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被訴招生歧視亞裔,偏袒其他少數族裔

2017年08月20日     檢舉

Charles Krupa/Associated Press

位於麻薩諸塞州的哈佛大學校園。 一項訴訟指控哈佛在錄取學生時歧視亞裔美國人。

贊助商鏈接

按照大多數標準,奧斯汀·賈(Austin Jia)的條件都很令人羨慕。他進入了美國頂尖大學之一杜克大學(Duke),馬上要升入大二,這為他的未來成功打下了基礎。

但是,憑藉他的GPA(成績平均績點)高分,幾乎完美的SAT(大學入學考試)成績,以及在各種課外活動中的表現——辯論隊成員、網球隊長和州級樂團團員——賈認為,他有很大的機會進入哈佛、普林斯頓、哥倫比亞和賓夕法尼亞大學。他在2015年的秋季申請過這些常春藤盟校,但是沒有被錄取。

賈說,特別令人不安的是,成績比他差的同班同學——但不是他這樣的亞裔美國人——卻被常春藤盟校錄取了。

「我的本能反應是,我對這整個體制非常失望,」19歲的賈說。

像賈這樣的學生,現在成為了一起訴訟的中心。訴訟書指控哈佛大學在錄取學生時歧視亞裔美國人,對他們的優秀成績施加懲罰,偏袒其他少數族裔。

贊助商鏈接

這個案子明顯是要打到最高法院,它把亞裔美國人擺在了平權行動辯論最新階段的重要位置。問題在於,是否存在這種現象——以打造多元化學生群體的名義,對亞裔美國人進行歧視。

司法部已經釋放出信號,將對「高校錄取工作中基於國際種族的歧視」展開調查,重點可能會放在哈佛大學。

哈佛這個案子的訴訟書稱,該校的錄取過程相當於一個不合法的配額制度,每年錄取非裔美國人、西語裔美國人、白人和亞裔美國人比例大致相當,儘管申請率和生源質量有變化。

「這違背了我們最基本的民權原則,這些原則就是,你的族裔不應該被用來傷害你,也不應該被用來幫助你,」起訴哈佛的「大學生公平錄取」(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組織總裁愛德華·布魯姆(Edward Blum)說。

「大學生公平錄取」是位於維吉尼亞州的一個偏保守的非營利組織,曾對北卡羅來納大學教堂山分校(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at Chapel Hill)和德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提起過類似的訴訟,聲稱白人學生因錄取政策而處於不利地位。

贊助商鏈接

哈佛發言人麥樂迪·傑克遜(Melodie Jackson)表示,該校的錄取政策是公平的;它將每個申請者「視為一個整體」,遵循了最高法院確定的標準;該校提倡「與不同背景、生活經歷和觀點的人合作的能力」。

該校網站上的數據顯示,哈佛大學2021屆學生中有14.6%的非洲裔美國人,22.2%的亞裔美國人,11.6%的西語裔美國人,以及2.5%的美洲土著居民或太平洋島民。

哈佛一案最初是在2014年提交的,布魯姆表示,波士頓聯邦法院允許該案原告到四所競爭激烈、擁有大量亞裔美國學生的高中提取數據。這四所高中分別是紐約斯泰弗森特高級中學(Stuyvesant High School)、加利福尼亞州矽谷庫比蒂諾的蒙特維斯塔高中(Monta Vista High School)、維吉尼亞州亞歷山大的托馬斯·傑斐遜科學技術高中(Thomas Jefferson High School for Science and Technology),以及波士頓拉丁學校(Boston Latin School)。

贊助商鏈接

提取資料的目的,是要看看資格差不多的學生是否因為種族而導致在錄取機會上的差異,看看刻板印象如何影響錄取過程。普林斯頓大學的一項研究發現,亞裔學生的SAT成績需要比白人高出140分,才會獲得同樣進入私立院校的機會,一些人稱其為「亞裔稅」。

訴訟書還指出,在2013年,哈佛的亞裔美國人占學生總數的18%,而其他常春藤盟校,如布朗、哥倫比亞、康奈爾、普林斯頓和耶魯,情況也非常相似,這個比例在14%至18%之間。

該組織說,在同一年份,亞裔美國人在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Los Angeles)的學生中占了34.8%,在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UC Berkeley)占了32.4%,在加利福尼亞理工學院(Californ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占了42.5%。該組織將該州大學系統中亞裔的高占比歸結為加利福尼亞在1996年的全民投票中禁止種族偏好的做法,不過該州的亞裔美國人本來也多。

贊助商鏈接

專家說,數據表明,如果禁止哈佛把族裔作為錄取的考量因素,該校亞裔美國學生的比例就會上升,而白人、黑人和西語裔學生的比例會下降。

哈佛認為,布魯姆的組織沒有起訴的資格,但法院今年7月以幾個亞裔美國人簽署的聲明為依據,駁回了這一動議。這幾個亞裔美國人是該組織的成員,申請哈佛都沒有被錄取。

一年前,最高法院判決支持德克薩斯州大學的錄取計劃,允許它將族裔視為錄取的多個因素之一。但是一些法律專家指出,大法官小塞繆爾·A·阿利托(Samuel A. Alito Jr.)在反對意見中表示,德克薩斯的錄取計劃是對亞裔美國人的歧視,專家們認為,平權行動的反對者未來會把這個意見當成主調。

一些亞裔學生認為,哈佛的做法豐富了他們的教育經歷。艾米麗·崔(Emily Choi)是哈佛大學歷史和文學專業的學生,今年秋天開始讀大三。她說,自從中學七年級參觀過哈佛以來,該校一直是她夢寐以求的學校。

贊助商鏈接

她畢業於紐約州韋斯特切斯特縣的阿茲利高中(Ardsley High School)。在校期間,她曾擔任報紙編輯、拉丁語俱樂部會長和學生會副主席,GPA4.0,ACT考試35分,滿分36分。

她說,在到學校聽說該案前,她並不了解對亞裔美國人受歧視的擔心,並且一直對自己在哈佛看到的多元化感到高興。

「我堅定地相信平權行動,」她說。「哈佛的多元化對我的學習很關鍵,我覺得如果沒有這麼多背景各異的人,我不會被迫用新的角度考慮事情。」

沒有參與起訴哈佛的賈於2016年畢業於新澤西州的密爾本高中(Millburn High School)。

他申請了14所學校,包括杜克、康奈爾、達特茅斯、布朗、哈佛、普林斯頓、哥倫比亞、羅格斯、紐約大學、喬治城和賓夕法尼亞大學。他的SAT成績2340,滿分2400,GPA4.42。他還修了11門大學預修課。

贊助商鏈接

除了打網球、參加辯論隊並在州管弦樂隊拉小提琴外,他還替一個亞裔美國學生組織進行倡導工作。

「我只知道我的學生信息和參加的所有課外活動,以及我取得的分數,足以讓我進入申請學校里的幾所,這是我的看法,」他說。

這段經歷促使他質疑錄取程序。「我覺得整個擇優概念——美國喜歡說這是自己一貫的做法——我覺得這個原則在我心中被否定了一點,」他說。

但他接著說,他會接受相關結果。「我不想把一切都歸咎於一個原因。」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