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戰爭毛主席最看重這個地區,蔣介石犯一生中最大錯誤痛失此地

2017年08月21日     檢舉

 

1945年8月9日零時10分,蘇聯百萬紅軍越過中蘇、中蒙邊境,向日本關東軍發起猛攻。6天後,日本宣布投降。被日本占領十多年的東北馬上成為國共兩黨競相爭搶的香餑餑。北靠蘇聯,東連朝鮮,西接蒙古的地理位置,紮實的工業基礎,先進的城市與交通,富庶的農作物⋯⋯顯而易見,誰先占有東北,誰就有可能在那裡以至全國站穩腳跟。

贊助商鏈接

這一點,毛澤東比誰都清楚。早在1942年7月,毛澤東就曾致電劉少奇提出,「須估計日本從中國戰敗後撤退時,新四軍及黃河以南的部隊集中到華北去,甚或整個八路軍、新四軍須集中到東三省去,方能取得國共合作的條件(此點目前不須對任何人說)。」

中共七大時,東北問題被正式列為戰後全局工作的「重中之重」,就如毛澤東在會上所說:「從我們黨,從中國革命的最近將來的前途看,東北是特別重要。如果我們把現有的一切根據地都丟了,只要我們有了東北,那麼中國革命就有了鞏固的基礎。當然,其他根據地沒有丟,我們又有了東北,中國革命的基礎就更鞏固了。」

於是,從1945年8月10日開始,大批中共部隊、幹部紛紛湧向東北,與此同時,蔣介石也下令組建國民黨東北行營,準備按《中蘇友好同盟條約》從蘇軍手中接收東北的行政權。

贊助商鏈接

「獨占東北」計劃受挫,毛澤東病倒

1945年9月14日,中央政治局決定建立中共中央東北局,「全權代表中央指導東北一切黨的組織及黨員的活動。」陳雲、程子華、伍修權、林楓為東北局委員,彭真為書記。

隔天,彭真、陳雲一行隨前來延安的蘇聯軍用飛機飛赴東北,為了不致引起國民黨的察覺,劉少奇特意囑咐派往東北的幹部不要帶武器,一律穿便裝,打扮成勞工模樣。據統計,自1945年8月中旬到11月底,從各大解放區調入東北的部隊約 13 萬人,派到東北的幹部 2 萬餘人,中央委員、候補中央委員 21 人,政治局委員 4 人。

贊助商鏈接

當時中共的戰略是「獨占東北」,東北局抵達瀋陽後,立即武裝工農,展開接管和爭奪工作。1945年10月16日,毛澤東和黨中央電示彭真,已「會林彪急至瀋陽助你指揮作戰」。同月31日,為統一指揮東北軍隊,東北人民自治軍總部成立,林彪任總司令員,彭真、羅榮桓分任第一、第二政治委員。或許是蘇聯給予了太多有利卻又不付諸行動的暗示,東北局對局勢過於樂觀的估計導致山海關防線被國民黨軍隊攻破。

1945年11月19日,林彪率領東北人民自治軍總部趕到錦州附近指揮,鑒於軍隊兵力分散,參戰部隊缺乏訓練,戰鬥力弱,「特別是群眾沒有發動,土匪甚多,地理、敵情不易了解」,林彪建議「我軍應避免被敵各個擊破,應避免倉皇應戰,應準備放棄錦州以及以北二三百里,讓敵拉長分散後,再選弱點突擊」。7天後,錦州被國民黨軍隊占領。

贊助商鏈接

「獨占東北」計劃受挫,毛澤東病倒,蘇方出爾反爾企圖驅散東北局負責人,他們經常以「如果你們不走,我就用坦克來趕你們走」的話語恐嚇彭真和伍修權。種種跡象表明,相較於獨占東北,東北局更需要在東滿、北滿、西滿建立鞏固的軍事政治的根據地,「並加強熱河、冀東的工作,應在洮南、赤峰去建立後方,作長久打算」。劉少奇提出:「只要我能爭取廣大農村及許多中小城市,緊靠著人民,我們就能爭取勝利。」後來,劉少奇將這種戰略思想用八個字作了概括:「讓開大路,占領兩廂。」

遼瀋大戰時的林彪與羅榮桓、劉亞樓

贊助商鏈接

國民黨最不想看到的結果

四平保衛戰失敗後,國共兩黨在東北的軍事衝突暫時停了下來,林彪主力一路撤回哈爾濱。四平一役,林彪身體垮了,高燒不退,飯也少,覺也少,他不進哈爾濱,反倒住在哈爾濱東南100公里的五常。

根據中共中央1946年6月3日致電東北局及林彪「作長期打算,為在中小城市及廣大鄉村建立根據地而鬥爭」的指示,1946年7月上旬,東北局在哈爾濱召開擴大會議,通過由陳雲起草、毛澤東修改的《關於形勢與任務的決議》(簡稱「七七決議」),再次把創造根據地放在第一位。《決議》「決定抽1/3軍隊下鄉幫助群眾工作,一般幹部無論男女老少一律下鄉去做群眾工作」,「力求在半年之內把群眾發動起來」。

1.2萬名幹部下鄉,脫掉皮鞋,放下皮包,在東北實行土地改革、剿匪、建黨建政、動員參軍、推動生產等運動,東北民主聯軍終於有了自己溫暖的「家」,後方得到了有力保障。1947年,林彪指揮四保臨江和三下江南戰役,粉碎了國民黨軍隊「南攻北守,先南後北」的戰略計劃,一年後,遼瀋戰役爆發,東北全境解放。這大概是四平之戰後,沒有順勢追擊林彪主力、實施北上作戰任務,進而獨霸東北的國民黨軍隊最不願看到的結果。

贊助商鏈接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