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智囊警言:中國周邊正形成第三個世界級別「潰瘍面」

2017年08月20日     檢舉
Sponsored Links

  摘自王湘穗《三居其一——未來世界的中國定位》

  小仗不斷,是與大戰難打相聯繫的全球安全新趨勢。主要原因依然是當代經濟與政治的變化。在金融化時代,控制資本的流向與流速是金融資本主導國家的基本盈利方式。在這一背景下,只要能夠實現控制資本流動的衝突與戰亂,就成為撬動資本流的有效槓桿。因此,一場精心設計卻突然爆發的危機,一次短促的軍事打擊,甚至是一個製造出來的議題或消息,都可能造成混亂與恐慌,成為金融資本高拋低吸、大量流進流出的手段。隨著新技術的出現,戰爭新理念的發展,打開金融資本製造危機的工具箱,你會看到,裡面的工具變得日益豐富多樣。

  從最近的國際安全局勢和戰爭實踐分析, 驅動資本流動的最有效手段——低成本和高效率的方式——是通過組合運用「顏色革命」、經濟制裁和軍事壓力,多管齊下,迅速改變一個國家或地區的安全環境,導致資本的大量流出。近年來,所謂的「顏色革命」不斷在製造「安全潰瘍面」,通過秘密謀劃和施行的陰謀,用合法或不合法的方式把軍事壓力與非軍事的手段結合,在對手國家製造嚴重的社會動盪,利用資本厭惡風險的特性,在一些資本富集區製造戰亂或動盪,通過美元的避險效應吸納大批資本流入,以控制國際資本流動的方向與速度,不僅正成為金融資本盈利的一種新手法,也是戰爭的一種新形態。

Sponsored Links

  在全球經濟日趨金融化的形勢下,金融資本控制世界資源和製成品的定價權,控制著全球產業鏈和價值鏈,資本的定向流動成為其不斷增值的必經之路。為爭奪金融利潤,可能誘發嚴重的衝突。如果採用傳統的軍事手段,不僅會付出高昂的政治、經濟代價,也可能刺激資本外流避險,導致兩敗俱傷。因此,在關鍵時刻有意激化矛盾、觸發爭端、形成戰亂,製造創面——「潰瘍面戰爭」,可以有效地改變資本流向和速率。

  所謂的「潰瘍面戰爭」,就是是指某些國家和國際勢力為保持對特定地區的控制性影響,在關鍵時間和地點有意製造、並可反覆爆發的嚴重衝突和低烈度戰爭。與傳統的安全威脅相比,「潰瘍面戰爭」的特點主要在於,它追求的是控制性影響,甚至只是追求短期效果的功能性作用,而不是占領性的目標;它往往不是內生的安全問題,而是由外力刻意製造出來的衝突;它是雖不致命、卻很難受的創面,還可以根據需要而反覆發作。

Sponsored Links

  正因此,在影響資本流動的關鍵地區製造並保持「潰瘍面」已經成為虛擬經濟國家與實體經濟國家以及虛擬經濟國家之間進行利益博弈的新手法,成為在金融全球化時代驅動資本定向流動、爭奪貨幣霸權的暴力新形態。若把這種在關鍵時間點對特定地區,通過組合多種手段造成低烈度對抗和低程度損傷,以改變資本流向與速率的暴力形態上升到國家戰略層次,就成為了金融資本時代,利用安全威脅實現國家利益、達成國家戰略目標的「安全創面」戰略。

  從目前情況看,世界主要的「安全創面」集中在三個地區。歐盟與俄羅斯的銜接地帶——目前主要在烏克蘭地區,是世界的一個主要「潰瘍面」。歐元區是美元體系的主要競爭對手,因此在關鍵時刻,在可能影響歐洲經濟的關鍵地點,有意激化矛盾、觸發爭端、形成戰亂,可以有效地改變資本流向和速率,搞亂歐洲成為國際資本流向美國金融市場的必要條件。從全球戰略格局考慮,這一「安全創面」的存在可以有效阻止歐盟與俄羅斯發展起長期的合作關係,防止出現一個能夠保障自身安全、擁有巨大發展腹地的「大歐洲」。

Sponsored Links

  中東地區是全球另一個「潰瘍面」。中東不僅是世界石油主要產區,也是石油美元的主要提供地,是美式全球化體系的基本支撐點。近年來,中東產油國都在不同程度上表現出以歐元或其他主權貨幣結算的意向和行動,按照此趨勢發展下去,將對美國的全球霸權體系造成難以忍受的重大衝擊。目前,美元在世界貿易結算和儲備貨幣中仍然占有60%以上的份額,這在很大程度上與石油等大宗商品貿易與美元掛鉤有很大關係。如果出現石油等貿易與美元脫鉤的情況,美元在世界貿易結算和儲備貨幣的份額就可能下降至30%左右。因此,製造「安全創面」,形成和維持中東國家對美國軍事力量的依賴,可防止美元體系出現崩塌的危險。

Sponsored Links

  在中國周邊,正在形成第三個世界級別的「潰瘍面」。2010年1月1日,中國-東協自由貿易區正式啟動。中國與東協及日韓進行經濟合作,形成自貿區,特別是通過貨幣互換等方式推進貨幣一體化進程,這威脅到美元體系在亞太區域的壟斷地位。因此,美國採取了「重返亞太」的「再平衡」戰略。隨之,延坪島、天安艦、釣魚島事件和南海主權爭端相繼出現,朝核問題不斷反覆。這實質上是美國在利用軍事力量的優勢,通過製造安全議題在中國與東協國家及東北亞國家間打入楔子、製造矛盾,形成可控的緊張的局面,以保持美國在東亞及中國周邊地區的影響力。這一做法是斯皮克曼「邊緣地帶戰略」的改進版,因為其中除了傳統地緣政治的考慮之外,還更多涉及幣緣政治的競爭。

  在國際資本的富集區和影響資本流動的關鍵地區,製造安全議題,形成「潰瘍面」,製造動亂和戰亂已經成為大國間利益博弈的新套路。從設置議題、媒體炒作、形成危機、發動「顏色革命」,到精準使用軍事力量,其目的往往不在於地緣政治目標,而在於左右國際資本的流向、控制其流量和波動。使用這一手法,比發動大規模戰爭,更符合金融資本盈利的需求。潰瘍面式戰亂在今天的出現,是當代金融資本政治的繼續,是與全球金融化相適應的戰爭現象。

Sponsored Links

  認識到這一新的戰爭趨勢,就能夠理解當代安全與戰爭的運行規律,就知道應該從何入手去破解當今的安全難題。

  作者簡介:王湘穗,退役空軍大校。現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教授,戰略問題研究中心主任;國家航空科學與技術實驗室航空發展戰略首席科學家。兼任中國政策科學研究會國家安全政策委員會副會長;中信改革發展研究基金會諮詢委員、副秘書長。主要著作:《幣緣論》;與喬良合作《超限戰》《軍官素質論》《割裂世紀的戰爭》等。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