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天犧牲1.7萬戰士,80年前長江上狙擊日軍最慘烈一戰

2017年08月21日     4372     檢舉

1938年9月18日,松山口前沿陣地落入敵手。正在鄭作民部陷入困境之時,天公作美陰雨天氣到了,當時的日本空軍還不具備全天候作戰的能力,山路泥濘導致戰車、火炮等重型武器難以運輸,戰鬥力被大大削弱。日軍第6師團師團長稻葉四郎大為惱火。而且,此時鄭作民苦盼的援軍也來了,士氣大振的第9師和前來增援的部隊迅速包圍了深入松山的今村支隊。

鄭作民

稻葉四郎

幾天之後,陷入包圍圈的今村支隊幾乎彈盡糧絕。這個時候,只要江對岸的半壁山、富池口要塞還能守住,那麼鄭作民的部隊就能獲得喘息再戰的機會。

半壁山與田家鎮一同構成武漢最後一道防線,從這裡到江對岸僅600米的距離。600米是什麼概念呢?在當地人口中就是「過江十八槳」,只用18槳,船就可以過江了。當地還有一種說法:「田家鎮當江北,諸山峻峙,江南大山曰半壁,三面斗絕,山下富池口,江水繞山北向東,故行田家鎮為避湍」。所以,這裡是中國守軍阻擊敵人的最佳位置。可就在鄭作民親自在一線指揮戰鬥的時候,忽然從田家鎮要塞方向射來炮彈。為什麼要塞的炮會打向自己人呢?

波田支隊

原來,就在今村支隊攻打松山口的同時,日軍兵分兩路,波田支隊也從長江南岸進攻富池口要塞。但日軍在富池口受到頑強抵抗,10公里的進攻距離花了整整八天,平均每天僅僅只能向前推進1公里。富池口的將士們奮勇抵抗,仗打得很漂亮。但就在第九天守備富池口的18師師長李芳郴喬裝成農民逃跑了,富池口守軍群龍無首,24日上午9時,富池口要塞失陷了。

防守富池口的李芳郴的逃跑,固然是富池口失守的重要原因。但是再強悍的部隊也彌補不了中國國防防禦系統的先天不足。因為國力衰弱,中國的鋼鐵產量很低,連民用和製造輕重武器都無法滿足,更不要說是修築鋼筋混凝土的軍用要塞了。70多年過去後,我們還能見到當年的要塞遺蹟。

半壁山炮台

半壁山古炮台,始建於1854年,它是用糯米、黃沙、石灰三種原料夯實而成的,在武漢會戰的時候,中國守軍還是利用用它來抵禦外敵。

9月26日拂曉,日軍占領富池口後集中所有火力對江北田家鎮進行報復性轟炸。9月28日,日軍陸、海、空協同猛攻田家鎮及要塞核心區。激戰至下午,陽城山、玉屏山陣地相繼為日第6師團攻占。當晚,李延年下令放棄田家鎮要塞,中國守軍被迫撤退。

李延年

當晚,李延年下令放棄田家鎮要塞,中國守軍被迫撤退。鄭作民奉命留下一支隊伍守在馬口湖南岸掩護大部隊安全撤離,直到所有部隊撤出後第9師才全部撤出田家鎮。戰爭結束後,鄭作民的第9師傷亡2000餘人,旅長以下軍官130多人,此時的第9師基本上喪失了戰鬥力。在犧牲了1.7萬國軍士兵的生命後,田家鎮還是被敵軍攻占。田家鎮江防要塞失陷之後,這標誌著武漢的東大門,沿江進攻武漢的大門已經打開。順江而上,中國守軍再無險可守,武漢淪陷也只是時間問題。

田家鎮的硝煙還未散盡,江西德安的萬家嶺又一場惡戰即將來臨。在萬家嶺一戰中,「老虎仔」薛岳是如何將日軍整整一個師團消滅殆的呢?我們將為您講述萬家嶺大捷背後的故事,解密日本陸軍近代史上最為恥辱的一戰。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