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投降後,這個日本人還帶小分隊堅持侵略30年,日本國內狂贊

2017年08月21日     3703     檢舉

2014年1月16日,日本陸軍少尉小野田寬郎因肺炎去世。這只是一個小小的少尉,卻在日本國內引來一片哭聲。這是怎麼回事呢?

太平洋戰爭以前,學過間諜和游擊戰的小野田寬郎被派往菲律賓盧邦島,上司命令他負責收集情報並以游擊戰的形式騷擾盟軍,並強調:不能自殺,不能投降,直到我回來解除命令。

(小野田寬郎)

然而第二年,也就是1945年,美軍便在盧邦島登陸,並擊潰了日本在菲律賓的最後一支部隊。同時,美國空軍在廣島和長崎投放原子彈,並進行了持久的轟炸。蘇聯遠東軍也對中國東三省的日本關東軍發起了總攻。在中國軍隊的頑強抵抗及盟軍的不斷打壓下,日本天皇不得不宣布無條件投降。

日本投降的事,小野田寬郎通過菲律賓人撒進來的各種傳單、勸降書、家信和報紙等,都了解得到,但是「大東亞共榮」的軍國主義思想讓他一意孤行,認為日本只不過是暫時撤退,只要堅持戰鬥,最終會迎來日本的重新反攻。

就這樣,小野田寬郎帶著他的四人小分隊一直在島上戰鬥,其他3人先後被打死,而他仍然拒不投降,直到1974年,日本探險家鈴木紀夫找到他原來的上司,他的上司命令他繳械投降後,他才舉起軍刀走出叢林。

從日本宣布投降到小野田寬郎走出叢林向菲政府投降,歷時30年。這30年中,小野打死打傷130名菲軍、警察及當地平民。這樣一個罪惡滔天的恐怖分子,本來應該投進監獄,但因為日本國家層面的強力介入,軟弱的菲律賓竟同意放小野田寬郎回國。

(回國)

小野田寬郎回國後,日本舉國歡騰,日本媒體更是將他樹立成「堅韌不屈、忠誠、頑強」的民族英雄。圍繞他的宣傳更是鋪天蓋地,這個「民族英雄」,被日本各個「愛國」團體請去全國各地巡迴演講。小野田寬郎則一路高喊著「天皇陛下萬歲」,沿途迎來一大片掌聲和歡呼聲。

日本政府更是對小野田寬郎給予高度肯定。獎勵他100萬日元的慰問金。小野田寬郎將這筆慰問金捐給了靖國神社,同時他一直參加右翼退伍軍人的活動,並對和平時期的日本對戰爭的約束表示種種不滿。

當然了,日本國內愛好和平的人畢竟是主流,對於小野田寬郎,也有人表達過質疑。就曾經有媒體在採訪小野田寬郎的時候問他,如何看待被他打死的130名菲律賓人?這種做法是否犯罪?可是小野田寬郎頑固地說:「我沒有錯,戰爭年代,我是一個軍人,我不需要為這些人的死亡負責!」

(拒不認錯)

小野田寬郎在國內雖然受到英雄般的歡呼,但是這個從上個世紀四十年代穿越回七十年代的人,在生活上感到很不適應,戰後的日本高樓林立,新的電子產品充斥生活,這一切都讓他極度恐懼。幾經考慮,小野田寬郎最終離開經濟繁榮的日本,到巴西的森林中買了一個牧場,他在那裡養牛放馬。也許遠離科技的現代,重回森林,讓他可以繼續有一種可以停在1944年的感覺。

1996年,小野田寬郎重返菲律賓的盧邦島。他的到來引起了各種議論,有人譴責他是「罪犯般的刺客」。不過也有人寬恕他,一個曾經被他射傷過的叫Tria的農民,甚至大度地表示,陳年舊事,無須再提,並且還給了他一個擁抱。而小野田寬郎絲毫沒有懺悔之意,仍然堅持說:「我沒有責任,軍人必須服從命令!」

(最後的投降兵)

這就是受到軍國主義洗腦的所謂的日本「民族英雄」。這樣的人在日本國內廣有市場,正說明日本軍國主義思想冤魂不散,在合適的土壤下,這種好戰思想還會借屍還魂,給世界人民,給中國人民帶來災難,我們必須高度警惕!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