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投降的戰艦上,麥克阿瑟是怎樣「羞辱」日本人的?

2017年08月21日     1549     檢舉

密蘇里戰艦上,簽字儀式結束後,麥克阿瑟宣布:讓我們祈求今後全球恢復和平,原上帝永遠保佑和平,儀式到此結束。

儀式結束了,戰爭也就真正的結束了,衣阿華級的密蘇里戰列艦,它見證了這個最光榮的時刻,正義擁有強大的力量,那些殘暴和無恥被無情的掃進了垃圾堆。

日本這個戰爭狂魔,變態殺手,被套上了緊緊的鎖鏈。

簽字儀式也是十分講究,作為盟軍最高司令的麥克阿瑟將軍不僅是一位勇敢,堅強,賦予冒險精神軍人,他還有很多讓人意想不到的花活、幽默。

最為人稱道的是麥克阿瑟用了五支鋼筆在投降書上籤了字,這也一度被傳為勝利的佳話。

除此之外,當時麥克阿瑟還有另外的讓人意想不到的安排。

當密蘇里戰艦停在日本港灣時,其上的兩面旗幟格外鮮明。一面是1941年12月7日,日本偷襲珍珠港時,這面旗幟正懸掛在美國的白宮之上。另一面旗幟上只有31顆星,這是當年佩里率領的戰艦」波瓦坦「號上面懸掛的旗幟。我們知道,當年中國的大門被列強打開的同時,美國人佩里率領4艘黑船來到了日本家門口,用艦炮轟爛了日本的家門,使日本簽署了屈辱的條約。

現在,將近一百年了,美國人再次把戰艦開到了日本的家門口,這一次,日本將再次簽署戰敗條約,接受正義的懲罰。歷史總是那麼相似,起於美國戰艦的日本,其瘋狂的時代也將結束於美國戰艦。

」密蘇里「戰艦是美軍名將綽號」蠻牛「的哈爾西的旗艦,這是麥克阿瑟忠實的夥伴;另外,密蘇里還是時任美國總統杜魯門的故鄉,麥克阿瑟這一舉動也讓杜魯門十分欣賞,馬屁拍得響不如拍的妙啊!

當然如果僅僅如此的話,那也就太小瞧了阿瑟將軍的小心思了。日本投降是在8月15日,但是簽字儀式則是在9月2日,這是日本傳統的「忌日」,所以這一天同樣成為日本法西斯的「忌日」,我們應當佩服麥克阿瑟的抖機靈。

可以說,麥克阿瑟將軍在這個特殊的日子安排這樣一連串的「表演」,不僅僅是體現了美國人幽默的天賦,更是麥克阿瑟將軍藉此表達自己的喜悅行動。的確如此,這樣的閃光點越多,對日本軍國主義者的警告和羞辱也就更重。

不過,代表日本軍部大本營簽字的梅津美治郎才是此次的主角。在戰爭中狂傲殘暴的日軍,這一刻低下了他們高傲的頭顱。他們被解下了佩刀,來到了鋪著綠布的桌子旁,桌上放著乾淨雪白的投降書。看到此景的日本戰犯們,一個個垂頭喪氣,像戰敗了的公雞一樣,軟的像一坨xiang。

簽字時,梅津美治郎一直是站著的,他彎下了腰,顫抖的手握緊著鋼筆,急促的寫下了自己的名字。日本是投降了,歷史將記住這一偉大的時刻,連同一起記住的是他的名字,在日本軍史上,這代表著恥辱的一幕,簽字的日本人是他梅津美治郎。

輪到麥克阿瑟的時候,他悠閒地玩起了自己5支筆的遊戲,安穩的坐著,寫的不急不慢,很是享受這難得的時光。值得一提的是徐永昌將軍也代表中國簽了字,中華民族終於站起來了。

對於這位日本的總參謀長為何站著簽字,向來說法不一。最大的可能就是日本人嚇破了膽,作為和陸軍大臣阿南惟幾共同堅持決戰到底的代表人物,梅津美治郎在盟軍發布《波茨坦公告》後,一直強硬的堅持戰至最後一人,直到美國在日本投下了原子彈。

廣島原子彈的落下,促使日本天蝗緊急召開御前會議,但是一顆原子彈和蘇聯出兵東北擊潰幾十萬日軍的景象還不足以斷絕日本掙扎的奢望,所以第二顆原子彈接著飛到了日本。在再次召開御前會議後,日本天皇下達了結束戰爭的命令,這時候日本才真正認識到即將到來的可怕情景。

聯想到原子彈的可怕,蘇軍在德國的報復性行為,此時的日本軍部惟有表現的畢恭畢敬方能讓美國人手下留情,畢竟蘇聯人可是不會輕易放下恩怨的,此時得到美國的庇護,就等於日本的新生和存續。

所以,麥克阿瑟能坐著,梅津美治郎卻萬萬不敢坐下。這真是對日本人最大的羞辱了吧,一個曾經的餓狼,現如今像軟綿綿的羔羊。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