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英美在德國投降儀式上耍了蘇聯後,朱可夫是這樣報復回來的!

2017年08月21日     2190     檢舉

相比對抗戰史了解的朋友們,對這張畫可以說耳熟能詳了。這張就是日本投降儀式的簽字場景,左側為何應欽,右側為岡村寧次等日本侵略軍將官。

不過這張畫雖然霸氣,但是...很失真其真實情況是這樣的左邊的是中國代表何應欽,如果不告訴大家的話,估計很多人把該照片當成何梅協定簽字儀式了...

當然有老兵回憶,這張簽字桌比較寬,而何應欽性格溫潤如玉,素有「何婆婆」美譽,不好意思麻煩日本太君,不得不彎腰過去夠...其實,就在幾個月前的歐洲,德國納粹投降時,蘇聯人也面臨了類似情況,納粹德國的敗軍之將妄想挽回最後一丁點尊嚴,同床異夢的英美盟友,也想煞一煞風頭正勁的蘇聯紅軍的威風,因此在整個投降儀式上,給蘇聯人下了不少絆子。那麼,讓我們看一看看似粗獷野蠻,不拘小節的「戰鬥民族」,是如何「找場子」的。

5月6日,盟國與軸心國在法國蘭斯開始投降事宜的談判後,艾森豪立即找到當地的蘇軍聯絡官蘇斯洛夫少將,讓他作為蘇聯代表,參加次日舉行的簽字儀式;一個少將參加如此重大的儀式,傻子都看出來不合適,蘇斯洛夫只好向上級請示,但自己地位太低,無權與克里姆林宮直接聯繫,而層層上報尚待時間,為了不讓美英單獨與德媾和,蘇斯洛夫只能硬著頭皮出席5月7日在蘭斯舉行的簽字儀式。

(5月7日,約德爾在投降書上簽字,畫面最左邊一臉懵逼的蘇聯年輕將軍,就是蘇斯洛夫)

吃了盟友的「閃電戰」的虧,史達林自然不幹,一方面命令將可憐的蘇斯洛夫撤職審查,另一方面就在儀式當天,便正式向英美兩國發出了抗議「今天,在蘭斯,德國軍隊簽署了預備性的無條件投降書。然而,這場戰爭勝利的主要原因,不是由西方盟國,而是靠蘇聯人民的流血犧牲換來的。不在柏林,不在法西斯侵略的中心簽署投降書的做法,我是不同意的。我們已與各同盟國商定,把在蘭斯簽署投降書一事只當做投降儀式的預演。」

毛子一聲吼,地球抖三抖。艾克的小聰明被史達林一眼看穿,盟國不得不同意於8日出席第二次投降儀式,英國派出空軍上將泰德,美國派出斯巴茲將軍,法國代表是塔西尼將軍,均是沙場宿將,但是他們的光芒在主持儀式的蘇方代表面前黯然無光,這就是剛剛攻克柏林的紅軍戰神朱可夫,盟國代表均坐在一個長桌後面。

出席儀式的德國代表是凱特爾元帥,從長相看就是典型的德國容克,虎背熊腰,剃著軍人的寸頭,左眼戴單鏡片,在經過蘇聯衛兵許可,進入會場後,他禮節性的舉元帥權杖致意,但無人理他,便做到了盟國代表對面的椅子上。

(投降儀式現場的朱可夫,其右手邊是英國空軍上將泰德)

在經過簡單的問訊後(事實上也沒啥可問的,投降書副本之前已經傳給德國人了),馬上進入簽字環節,畢竟如此不尷不尬的場景,早點結束為好。

「建議德國代表團到桌子這兒來簽署無條件投降書。」朱可夫堅定地說。還沒等譯員譯完這句話,凱特爾似乎已經明白了,他的一隻手在桌子上比劃了幾下,好象是要求把投降書送到他的面前。可是,朱可夫繼續站在那裡,不客氣地打手勢,要德國代表團走過來。「讓他們到這兒來簽!」朱可夫大發戰神之怒,厲聲地說。

(德國陸軍元帥凱特爾在投降書籤字)

凱特爾等人無奈,只好一一來到桌子面前簽了字;在盟國方面簽字完成後,朱可夫方才宣布德國代表團可以離開會議廳。受盡羞辱的凱特爾元帥,立即站起來,啪地一個立正,用他的權杖致敬,然後轉過身,大步走出大廳,其他德國軍官也跟在他後面走了。同樣的場景,朱可夫用戰鬥民族的特有方式接受了德國人的投降,如今看起來,感慨萬千!支持本團隊製作的《戰爭特典》《鐵血文庫》系列實體圖文書!獨立專業 有種有料!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