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人民非巫統 公務員應抵制國政

2017年10月07日     2044     檢舉

呼籲公共服務領導們抵制首相和巫統與國陣領導層的政治壓力,以拉攏公務員為巫統與國陣在第14屆全國大選助選

我呼籲公共服務領導們抵制首相和巫統與國陣領導層的政治壓力,以拉攏公務員為巫統與國陣在第14屆全國大選助選。

公共服務領域必須注意,它是非黨派的,所服務的是當前的政府,不論是巫統與國陣或希望聯盟的政府。它的任務是增進人民群眾的利益。

公務員應當對人民和國家忠誠,而不是任何政黨或聯盟,因為公務員的薪金是從向馬來西亞人民所徵收的稅款中支付的,而不是來自首相的口袋或任何一個政黨聯盟的金庫。

施加在高層公務員的政治壓力,以便拉攏公務員協助巫統與國陣進行第14屆全國大選的競選活動,已經造成一些高層公務員出洋相,成為公眾的笑柄或負面評價的對象。

政府首席秘書丹斯里阿里韓沙博士的驚人聲明是明證。昨天,他說聯邦直轄區部長東姑安南在布城一所學校的活動上,公開邀請教師加入巫統是沒有問題的。活動還演變成一場小型的巫統活動,學生們演唱巫統黨歌和揮舞巫統旗幟。

阿里會說教師可以加入民主行動黨和其他希望聯盟的成員黨嗎?如果不會,這第13任政府首席秘書能不能指出,公務員通令中的哪一部分指出教師可以加入巫統,卻不可以加入民主行動黨和希望聯盟的其他成員黨?

教師們可以期望得到澄清嗎?教育部長拿督斯里馬哈基爾卡立在3月曾說,支持在野黨和批評政府的教師應該離開這個專業。

過去兩周是高級公務員失禮的兩周,因為阿里韓沙不是唯一的受害者。

上個星期四,財政部秘書長丹斯里依爾旺重新提出懶散土著的迷思。他說馬來西亞人民沒有理由貧窮,因為有許多的機會讓他們致富。

依爾旺聲稱,那些窮人是咎由自取。

他說:「如果有人貧窮,我相信是他們導致自己很貧窮。只要有手有腳並且可以行走,他們就可以在馬來西亞存活。」

「有400萬移民居住在馬來西亞。以秋傑路為例,過去是我們(馬來西亞人民)在秋傑路做生意。如今有一半生意是印尼人在經營的。

「如果印尼人可以在馬來西亞致富,馬來西亞人民應該更成功。」

這不是重溫賽胡先阿拉達斯開創性的《懶散土著的迷思》的地方,除了要注意兩個事項:第一項是昨天調查記者納德斯瓦然提問:「還是阿里巴巴系統以不同的方式蓬勃發展?以前,如果是馬來人向華人出售或出租他們的執照,現在的趨勢卻是馬來商人將執照租賃給他們的印尼兄弟。」

第二項是賽胡先女兒瑪斯圖拉(Masturah Alatas)的評論。她於1月在《New Mandala》發表的文章《40年的馬來迷思》指出:「敘述中缺少的是,是不是懶惰或勤奮,決定了現任首相納吉拉薩,據稱能夠將超過10億美元引入其個人銀行帳戶。」

由於公務員被施以日益加劇的政治壓力以協助巫統與國政政客,以致於他們淪落至尷尬境地的第3名高級公務員,是新任總警長丹斯里弗茲。

9月21日,我質問新任總警長,當他基於恐襲威脅和安全理由,發出禁令禁止吉隆坡城中的啤酒節,並對此禁令發表聲明時,他是否承認這是他專業生涯的第一個污點。

然而,那天早些時候,武吉阿曼政治部反恐組主任拿督阿育漢說,他對啤酒節因為恐怖分子或安全問題而被取消之事毫不知情。

吉隆坡市政局禁止已經舉行數年的啤酒節的理由,則是「政治敏感」。

國內最高級警員的職務是,率領警隊打擊犯罪,確保馬來西亞公民、遊客和投資者的安全,而非玩弄國陣的那一套政治把戲,利用警察部隊的神聖職責為政府中政客的利益服務。

在國慶第60周年慶祝活動的前兩周,霹靂州總警長揭露,伊斯蘭國計劃在即將來臨的國慶日慶祝活動中在霹靂發動襲擊。

政府有沒有因為這樣的情報,而取消了霹靂州的所有國慶日慶祝活動?

當然沒有!儘管這些情報讓關鍵地區合理地有更多的警力增援和更大的警備。

如果馬來西亞警方尚且不能地處理一個在局部和容易保護的地區舉行的啤酒節所面臨的安全或恐怖威脅,馬來西亞人民有權質問警方如何面對重大或全面的恐怖威脅?

兩天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向500名公務員發言時,明目張膽地向公務員拉票。他強調,巫統與國陣聯盟和公共服務領域是密不可分的,並且警告公務員一旦希望聯盟執政,他們可能遭遇悽慘的未來。

納吉犯下雙重錯誤。巫統與國陣和公共服務是分開且不同的個體,而公共服務的未來不取決於,也必定不可以取決於巫統與國陣聯盟江河日下的命運。其次,那只是納吉單方面不負責任的製造恐慌,以便在馬來公務員之間挑起他們的恐懼,表示一旦希望聯盟在全國大選獲勝,就會把他們和他們下一代的未來「輸個精光」。

檳城和雪蘭莪的兩屆希望聯盟州政府,是對公務員的保證,即在希望聯盟的聯邦政府之下,希望聯盟會和巫統與國陣競爭。它將讓馬來西亞公務員看到,不論他們是什麼民族、宗教或來自哪個區域,相比於納吉的領導,他們將享有身為馬來西亞人的更好待遇。

這反映了納吉的政治不安,以至於他得向公務員提出異端的效忠觀點。

納吉說:「這是關於效忠合法領袖、領導機關和行政單位的課題,只要領導層當中沒有殘暴的成分。」

「當公共服務領域落實效忠的原則時,那麼相關的機構就會有紀律並且順暢運作。」

除了在一個民主國家引用效忠的原則是不恰當的,150萬公務員和3200萬馬來西亞人民有權利詢問,當納吉對洗刷和清除馬來西亞被稱為「全球盜賊統治國家」的污名,或他的領導被稱為「盜賊統治」和「大馬1號官員」毫無作為時,他所說的「合法性」是什麼呢?

兩天前納吉對5,000名公務員的發言,是首相和國陣政府在備戰第14屆全國大選期間,最不恰當的的拉票行為。

政府首席秘書阿里韓沙會不會確保希望聯盟的領袖也獲得同樣的機會,在備戰第14屆全國大選期間,向5000名公務員發言,讓他們知道可以對希望聯盟的聯邦政府有什麼期望?

林吉祥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