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潤飆升背後的稀土之痛:中國出口量大增四倍,國外因環保不開採

2017年08月21日     3538     檢舉

稀土被稱為工業味精,新能源車、機器人、風力發電、軍工等行業都離不開稀土。中國稀土儲量不足全球四成,但產量占比卻超過80%。令人唏噓的是,中國產量占比如此之高,與國外因環保原因放棄開採稀土有關。

今年上半年,五礦稀土扭虧為盈;北方稀土凈利潤漲幅超過兩倍,廈門鎢業凈利潤更是暴漲五倍以上。稀土企業業績紛紛向好,主要得益於稀土價格的不斷上漲;截止今年7月底,主要稀土品種漲幅甚至超過50%。

稀土價格的不斷上漲,除與需求上漲有關外,更主要的原因來自稀土行業的去產能。目前,中國稀土100%合規產能集中在六大稀土集團;同時,國家不斷加大打擊稀土違法開採,稀土收儲也在頻繁進行。

然而,更值得關注的是,中國稀土儲量占全球比重僅為36%;但產量占比卻高達83%。稀土具有極為寬廣的應用領域,其廣泛應用於永磁材料、催化劑、高溫超導等各種高新技術領域。

國外基於戰略和環保原因不開採稀土,中國卻在大量出口。今年上半年,中國稀土的出口量是五年前的四倍以上。

利潤飆升到底是禍是福?

稀土企業業績向好:北方稀土利潤暴漲兩倍

五礦稀土近日發布業績公告,今年上半年,營業收入為2.76億;同比上漲232.38%,凈利潤為2641.9萬元,上年同期為虧損3609.8萬元。五礦稀土稱,業績上漲的主要原因是,上半年,稀土市場需求有所增加,稀土產品價格較前期低迷狀態有所改善。

五礦稀土主要從事稀土分離業務,其並無稀土礦山採礦權,所需原材料需向外採購。而生產稀土原料,並且是中國乃至全球最大的稀土產品供應商——北方稀土,其業績也很亮眼。北方稀土在業績預告中稱,今年上半年,凈利潤同比漲幅為230%—260%;上年同期,其凈利潤為3125.02萬。下圖為麵包財經根據財報繪製的北方稀土歷年上半年總營收與凈利潤:

廈門鎢業是中國六大稀土集團之一。今年上半年,廈門鎢業營收為61.8億,同比上漲76.62%;凈利潤年為4.53億,同比暴漲5.62倍。稀土企業業績向好,其股價也節節攀升。以北方稀土為例,7月至8月15日,其股價在短短一個多月的時間內,暴漲77.22%。

打黑、整合見效?稀土價格持續上漲

稀土企業業績向好,得益於稀土價格的不斷上漲。從2011年起,稀土主要產品的價格曾深度回調80%左右;但稀土產品價格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從底部回升。

據華泰證券研報,以氧化鐠釹、氧化鋱為代表的稀土品種價格從2016年10月開始上漲,到今年7月底,主要稀土品種漲幅接近甚至超過50%。東北證券研報也稱,今年以來,主要稀土價格漲幅在9%—35%之間,稀土價格自底部回彈。

以需求量最多的稀土永磁材料為例,據包頭稀土產品交易所數據,2017年8月11日,中國稀土價格綜合指數為1118.09,較年初上漲12.05%。下圖為麵包財經根據包頭稀土產品交易所數據繪製的中國稀土綜合價格指數走勢:

五礦稀土在財報中稱,在國家積極的產業政策推動下,稀土的開採、生產、流動等環節的管理政策不斷完善;此外,連續性的稀土秩序專項整治行動打擊了黑色稀土產業鏈,這些都是稀土價格上漲的重要原因。北方稀土也稱,國家持續深入整治稀土行業生產流通秩序,稀土市場需求溫和增長,使得稀土產品價格出現不同幅度上漲。

2011 年國務院發布《關於促進稀土行業持續健康發展的若干意見》,隨後,工信部提出6大稀土集團組建實施的方案。2015年工信部提出前6大稀土集團要整合全國所有稀土礦山和冶煉分離企業。2017年1月,隨著中國五礦完成整合驗收,標誌著六大稀土集團已控制了全國100%的稀土資源。2017年中國稀土(摺合稀土氧化物)開採總量被限定在10.5萬噸,已連續3年沒有上漲。

據百川資訊數據統計,江西、內蒙古、四川等地的開工率正不斷下降。其中四川稀土生產企業的開工率從5月的79%下滑到40%,對應產量也從4500噸下降到2300噸,近乎減半。華泰證券研報稱,按照稀土配額指標,稀土產量及庫存,目前稀土難以滿足收儲和剛需。這意味著,稀土產品價格在今年下半年仍可能持續上漲。

資源繼續流失:中國稀土出口量大漲四倍

但稀土整合真的很成功嗎?

國泰君安研報稱,在整合過程中,多數原先體系外的冶煉公司為了獲得配額,通常無償將一小部分股份轉讓給六大稀土集團,實現在六大集團內部的掛靠,名義上實現了整合,但實際上,六大集團對於這些企業仍沒有絕對的控制權,部分企業超配額生產現象嚴重。

稀土具有極為豐富的光、電、磁等特性,廣泛應用與永磁材料、儲氫材料、催化劑等各種高新技術領域,被譽為工業味精,但中國對稀土的利用卻以低端為主。以稀土永磁材料為例:釹鐵硼是第三代稀土永磁材料,據中國電子網數據,每輛純電動汽車對高性能釹鐵硼的需求量約為5公斤;中國是新能源汽車大國,對高性能釹鐵硼的需求量很高,但當下,中國的釹鐵硼產能則多為低端,2014年低端釹鐵硼占總產量的比重高達80%。

小企業掛靠整合與稀土開發技術的落後,使得中國大量開採的稀土被用來出口。據海關總署數據,今年上半年,中國稀土出口數量為26219噸,同比上漲12.94%,與五年前相比,稀土出口量大漲4.34倍。下圖為麵包財經根據海關總署數據繪製的中國稀土歷年上半年出口數量走勢:

稀土是有色金屬的子門類,共包含17個金屬類化學元素,分為輕稀土和中重稀土兩大類。2016年全球已探明稀土儲量 1.2 億噸,中國儲量為4400萬噸,占全球儲量的比重達36.67%。中國的輕稀土主要集中在內蒙古,中重稀土則集中在江西和兩廣地區。

中國稀土儲量占全球儲量的比重不足四成,但是,中國的稀土開採量卻高的令人吃驚。據USGS統計,2016年全球稀土產量為12.6萬噸;其中中國生產了10.5萬噸,占比高達83%。

研究顯示,稀土的開採需要付出巨大的環境代價,從開採到冶煉,每個環節都可能對環境造成污染。污染主要包括,植被破壞、水土流失,造成生態系統失衡;還可能會沉澱廢水氨氮,污染水源;含氯廢氣和酸霧氣體的排放則會污染空氣。興業證券研報直言,稀土開採冶煉中的污染是部分國家不開採本國稀土礦,發展稀土工業的一個重要原因。

儘管今年上半年業績飆升,但五礦稀土的凈利潤仍然只有不足3000萬元,北方稀土即便按照業績預告的上限計算,歸母凈利潤也不足1.2億元。按照這樣的利潤水平,干十年還比不上熱門城市的半塊地王。

以如此高的環境代價,消耗巨量戰略資源,獲取蠅頭小利。僅僅依靠產業整合,將產能集中於六大稀土集團就能解決問題?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