。諸位細細去觀察、去體會,好好的學習。

許哲居士充滿大愛的一生。她認為:助人不應分種族、國家和宗教,大家應視人如己、視天下如一家;視每一個人都是我的兄弟姐妹,人類就像一個大家庭,我只是盡自己的力量去照顧需要我照顧的人。

許哲居士106歲時,不但不需人照顧,自己還在照顧二十多位比她小二三十歲的孤苦無依的老人們。每個月定期分派糧食給他們,也為他們繳交房租、水電費。當她到各處分發紅包給受她照顧的老人時,她說他們給她最大的禮物,就是他們開心的笑容,他們的笑容使她年輕。她說:「我是最開心的人,他們每個人只有一份開心,我有二十份開心。」

|愛使生命年輕

她終其一生從事無薪的「人間義工」,願力使她以110歲高齡仍在服務、照顧著貧病老苦的人們,福報使她跨越了三個世紀,能保有年輕健康的心靈,隨時隨地喜樂自在,所以她說:「愛人,是我的責任。」許哲一生創辦了九所養老院,但她對窮苦病人的關懷之心,並不拘囿於養老病院內。

她的食衣住行非常儉樸,屋內的傢具一用五、六十年;鞋子穿到開口,還縫縫補補;衣服穿到破爛,捨不得丟,裁成小碎片縫成踏腳墊,送人、自用兩相宜。他的衣服多數從垃圾堆裡撿的。

110歲的許哲,英文名字是「德蕾莎(Teresa)」,梵文名字是「愛人(Prema)」新加坡人以擁有她為榮,視她為「國寶」;佛教徒認為她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她卻說:「我只是一個會掃地,喜歡做工的平凡女人。」

在許哲的眼裡,全宇宙都是一家人,全人類都是兄弟姊妹,因此,去愛自己的兄弟姊妹是極為自然的事。

社會不同角落有著貧苦病弱的人們,都是她關懷的對象,她一一走進他們的家庭,每個月送去金錢和食物,帶給他們溫暖和愛。她照顧人,不求回報,當人們感謝她時,她笑笑地說:「你們不要謝我,我只是個乞丐頭,去要東西來給你們大家。」

除了關懷老人,她也收容、照顧不少孤兒和受虐兒,供給這些孩子食宿、讀書。這些孩子長大了,有人知恩感恩,一生視她如母,恭敬尊重;也有人忘恩負義,在社會上有了名利和地位之後,便瞧不起她,即使路上相逢也視而不見。

對此,她依然笑笑:「照顧他們是我的責任,看到他們事業有成、生活幸福,我就很開心了,他們記不記得我,不重要。」在許哲的價值觀裡,身外之物重實用,美不美觀不重要。

她助人的義舉傳遍星國,當年,新加坡總統黃金輝特地邀請她喝下午茶。她赴約時,依然是一襲「糞掃衣」。義工們勸她:「Sister,總統要見你,這是很重要的場合,許多媒體會來拍照,你應該穿新的衣服比較禮貌。」

她回答:「禮不禮貌在我們的心,不在外表,不在穿著。我去見老人穿這樣,去見總統也是穿這樣。總統和老人一樣,沒有誰比較特別。他要見的是一個真實的我,不是經過包裝的我。」

因她「無我」,舉凡榮耀、獎章、獎盃、照片,和她有關的採訪報導,在她家中一樣也看不到。她說:「我照顧人都沒時間了,哪有時間照顧那些東西?」她清凈的小屋唯一留存的是書,至於照片,僅保留母親和大姐的各一張。

|悲慘的童年印記

一八九八年,許哲誕生在在廣東汕頭的一個荒僻小鎮。中國處於內憂外患之際,彌天蓋地的戰火似乎延燒不到這個山野荒僻的小村落,人們依然過著寧靜的農耕生活,日出而做,日落而息。許哲沒有快樂的童年,乖巧、懂事的許哲雖然每天忙著家務,依然不得父親的歡心,常常為了一點小事,就換來一頓責罵毒打。

悲慘的童年印記,即使在一百年後,許哲仍感到不堪回首。後來,她的父親跟隨另一個女人離開了家庭,母親帶著她和姐、弟、妹四人離開到馬來西亞檳城投靠親戚。

|27歲念小學

檳城附近有一個天主教姑娘堂(修女會)辦的小學,二十幾歲的她經過就不禁駐足,心生羨慕,「我一定要讀書識字,我不能一輩子給人家掃地。」當她鼓足勇氣走進去跟修女們說,她想讀書,可是沒有錢,但可以幫忙打掃洗衣服。仁慈的修女們同意了。就這樣,27歲開始第一階段的求學。

自此,許哲像一塊缺水的海綿大量吸取知識之洋,內心有著前所未有的充實與快樂。

|為擺脫傳統束縛,她選擇離開

傳統的保守社會裡,27歲未出嫁會飽受爭議,為了逃避那些令人不勝其擾的事,她離開檳城去到香港,做清潔工作,後來成功應聘成為手寫速記的秘書。因二次世界大戰爆發,日本攻打香港,許哲便隨老闆遷移至重慶。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