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美國一舉措,澳洲開始充當反華急先鋒!

2017年08月20日     3247     檢舉

自2014年以來,無論是之前的歐巴馬政府還是現在的特朗普政府,澳大利亞就一直追隨著美國,在美國的重返亞太戰略當中充當遏制中國的急先鋒。尤其是最近,澳大利亞不但勾結美國翻起1951年的《澳新美安全條約》的舊黃曆,並且和原來的宗主國英國重啟冷戰時期的「五國聯防機制」,妄圖打造亞太版的小北約對中國實施全方位的遏制。然而,澳大利亞的這種近乎喪心病狂的舉措並不意味著該國真的仇視中國,而是因為正在面臨著一個極為艱難的選擇而顯露出來的一種狗急跳牆的表現。

  據《澳大利亞金融評論報》8月16日的報道稱,日前,美國研究中心的一份最新報告語出驚人稱「論對澳大利亞經濟作用之大,這個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能夠超越美國」。據該研究中心所提供的數據表明,截止目前,美國在澳大利亞的投資總額高達8600億美元,是目前澳大利亞最大貿易國的中國的10倍。

  就目前而言,在澳大利亞投資的國家除了美國,排前幾名的分別是日本、英國以及新加坡,單單美英兩家就占了整個澳大利亞外資的50%。值得注意的是,排在澳大利亞最大投資國前四名都是美國的盟友,其投資範圍涵蓋了澳大利亞包括礦業、金融業在內的幾乎所有主要行業,這些外來的資本可以說支撐著澳大利亞的整個經濟結構,一旦得罪美國,只要美國一聲令下,讓這些盟友一起撤資,澳大利亞就肯定垮掉了。因此,目前的澳大利亞只能隨著美國的指揮棒走那就是一種必然的結果。

  在2014年之前,澳大利亞和中國就曾經有過一段「蜜月期」,那時候的澳大利亞總理陸克文甚至時至今日還被稱為中國的「老朋友」,然而我們需要知道的是,當時根據洛伊國際政策研究所所提供的澳大利亞國內民調結果顯示,當時有超過76%的民眾認為澳大利亞的戰略應該傾向中國,而同一時期支持美國的只有16%。也就是說,當時的陸克文政府就是因為自身的政治和經濟利益才疏遠美國傾向中國的,一旦民調發生逆轉,澳大利亞政府必然也跟著轉向。

  事實證明確實如此,後來,當時的歐巴馬政府由於重返亞太的需要,為了拉攏澳大利亞打造圍堵中國的鎖鏈,加大對澳大利亞的投資,從而也帶動日本和新加坡等國加大對澳大利亞的投資力度,從那以後,中國在澳大利亞國內的支持率也就一路走低,截至目前,基本和美國持平,再加上澳大利亞政府認為目前的安全還需要美國的保護。因此,澳大利亞隨即全面倒向美國。說白了,澳大利亞本身就是在中美兩大國之間玩平衡術,而利益就是澳大利亞對中美兩國外交傾向的「晴雨表」。然而,澳大利亞同時也是在玩火,因為,支撐著澳大利亞健康的經濟結構的並不僅僅是美國的投資,還有來自中國的商品貿易。

  對此,澳大利亞知名學者詹姆斯·勞倫斯森日前在《澳大利亞金融評論報》發表題為《澳大利亞的經濟命運繫於中國,而非美國》的文章稱,儘管美國在澳大利亞的投資總量超過中國的10倍,但中國在過去的12個月來買進950億美元的澳大利亞商品,是美國同期進口澳大利亞商品的8倍。自2016年以來,中澳兩國的貿易和投資流量是1780億美元,而同期美澳的數據是負270億美元。相比於美國投資的可替代性,中國的商品需求則無可替代。因此,該文章最後得出的結論就是:中國經濟分量的不斷增長正在重塑亞太地區的戰略平衡,從澳大利亞國家利益來看,未來對中國的關係要遠比對美國的關係更加重要。

  就目前的情況來看,美國的投資和中國的需求就像是澳大利亞整體經濟結構的兩根支柱,無論抽掉哪一根,相對於澳大利亞來說都是災難性的結果。更為致命的是,當今中美兩國在亞太的戰略博弈中玩的就是零和遊戲,這就意味著澳大利亞想在中美兩國之間魚和熊掌兼得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事實上,儘管澳大利亞看似全面倒向美國,但其態度已經遠不如之前那樣囂張,這從另一個側面證明,澳大利亞在中美兩國之間正面臨越來越艱難的選擇。澳網友:澳洲拒絕連接中國公司建造的海底纜線

  Australia's top spy has warned the Solomon Islands that a planned 4000 kilometre-long internet cable connecting the tiny Pacific nation to Sydney could be torpedoed after it signed up controversial Chinese firm Huawei to lay the cable Fairfax Media understands.

  澳大利亞情報部門負責人向索羅門群島發出警告  由於該國和有爭議的中國企業華為公司簽約來鋪設一條用來連接這個太平洋小國和雪梨之間的長達4000公里的國際光纜  澳洲可能會終止這條光纜的鋪設. 費法斯傳媒報道.

  The future of the communications cable project is now uncertain because of Australia's fears about the involvement of Huawei the communications giant that was banned from working on the National Broadband Network on the advice of security agency ASIO.

  因為澳大利亞擔心華為這個通訊業巨頭的參與 此項目未來的前景因此變的不確定 .  之前在澳大利亞安全情報機構的建議下 華為已經被禁止參與澳大利亞國家寬頻網絡建設項目.

  Nick Warner the head of the foreign intelligence agency the Australian Secret Intelligence Service is understood to have warned Solomons Prime Minister Manasseh Sogavare of Australia's concern during a visit to capital Honiara last month to mark the end of the Australian military and police assistance mission to the country.

  澳大利亞對外的情報機構 澳大利亞秘密情報局負責人尼克.華納上個月在對索羅門群島首都霍尼亞拉訪問時. 已經對索羅門群島總理Manasseh Sogavare發出警告 這意味著澳大利亞對該國的軍事和警務援助任務的終結.

  Fairfax Media understands that while Australia strongly supports the cable project because of the economic benefits it would bring to the struggling island nation it has become concerned since the Solomons government abruptly abandoned previous plans to sign up a US-British firm to lay the cable and instead began pursuing an opaque deal with Huawei in mid-2016. The switch by Honiara also prompted the Asian Development Bank – which would have provided concessional financing – to withdraw support because of the lack of transparency it is understood.

  費法斯傳媒了解到. 因為這個項目能為這個太平洋上的島國帶來經濟效益 澳大利亞曾經是大力支持的,但是所羅門政府突然決定放棄原本計劃好的由美英聯合公司進行鋪設. 轉而在2016年中與華為公司進行不透明的交易 . 霍尼亞拉的這個轉變同時還導致了原本對項目提供優惠融資的亞洲開發銀行 因為該項目缺乏透明度而撤回了對項目的融資支持.

  Foreign Minister Julie Bishop said in a statement provided to Fairfax Media that the Australian government had been in discussions with the Solomons government about the project for "a number of months".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