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子彈倖存者去美國索取賠償,慘遭被罵回來,根本無言以對

全球華人歷史文化聯盟     2017年08月20日     檢舉

二戰最後一個抵抗者乃是日本,曾經美國為了快速結束這場戰爭,利用原子彈在日本轟炸,導致日本死亡幾十萬的軍民,這些人乃是戰爭的受害者,曾經日本倖存者不管在那個時刻都念念不忘曾經的一切,想盡一切辦法討回一點利益,曾經的日本媒體帶領幾名倖存者去美國,為了就是向美國索取一點微小的補償,但是美國政府這樣講訴,不管在什麼樣的情況都不會道歉的。

保羅蒂貝茨這樣跟日本倖存者講訴,我不會為曾經做過的任何事情道歉,如果是道歉那也是你們日本道歉,要不然根本就沒有任何可談的。

保羅蒂貝茨乃是當時的飛行員,他乃是唯一一個參加兩次轟炸的飛行員,曾經日本倖存者索取賠償乃是一男一女,保羅蒂貝茨這樣講訴,曾經我乃是飛機飛行員,我奉命將日本全部毀掉,但是我失敗我只殺死了幾十萬人,因為美國政府的目標是將整個日本一切摧毀掉。

戰場之上根本就沒有任何平民,只有勝負之分,如果當時是日軍轟炸美國,你們會選擇道歉,NO 你們不會的,你們看下曾經的南京大屠殺,你們道歉沒有NO,你們還是試圖將曾經的歷史改寫,面對這樣的你們,我們應該要以什麼樣的心態對待你們呢?

曾經的我們只是為了減少戰場之上殺戮,如果我們不結束這場戰爭,你們日本整個國家還未必存在,所有的盟軍一起進攻日本,你們整個國家會在一瞬間變成人家地獄,根本就是不復存在,斯維尼說,要怪就怪你們曾經日本太過囂張,根本就不肯向盟軍投降,唯有利用武力才肯向盟軍投降,你們日本人就是賤,明知不敵如此強大的盟軍,但是還選擇抵抗,說明什麼,他們根本就不將你們當人看,只是將你們當作侵略者工具而已。

對待魔鬼般的日本,唯有才有魔鬼般的殺人方式,原子彈是最好的解決方式,曾經的你們只是不知道死亡的痛苦,如今原子彈讓你們知道死亡的痛苦,為何日本不拿出誠意向世人道歉,為其曾經犯下的過錯懺悔,而是一味逃避責任,曾經我們根本就不會因為日本被轟炸感覺到任何傷心,唯有將你們消滅才是我們的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