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信號暗示 中南海或重啟金融大整頓

2017年08月21日     4149     檢舉

金融工作會議後,中共中央再釋金融監管新信號(圖源:新華社) 北京時間8月21日,中國官媒《人民日報》刊登了一篇題為「談整治金融亂象:拆除高槓桿 祛除病根」的專文,這是繼今年7月中旬中共中央召開「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後,中共高層再次就金融監管展開的表態。 有別於金融工作會議上反覆強調的抑制「金融風險」,此次《人民日報》刊載的文章主軸轉移至「整治金融亂象的病根」,文中更明確表出當前金融亂象的病根 ——高槓桿—— 將是中共中央新一輪的整治對象。 值得注意的是,在本月19日,中國央行副行長殷勇在出席「中國財富管理50人論壇」時表示,當前中國金融領域存在四大「制度性短板」,而下階段央行的工作重點除了緊抓化解潛在金融風險外,還要做好長期制度設計和風險防範的安排。殷勇的這番發言透露中國政府即將出重手整治成本居高不下的資金供給端。 

同業業務過熱導致資本「脫實入虛」(圖源:新華社) 1 不達目的不鬆手的「長期機制」 目前看來,中共中央正著手布局涉及面更廣的金融監管措施。從近期《人民日報》專文抨擊四大行將「工具當目的」的舉措來看,新一輪金融監管力度將不亞於今年初,而所指對象更將從體制外蔓延至體制內。而在過程中,可能還將涉及到難啃的「制度性硬骨頭」。 而在19日的講話中,殷勇便明確指出,所謂的「制度性短板」是指:「監管套利」、「金融體系關聯複雜」、「亂辦金融」和「剛性兌付」。對此,殷勇也提出,中國央行正積極構思「長期制度設計」藉以調節制度性缺失。 在殷勇發表這番四平八穩的談話後,各界隨即將焦點聚集在所謂的「長期制度設計」上。在去年底召開的中共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針對樓市的非理性上漲,中共高層做出了「建立房地產市場健康發展長效機制」的決議。 隨後,在中共中央積極主導下,中國政府開啟了一系列房地產市場冷卻措施。而這輪以樓市調控為目的的房地產長效機制力度也出乎市場意料之外。在兩會期間,中國央行行長周小川在接受媒體訪問時首先提出將調整早先過度寬鬆的貨幣政策;隨後,中國住建部針對土地供給失衡導致的住房用地價格上漲制定出住房用地有機供給機制。 隨著資本、土地兩項要素性商品供給機制發生制度性變化後,更令市場震驚的是中國政府隨即展開的一系列政策組合拳。 相較於傳統的「限購」、「限貸」措施,各地方政府紛紛就當地過熱的房地產市場展開「對症下藥」式的調節措施。從上海市出台的「一價清」到北京上周出台的「共有產權住房」,一系列的政策試點措施無非只有一個 ——通過政策工具強行扭轉市場對走勢的預期。 而在房地產市場長效機制的形成過程中,投資人也見識到了中國政府為抑制金融風險不惜以直接干預市場的手段來拆解金融風險「引信」。隨著以調節為目的的長期機制從房地產市場蔓延至金融市場,可以預見的是,中共中央將祭出許多重拳來整頓所謂的「制度性短板」。 

2 金融長期機制的內在邏輯 從殷勇的講話延續到《人民日報》的專文來看,中國政府正向市場釋放出調節金融亂象的明確信號,而文中提到「治金融亂象斬草還須除根」力度之強更是罕見。 目前看來,當前中國金融亂象的根源除了影子銀行帶來的潛在風險外,同業業務「變味」更是資金成本居高不下的主因。 所謂同業業務是指銀行流動性管理工具,同業業務的初衷相當於金融市場的「調節器」,目的在為銀行間資金成本提供錨定機制。然而,在當前「套利」交易盛行情況下,同業業務成為銀行賺取利差的重要工具。從中國四大行公布的2016年年報來看,2016年四大行的凈利潤達8,592億人民幣(約合1,280億美元),日均凈利達24億人民幣。 在當前中國金融業分業監管的框架下,不少銀行業者通過鑽制度漏洞,將資金通過券商、基金、保險通道流入房地產、地方融資平台等信貸受限行業。資金流動失衡的後果便是資本「脫實入虛」,資產市場非理性交易熱絡更加劇了中國出現金融危機的可能性。 中國或將開啟新一輪金融監管 在今年7月甫落幕的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上,中共高層做出了「黨管金融」的決議;而近期,越來越多的央企將黨管條列寫入企業組織章程之中。可以預見的是,中國經濟的發展軌跡正脫離自2002年以來因「自由化」而野蠻生長的發展軌跡。 近日,《紐約時報》在一篇題為「大連萬達與肖建華的命運糾葛」中暗示,隨著肖建華遭帶走調查,金融業中許多資金空轉的秘密將浮出水面。目前看來,越來越多的跡象顯示,隨著項俊波、楊家材的落馬到肖建華、吳小暉遭帶走接受調查,中共中央在金融反腐過程中對於資本流動的各個環節掌控已越來越清晰。 隨著病症越加明確,中共中央推動的監管措施也逐步強化。從近期包括房地產市場長效機制的試行、網際網路金融的強化監管措施、中國央行對人民幣匯價展開的強效調節到最近的金融長期機制設計,諸多跡象表明,未來中國經濟的發展軌跡正朝著管制經濟的方向前進。而以往靠著制度漏洞「搭便車」的情況恐將越來越罕見。 

相關閱讀