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這個最大特點,被西方誤讀200年,如今美國智庫也來研究

2017年08月20日     7428     檢舉

「隨著研究的深入,我們感到這是無法完成的事情,誰也沒法用幾十年時間去吃透幾千年的文化成果。所以我向紐約大學的年輕人們說,不要試圖學習中國人,因為那不是能學來的內容。」話語源自美國智庫東方-西方中心(East-West Center)高級研究員紐倫斯博士。

在以西方為主導的近二百年里,「信仰」就是西方人信奉的那一套——信神,就是神的子民,不信神,就是異教徒。

於是,見神就拜的中國人被西方人稱為「沒有信仰的民族」。的確,什麼神都信,等於什麼神都不信。中國人不信神不假,但說中國人沒有信仰,實在是惡意的解讀。

19世紀初,英國來華傳教士詹姆士.邦曾驚惶地說:「神與人的關係應該是賞賜與感恩,但中國人對主的態度卻更像是做一筆交易,他們可以拿出一部分東西與上帝做交易,如果上帝不能讓他們滿意,他們會從上帝的面前拿走所有東西。這太不敬、太可怕了。」

這也許是對「中國人沒信仰」最早的論述吧。

最近的論述,是美國智庫東方-西方中心(East-West Center)的高級研究員紐倫斯,他在獲得美國政府資金用來專門研究「中國現象」之後說:「現在,中國人用實際行動讓我們看到,他們總能做到他們想做的事,他們的文化教導他們勇於和一切抗爭,中國人常說『人定勝天』,不依賴『神』的庇護,一切靠自己爭取,這是他們存續至今的智慧。有人說這代表他們沒有信仰,但這恰恰代表了他們的信仰,那就是『抗爭』,他們從來不認為世界上有克服不了的困難,如果有,那就去克服。這就是中國人的文化,他們連神都敢殺,他們相信自己通過努力可以超越神。」

由此大概可以看出,由於中國綜合實力的提升,西方人開始熱衷於研究中國,對中國人信仰的解讀,也在悄然轉變。

但追根究底,西方人用自己對「信仰」的理解來評價中國人的信仰,實在是不合適,他們的研究還停留在表面。

正如紐倫斯在紐約大學對「中國現象」作報告演講時所說:「隨著研究的深入,我們感到這是無法完成的事情,誰也沒法用幾十年時間去吃透幾千年的文化成果。所以我向紐約大學的年輕人們說,不要試圖學習中國人,因為那不是能學來的內容。」

()

他們沒有注意到中國人供奉的祖先牌位,也不理解一片祖墳比命還重要的「中國式價值觀」。在食不飽腹的年代,中國人寧願餓著肚子也要把最好的東西擺上供桌。自己被人罵可以忍氣吞聲,一旦言語涉及先人,中國人可以拿命相博,這一點也不誇張。

從清明上墳,到家族祭祖,中國的祖先信仰延續千年,每個子孫都能通過族譜找到自己的根

我們不信神,我們信的是為子孫生計奮勇開拓的祖先,是自強不息的堅韌;是為中華文明存續而燃燒生命的先賢,是人定勝天的信念!

中國的神具有人格化,更真實,因為他們都是通過與苦難抗爭而一步步變成神,西方的神生而為神,虛無縹緲,似乎不可抗拒,但也抵不住我們一句「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的怒吼。

黃帝陵

黃帝陵,一座共同的祖墳,凝聚十四億華夏兒女,試問除了中國還有哪個國家民族能夠做到?

所以我們心中的「神」就是祖先,這源於祖先崇拜。所以很多西方人說中國人「信鬼,不信神」,只是文化的界限讓他們難以理解,什麼叫「根」——根植於此,祖先就是信仰。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