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達姆死亡後新的伊拉克,聽伊拉克人如何說

2017年08月20日     11793     檢舉

易卜拉欣·馬拉希,伊拉克人,加州州立大學聖馬科斯歷史系的副教授。

2006年12月30日星期六,世界對薩達姆執行絞刑的消息感到震驚。

當天早上6點30分,當我收到CNN在伊斯坦堡的土耳其分公司的電話時,我才知道了這個消息。接受採訪時被問道:「作為伊拉克人,薩達姆被執行絞刑,你感覺如何?

我知道有些伊拉克人會喜歡跳舞,而有些人會哭泣。我感覺如何?

「我沒有感覺」,我回答

我所想要的只有我祖國伊拉克的穩定和光明的未來,但我知道對薩達姆的執行絞刑不會使伊拉克穩定。

對於那些認為薩達姆使伊拉克封閉,因為薩達姆而失去家人的伊拉克人來說,薩達姆的死是美好的事。然而,即使那些鄙視薩達姆的人也承認他給伊拉克帶來了穩定,伊拉克今天所缺乏的東西。薩達姆從小就一直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我從大學的第一天開始學習他的規則,直到完成博士學位。我研究他的統治越多,越意識到薩達姆坐在一個系統的頂點,其中很多東西是他自己所不能左右的。

薩達姆的死亡與「新伊拉克」

2003年以後,伊拉克經常被美國新聞頻道吹捧為「新伊拉克」,表達了光明樂觀的未來。2006年即將結束時,新的伊拉克沒有了薩達姆。然而,在他去世十年多後,很難看出對「新伊拉克」到底在哪裡?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