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母親病危時,4個女兒爭奪豪宅吵翻天,聽到遺囑眾人都呆了!不是捐出去,而是…

2017年10月07日     5779     檢舉

1

陳阿婆今年七十有五了,獨居,老伴三年前去世。育有四個女兒,最小的女兒都四十幾了。

有四個外孫,大外孫女去年結婚,今年曾孫子也出生了,讓人羨慕的四世同堂。

這麼多的子女,為什麼陳阿婆會獨居呢?不是女兒不孝順,而是阿婆自己不願意與女兒住在一起。

老伴去世前重病纏身,在床上癱了三年才熬到了生命的最後一秒。

家裡的四個女兒都精疲力盡,大女兒甚至直接搬來同住,24小時照顧他。

陳阿婆知道四個女兒都孝順,正是因為如此,她心疼自己的孩子,不願意拖累她們。所以無論她們怎麼勸,她都堅持自己住。

她不想成為女兒的負擔。

今年開春之後,陳阿婆就感覺自己的身體越來越弱。

她的胃口越來越差,她精神越來越不好,卻每天只能睡著兩三個小時,經常還夢見去世了的老伴和朋友。

她隱隱有種感覺,自己似乎再活不過一年了。

人到了這個年紀,其實生死早就看淡了。陳阿婆沒有什麼遺憾的,四個女兒都步入中年了,最小的一個外孫女也在讀大學了。

自己的存款有幾萬塊,是用來治病和辦理後事的,唯一能留給他們的便是現在住的這套房子。

這是上世紀九十年代初修的,那時候成都正在進行城市規劃改造。

陳阿婆和老伴本身就是成都市紡織廠的職工,一直住在紡織廠的家屬樓里。那還是一幢青磚房,廁所廚房都是公用的。

陳阿婆一家在這裡住了三十年,突然有一天街道來開會,說這裡要進行拆遷,大家都是原址還建。

依照政策,陳阿婆本來能分得四十平米的一居室,她咬咬牙,硬是補了十平米的差價,要來了五十平米的兩居室,就是她現在住的這套房。

光陰如梭,她在這裡也住了二十幾年了。

這房子雖然小,房齡也是二十幾年,沒有電梯,戶型結構也遠遠趕不上現在的商品房。

可是,它的位置卻極佳,位於錦江區人民北路三段,周邊配套成熟,醫院、超市、大型購物街、酒店應有盡有,極其繁華。

更重要的是,這還是一套學區房,從幼兒園到中學,全都是重點學校。可以說是黃金地段的最中心都不為過。

就是這樣一套五十平米的兩居室,按照今年的房價來算,恐怕也值一百二三十萬了。

這房子雖好,可是它是一個整體啊,它不能被一分為四啊。

這實在讓陳阿婆為了難,手心手背都是肉,不能虧待了誰。

以前老伴病重的時候,四個女兒出錢出力,從不推諉,不該讓她們受委屈。陳阿婆每天想的最多就是如何分配這套房子。

要說她真的有什麼私心,她還是有的。

她希望把這套房留給二女兒。二女兒嫁得不好,老公是個賭棍,年輕的時候把家底都輸光了,然後就跑了,那時候大外孫女也才剛讀小學。

二女兒在三女兒的幫助下支了個書攤艱難度日,辛苦了一輩子現在還住在那套不只三十平米的小房子裡,陰暗潮濕,她的風濕就是這麼來的。

陳阿婆想自己走了之後,二女兒就搬過來住,曾孫子還能在這裡讀書,這樣的安排最好不過了。

可是這樣子的話,其他三個會有意見吧。

大女兒為這個家最辛苦,小時候幫忙帶妹妹,工作後還每個月堅持寄錢回來。

三女兒工作找得好,是個小局長了,她對這個家裡經濟付出最多,老伴的醫藥費一大半是她墊的,對另外三個姐妹的幫襯也很多。

四女兒是老么兒,最受寵,家裡什麼好的都先想到她,老伴生前也最喜歡她,她嫁得最好,老公是工程師,又顧家。

四個姑娘都是親生的,陳阿婆願意虧了誰呀,只恨自己沒有多掙幾套房子。

2

今天是例行的四姐妹一起來看陳阿婆的日子,其實平時幾個女兒也會過來,只是不會像每月的1號這樣齊聚在一起。

這樣做的目的主要也是為了有什麼事大家在一起也好商量。

大女兒和二女兒早已退休,三女兒再過兩年也退休了,四女兒前幾年因為下崗乾脆就在家賦閑照顧自己的家庭。

四個女兒照例陪老母親看電視聊天,聊自己的孩子,聊最近的天氣。

每個人還會在今天給母親一點錢作為生活費,金額看個人心意,三女兒給得最多,每次都是一千塊,其他三個就兩三百的給。

其實陳阿婆有自己的退休金,她並不需要這筆錢,但是考慮到自己老了需要有點存款,所以就接受了,自己的退休金就乾脆全部存了起來。

大女兒問了句:「媽,今天中午想吃啥?我給您煮麵吧。下午我去殺只雞,給您燉鍋湯,平時可以用它下面或煮湯飯。」

陳阿婆說:「別忙了,中午外面吃,今天我請你們。老大你也別去燉啥湯了,我吃不下。」

四女兒說:「吃不下還不是要吃,您就是吃不得,身體才不好。我前天帶的酸奶喝沒?」

「喝了,喝了。冰箱裡還有,莫再買。過期了好浪費。」陳阿婆若有所思的看著四個女兒,她不曉得怎麼跟她們談這個事。

還是三女兒精明,看出了母親今天有心事,她試探的問著:「媽,是不是要有什麼事跟我們說啊?」

陳阿婆見話都遞過來了,「今天,我想跟你們談談這個房子。

「你們也知道老媽我沒啥錢,一輩子就是這套房,它又不可能分成四份。我這段時間一直在想這個問題。」

四個女兒怎麼也想不到陳阿婆會跟她們談這個。二女兒說:「您這麼早說這些幹什麼?」

四女兒也說:「一天想這麼多,難怪睡眠不好。」

陳阿婆一輩子潑辣慣了,見幾個女兒把話題扯遠了,立馬嗓門大了起來,「哎呀,聽我說完嘛。」

大家都安靜了,直直地看著陳阿婆,阿婆順了順氣,喝了水,慢慢地又說:「哪裡早嘛?你們就是迴避,我這個年齡說這個正常得很,有啥子嘛?

「我看隔壁那些為了爭房子兄弟姊妹上法院的,就是老的之前沒安排好。我是肯定不願意看到你們以後為了這個東西去那個官門的。」

陳阿婆捋了捋思路,「你們對我和老頭都好,都是盡到了責任的,我是很欣慰的。

「媽的,以前那些人就欺負我沒兒子,笑話我,我看他們哪個現在敢跟我比。我對你們是一樣的,手心手背都是肉。這點不要懷疑。

今天,我想說說我的想法,老二生活最艱難,你們都曉得,她現在風濕那麼重,就是因為她住在那個陰暗的房子裡。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