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戰爭威脅,韓國人的集體表情:¯\_(ツ)_/¯

2017年08月20日     檢舉

周二在首爾一個火車站,朝鮮威脅向關島附近發射飛彈的新聞令一些人駐足觀看

一個狂妄自大的朝鮮獨裁者威脅要向韓國及其盟友美國發射核飛彈。在華盛頓,世界最強大國家的領導者威脅要以「前所未見的炮火與怒火」痛擊朝鮮。關於朝鮮半島開戰的頭條充斥報端。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韓國人對此有何反應?

紐約時報駐韓記者崔相焄六月在首爾參加一場新聞發布會

聳聳肩。

我生在韓國,職業生涯大部分時間在為美國新聞媒體報道該地區動態——從2005年開始在《紐約時報》至今。然而,每當我要報道有關朝鮮核武項目的一場反覆再現的「危機」,我會覺得自己好像生活在兩個不同的現實里。

一方面,到處是急切緊迫的新聞標題:分析師和專家們對朝鮮的最新舉動詳加分析,提出對其武器能力的最新評估。(當然,還有特朗普總統的Twitter風暴。不過,如果說他擅用生動的語言博取媒體的關注,那麼朝鮮就是幾十年來一直深諳此道。)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另一方面,一旦我走出媒體和專家的圈子,我見到的是無處不在的平靜,甚至是淡漠。

事實上,多數韓國人對此是泰然處之的。周五晚的首爾和以往一樣歌舞昇平,這座1000萬人口的城市處在朝鮮的火炮、火箭和飛彈射程以內,但首爾人絲毫不以為意。

相比討論可能爆發的戰爭,他們更喜歡抱怨近來的高溫天氣。我的韓國親戚從來不會打電話來問我關於朝鮮威脅的事。我的韓國記者朋友則真心期待這一輪朝鮮新聞讓他們有機會去關島出差。(那是一個很受韓國人歡迎的度假地點。)

在我的世界(新聞)和另一個世界(百姓生活)之間輾轉的我,因此十分矛盾,仿佛從一間陰暗的電影院出來,走進一片朗朗乾坤。

一定程度上,韓國人的這種滿不在乎的樣子可以歸因於一個簡單的事實:儘管在談論戰爭的可能性,沒有任何跡象表明美國或朝鮮在做開戰準備。

什麼樣的跡象才算呢?朝鮮軍隊和武器向邊境大規模調動;有美國戰艦抵達;20萬美國平民以及更多的中國旅居者撤離韓國;美國國防戒備狀態(Defcon)升級。這些都未見報道,韓國的股市也波瀾不驚。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這種集體的聳肩姿態背後,是韓國人在堅決地維護現狀:也就是韓戰停火協議簽署後這六十多年的和平時期。無論他們多麼痛恨平壤政權,韓國人還是認為朝鮮人是同胞,希望避免又一場相互殘殺的戰爭。

然而,每天早上醒來,還躺在床上的我第一件事就是翻閱朝鮮新聞機構,看看是否又有重量級消息發布——比如朝鮮威脅要向關島周圍發射彈道飛彈,令其被「火焰包圍」。可就在這些軍事威脅的言論和嚴峻事態面前,許多韓國人還是堅持認為,對付朝鮮的最佳方式是「保持冷靜,繼續前進」,與美國合作嚇阻與懲罰朝鮮——同時避免戰爭。

這種滿不在乎不只是做做樣子。在7月28日朝鮮發射一枚洲際彈道飛彈後,韓國總統文在寅(Moon Jae-in)去度假了。

「他在度假地忙著擺姿勢跟遊客合影,甚至懶得致電特朗普總統談論朝鮮的洲際飛彈試射,」保守派反對黨領袖鄭宇澤(Chung Woo-taik)本周說。(文在寅在8月7日度假歸來後與特朗普通了電話。)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但是文在寅的支持者認為,對朝鮮的舉動採取過激反應是在幫助金正恩,因為他的策略就是要顯得危險而魯莽,這是他爭取贏得對手妥協的一種手段。

這裡的很多人似乎也這樣認為——同時聳聳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