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巫統500萬賄賂 希盟輕年忠於馬來西亞之夢

2017年10月06日     2403     檢舉

民主行動黨國會領袖兼振林山國會議員林吉祥於2017年10月5日(星期四)在振林山所發布的媒體文告(2):

賽沙迪應該成為巫裔年輕人和馬來西亞年輕人忠於我們的馬來西亞夢想的榜樣,這個夢想就是國家可以為世界樹立一個由多元族群、語言和文化所組成的團結、成功、進步、富裕和多元化國家的楷模

土著團結黨青年團團長賽沙迪有關他婉拒牛津大學的學額和拒絕接受500萬令吉的賄賂來離開團結黨的說法,是否可信。

巫統宣傳主任丹斯里安努亞表示賽沙迪不值500萬令吉,還有他在政壇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我相信賽沙迪所說的是真實的。

我不相信巫統今天的大人物會認為安努亞值500萬令吉,否則安努亞現在就不會盡全力想籍著他的全國性巫統對話會來證明自己有用。

500萬令吉對普遍馬來西亞人來說並不是一筆小數目,但對於那些發現巫統是「生金蛋的鵝」的人來說只是小數目。

去年,有30名馬來西亞反貪污委員會在反貪會沙巴水務局貪污調查中,用了15個小時來點算不同貨幣的數千萬令吉現款,該調查最終充公了總值1億1450萬令吉的貴重物品。

但在二十年前,一名把巫統視為「生金蛋的鵝」的巫統首領拖著裝著總額高達300萬令吉的現款的行李箱週遊世界已經不是什麼不尋常的事——直到他們當中的一位在1997年在澳洲被抓獲。

我本人一直被巫統人員指控擁有巨大的財富,最新一輪的指控說我被敦馬哈迪醫生以10億令吉來賄賂,換來團結黨加入希望聯盟、馬哈迪成為希望聯盟總裁、我對90年代的國家銀行炒匯醜聞保持沉默,以及拿督斯里慕克里茲在來屆大選得以在國會安全區上陣——而7億5000萬令吉已經在海外支付給我了。

我也被指控在接下來五年把4000萬令吉投放在一家新聞媒體上。

除了巫統宣傳天才所習以為常的謊言、假新聞和假訊息,有一點重要的是,他們所談及的都是數千萬、數億甚至十億令吉這樣的數目——因為他們都是「生金蛋的鵝」的長期受益者!

所以,以500萬令吉來賄賂賽沙迪又算得了什麼。

這整起事故都有巫統/國陣謀略的痕跡。

賽沙迪應該成為巫裔年輕人和馬來西亞年輕人忠於我們的馬來西亞夢想的榜樣,這個夢想就是國家可以為世界樹立一個由多元族群、語言和文化所組成的團結、成功、進步、富裕和多元化國家的楷模。

事實上,賽沙迪有潛能在第十四屆大選過後成為國家史上最年輕的內閣部長。

在首相、他的內閣部長和高級公務員如政府首席秘書、首席大法官、國會議長、全國總警察長、財政部秘書長都不能分辨是非黑白的時候,賽沙迪的例子顯示出馬來西亞年輕世代仍然還有希望,他們沒有被賊狼當道之法所污染,喪失他們的道德準則。

巫統/國陣並沒有自己的賽沙迪——因為賽沙迪們只能在民主行動黨、人民公正黨、誠信黨和團結黨的希望聯盟里找到。

這就是為什麼布城的聯邦政府和巫統/國陣所執政的數個州政府的撤換已經拖延太久,所以新的道德力量務必要在這片土地上崛起來把布城和其他州首府的不道德的占有者趕出去。

林吉祥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