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對華貿易調查,更要防止特朗普用這招

2017年08月20日     3121     檢舉

8月18日,白宮首席戰略師、總統高級顧問史蒂芬·班農離職。

同一天,美國正式宣布對中國啟動「301調查」。

外界並不把這看作是巧合。畢竟班農一直以對華立場強硬著稱,甚至宣揚「美國和中國正在進行一場『經濟戰爭』,且最終只會有一個獲勝者」。

再看看美國最近發生的事情:維吉尼亞州騷亂,造成3人死亡,多人受傷。然後猶如星星之火,一場以新納粹、白人至上主義為代表的極端主義團體和反對右翼納粹的左翼團體之間的衝突,很快席捲美國各地:噴漆、推到雕塑……對抗不斷在上升。

擁有「另類右翼」立場的班農自然成了眾矢之的。

那麼,特朗普辭去班農是「揮淚斬馬謖」還是「狡兔死走狗烹」?他對中國啟動的調查,是虛晃一槍還是要命中要害?觀察者網專訪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美國問題專家金燦榮,解局美國政治。

班農:特朗普身後的「決策者」

觀察者網:關於班農離職的消息傳了有一陣了,但一直懸而未決,直到這次是真的要離開白宮了,您認為導致班農辭職的直接原因是什麼?

金燦榮:直接原因還是維吉尼亞州的騷亂。之前有美國媒體報道,騷亂之後班農和特朗普接觸的最多,在幫助特朗普選擇立場方面,他應該起了一個很大的作用。但最後弄得特朗普左右為難,班農是要承擔一定責任的。

另外也不排除他最近在很多地方以調侃的口氣公開批評美國政府的外交政策,把白宮內部很多矛盾在公開媒體上暴露出來,站在特朗普的角度來看,自然很惱火。加上他和特朗普的女婿庫什納、國家經濟委員會主席科恩的關係一直不好,他在白宮內本來就有對手。

另外美國媒體很早就把他稱為「隱形總統」,這也害了他。因為特朗普是一個特別自我中心的人,把班農稱為隱形總統,意味著特朗普就是個傀儡,他當然會不滿。

當下的社會衝突加上他的個人行為、白宮裡有對手以及媒體的操控,班農離開是遲早的事情。

觀察者網:像您剛才說的,現在有幾種猜測,一種是認為班農功高蓋主,特朗普不想做影子總統,還有一種認為是班農的右翼思想給特朗普帶來了麻煩,他不得不請班農離開。您怎麼看特朗普和班農的關係?

金燦榮:班農在競選中為特朗普幫了很多忙,他的右翼網站布萊巴特新聞網影響很大,去年選舉時極右翼是特朗普的鐵票,這些票很大程度上是班農拉過來的,所以從競選的角度來講,班農是個功臣,特朗普也很感激他。

在理念上,特朗普本質上還是個右翼,只是沒有班農那麼極端而已,所以兩者有很多契合之處。

但是執政之後,他們一定會有立場衝突:特朗普作為總統必須平衡,不能像之前那麼率性,而班農只是個高級顧問,不需要承擔具體責任,不會感受到那麼強烈的壓力,所以在處理問題上,兩個人有衝突是必然的。

再加上班農右翼色彩突出,左翼的人天然就很恨他。有時候不好直接罵特朗普,只好罵他,他很容易成為矛盾的聚焦點。

這些因素合在一起,最後他們分手是早晚的事情。

維吉尼亞州的騷亂讓美國左右翼衝突上升,圖片來源:中新網

觀察者網:您剛才也提到了維吉尼亞州的騷亂,這和班農的離職有很大關係。您怎麼看這次席捲美國的左翼和右翼團體衝突?

金燦榮:這個衝突應該是很多矛盾積攢的產物。從大的社會背景來講,美國社會結構和人口比例在變化,特別是年輕人中白人比例更小一點,他們就很容易產生不安全感。之前白人人數占絕對多數,競爭力也很強,現在他們人數優勢沒有那麼明顯,在有些領域的競爭力也不強,比如在高科技領域,華裔、印度裔競爭力非常強,白人的信心不如以前,寬容度就會下降。

另外也和左翼有關,左翼一直在搞身份政治,有時候故意凸顯少數族裔、同性戀,他們的觀念、價值觀說久了白人也會反感,這次維吉尼亞州的騷亂就是一個表現。

這件事情也反映了美國政治的一些新動向,這是一次重大的社會撕裂行為,這個行為發生之後大家都希望想辦法彌合,但是好像特朗普的幾次講話,沒有起到彌合的作用,反倒火上澆油。很多人就把特朗普的表現不當歸因於班農,從減少矛盾的角度來講讓班農離開,也是特朗普當局擺脫困境的辦法。

觀察者網:特朗普和建制派的矛盾一直很激烈,班農的離職,是不是意味著特朗普一直以來試圖建立的私人核心圈將被打破,進而不得不與建制派聯合妥協?

金燦榮:班農離開對特朗普來講有好有壞。壞的是極右翼可能對特朗普挺失望的,這樣在明年的中期選舉和2020的總統大選中,他很有可能會失去這部分人的選票。

從有利的方面來講,班農離開後,白宮內部的極端派就會少一點,溫和派上升,也可能特朗普當局的立場會走向中間派,對社會矛盾的緩和會有點作用。

但是因為特朗普已經被定性為一個反建制派、偏右的人,所以這樣做可能有風險:他把右翼代表趕走了,右翼肯定不給他票了,但是左翼也有可能不買他的帳,這樣溫和派的票也拿不到。對特朗普來講,這也是一個挺艱難的決策,但他既然走了這一步,肯定是算計過的,他大概覺得往溫和路線靠一點,對他以後三年的執政會有好處。

但最後實踐情況怎麼樣,現在還很難下結論,有可能他往溫和派走了,矛盾還是激化,左派還是不信任他,又逼著他回到右翼這邊,那時候社會矛盾會更尖銳,這都有可能。

從行事方式上來講,特朗普還是會依賴小圈子,因為他不是老政客,老政客多年來扶持了很多人脈,他沒有,主流政治圈又不信任他,所以他依賴內圈是必然的,班農辭職也不會改變這一點。

圖中畫圈者都已離職

觀察者網:班農的離開雖然為白宮內部決策流程尤其是國安會的正常運作掃清了障礙,但眼下白宮內部權力遠未達到穩定。您認為未來特朗普要想實現權力穩固,還需要做哪些調整?

金燦榮:從社會基礎上講,白人右翼是支持特朗普的。從利益集團來講,華爾街也是支持他的,另外軍方對他也比較信任。

現在特朗普的對手除了反對黨,還包括黨內高層,比如麥凱恩。還有就是媒體、情報部門和他的關係也不好,這個挺要命的。

還有個不確定因素的是右翼和左翼,這件事情處理不好,會兩邊得罪人。現在他把班農趕走了,立場中間化,這個時候就看左翼能不能對他的變化給予鼓勵。如果左翼還是罵他,那他最後還有可能站到右翼中去。如果出現這種情況,那以後美國政治尖銳化只會更加嚴重。

觀察者網:和班農離職幾乎同時期還有件事情,就是特朗普正式決定開啟對華貿易調查。班農之前一直堅持對華經濟戰,他離職後,會對這項調查帶來什麼影響?

金燦榮:我覺得美國啟動301調查是必然,有沒有班農都會做,只是沒有班農,實施起來可能沒那麼嚴格。特朗普在競選的時候話說的太滿,說自己一上台就要宣布中國為匯率操縱國,要對中國商品徵稅,但是上台以後沒怎麼做,他的一部分支持者是有意見的,所以我覺得啟動301調查只是個早晚的問題。

這項調查要持續一年時間,一年以後還不知道是什麼情況,還有很多操作空間,現在的動作更多是象徵性的。金融市場現在很擔心未來美國會爆發財政危機,因為特朗普要減稅,但是支出又減不下去,其實是有問題的。中國經濟發展以後會回到市場和地方政府雙輪驅動,相比美國,我們經濟會好一些。加上中美之間有個「一年計劃」,中美會通過這個計劃相互協調妥協,把矛盾解決掉。我覺得一年以後不會有很大的動作,一年以後要根據當時情況來確定。從態勢上講,一年以後會好很多。

現在需要注意的是,因為特朗普現在面臨的國內執政相當困難,社會分裂、政策推不動,白宮內部也很亂,外界需要擔心他是不是會對外冒險。美國總統有個身份是美國三軍總司令,這個身份有很大的權力,國會也很難限制這個權力,所以要特別注意他在國內議程實在推不動的情況下,去外面建功立業。

觀察者網:那最有可能是朝鮮、南海?

 

金燦榮:這說不好,他的班子成員中有很多人對中東很感興趣,比如美國國家安全事務助理麥克馬斯頓,他的女婿庫什納是猶太人,對伊朗特別反感,而庫什納對特朗普的影響很大。甚至不排除他柿子撿軟的捏,比如委內瑞拉,對他完全沒有威脅,但因為他要建功立業,就很有可能下手。所以他的鄰國,還有中東、東亞,都要小心。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