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說:因為這四點,我不得不佩服馬來西亞!

2017年10月04日     6913     檢舉

沒有手紙我才明白:為啥網上開玩笑說印度人不用手紙啦,原來熱帶地區,這樣做是為了更乾淨更衛生的清洗啊。為啥馬來西亞的大環境與小環境,就倆字:乾淨。

自由行馬來西亞,中國人蜂擁而至的景點,我偏偏躲開,愛去當地人生活的地方,「老外」很少光顧。比如,我做吉隆坡快鐵(北京稱為地鐵),一口氣坐車到線路的終點站,然後出站去拍照加暴走。

那天拉肚子後的痛苦,令我記憶特深。我要去世界知名景點雙子塔,乘坐的地鐵快到目的地,可能是飲食不規律,必須到衛生間解決,解決後的暢快啊。

此時發現,我褲兜里沒有手紙。哎?大筒手紙竟然用沒了?這可咋辦,我突然看到在馬桶右側有拖著水管的水龍頭。

其實,這些天入住賓館還是旅社,總能看到這麼個管子,離地30多厘米,和馬桶一樣高,水龍頭是輕輕按壓就出水,水量大,滋滋冒,和洗車時用的沖水槍一樣。

水管一到兩米長,很有彈性,質量高,我總以為是為打掃房間用的。能用力拖拽,能沖刷到每一個角落,十分佩服馬來西亞到處有這麼個管子。

(纖塵不染,大雅之堂)

沒有手紙我才明白:為啥網上開玩笑說印度人不用手紙啦,原來熱帶地區,這樣做是為了更乾淨更衛生的清洗啊。。

由此而聯想到為啥馬來西亞的大環境與小環境,就倆字:乾淨。即使外邊一看是個殘破的老建築,還有在排屋(類似我國的農村和城鎮的大眾建築)和餐館不遠處的公共廁所,長途汽車站,我在大馬呆了十天,沒有一次聞到過異味,都是擦洗得乾乾淨淨,連角落都乾淨。

馬來西亞和日本在衛生方面有一拼。有人說,馬來西亞是信仰伊斯蘭教的國家,日本的神道教要求人衣著與身體沒有異味,進入寺廟必須自律與清潔,因此形成了人人愛洗澡,處處需打掃的現象,能不幹凈嘛。

馬來西亞是車輪上的國家,大馬路邊很少看到行人,我是暴走一組經常「違法」穿越馬路,站在車流中拍攝,還因為不適應他們靠左行駛的規律,經常逆行衝著車輛走等等,但我從沒有聽到車輛對我鳴笛。

不僅如此,車輛併線,匝道匯入,車輛都是乖乖等待,沒有見到一次搶行。在中央車站不遠處的印度街,晚上經常看到堵車,卻聽不到一次鳴笛,車輛有足夠耐心等待。

安靜,是文明的一種標誌嗎?出於省錢窮游或體會當地人生活,我在印度人和馬來人開到的餐館吃自助餐,在小車站和工地周圍的餐館排隊領飯,均聽不到喧譁喊叫聲,即使整個餐館做滿了人,耳邊都沒有聒噪。

我觀察過,前台的收銀員(看年齡和說話的架勢,可能是老闆),催菜還是叫人,要麼用手勢與眼神,要麼是離開位置去招呼,絕不大聲傳喚。

在霹靂州的太平市,一處十分擁擠的大排檔,由多家飯館和小吃攤集中經營的室內大排檔,特別類似我們的一個利伯維爾場,當看到數百人在吃飯,聲音卻很低時,我倒覺得很可怕,特別不適應。

信任,是微笑常在的內涵。真與我是個「老外」無關,每次在旅館前台入住,服務員都是微笑著和我比劃,手寫英語與數字講價,沒有不耐煩,沒有不信任,體現在臉上。

在快鐵,在長途汽車站,在深夜的黑暗大街,我只要問路,沒有一個人滿目狐疑的看我,而是盡最大努力告訴我。絕不會出現,在北京兩會期間人人互相設防,會不會是壞分子的警惕感。

在凌晨的怡保市,隨時可能有鬼怪出現的老街,幾百米的大姐除了單行的汽車,就只有我一個走動,我心中打鼓。路邊有兩個三輪車在卸貨,大概是從外地拉來的榴槤。

我快速經過他們車後,一個小伙子停下受眾的活兒,指著我說話,他帶著微笑--------我聽不懂,更害怕,但又覺得立即跑,不說話,反而不對勁兒。只好停在一米遠的地方,琢磨他要表達什麼。

終於明白了,我雙肩背拉鏈沒拉上,他是要告訴我,我轉身,他把我拉上,兩個小伙子都笑了,我以向他們豎大拇指表示感謝。白天,這沒什麼,在深夜的大街上,他們還有活兒要干。

正是這種信任與微笑,我在雨中暴走時,後邊有車鳴笛,我嚇得不敢回頭,最後才理解,人家想開車送我到目的地。

在吉隆坡一處人跡罕至的立交橋下,一個滿臉鬍子的人,不斷用手做出打電話的樣子。我是走錯路,他是幹什麼?他的微笑讓我很快猜出是想借用電話,打電話十幾秒,就給了我,我大概猜出他是想告訴對方手機沒電了,可是他為何到這個地方來呢。

正在困惑時,他值了指橋下的塗鴉,原來是在這裡「創作」。當我明白後,要穿越雙向六車道的公路,他竟然在我左邊四五米的地方,和我一起走到公路中間的隔離帶。

車輛突然來得少了,有足夠時間跑到對面了,他卻不跑了,而是用手掌指示我快走。當我到了對面時,看到他回到了原位------我恍然大悟,他剛才是護送違法穿越公路。

不再公眾場合吃東西喝飲料,更不可能見到抽菸。雙子塔下的小公園,是當地人拉家帶口休閒的地方,一群年輕人,嬉笑打鬧著,一位中年婦女走到他們中間,指著一個人咕嚕咕嚕說了幾句,這小伙子尷尬的笑了,同伴們都取笑他。

原來他手中拿著半根煙,公園管理人員發現了,他趕忙掏出餐巾紙,掐滅菸頭,用紙包好,裝自己口袋。

在公共場合,我才發現,沒有人抽菸,也沒有人吃東西,就是喝水,特別是舉著飲料瓶邊走邊喝,從來沒有看到。

馬來西亞是熱帶國家,需要大量喝水,他們都是到能最大程度避開人群和目光的地方喝水。

全民性的自律,發於內心的文明,這就是馬來西亞。

快鐵上看到的排屋,馬來西亞已經沒有農村,城市樓群以外,大部分是這種房子,戶戶通汽車,家家能存放汽車

城鐵

快鐵車廂,自由開放,我和小孩子們一起看,不小心觸碰了他們的頭,父親首先向我表示道歉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